|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二十五章強闖劉璋行宮

第五百二十五章強闖劉璋行宮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8-21 02:45  字數:4561

劉易與五千多新漢軍,受到了這此地區的異族人的熱烈歡迎,劉易但有要求,他們無所不應。∈♀,

除了他對向劉易及五千新漢軍提供了化成他們這些異族人的裝備之外,還派出了他們這些異族人的部族士兵,作為從大山穿過,進入西川的先行探路軍馬。

當中,黎瑤族所出的力氣最大。

不過,讓劉易頭都痛了的,便是黎瑤族的族長,他的熱情似乎是過了頭。

嗯,一個,是讓劉易弄明白他叫什麼名字的事,都讓劉易弄了大半天才弄清楚。如果不是劉巴在一起,劉易恐怕永遠都不會了解,一個人的名字為什麼會那麼怪。

那個,黎瑤族的族長,他叫貴竿三一龜三王。

這個什麼貴啊竿的,又什麼龜的,讓劉易不明所以。

聽劉巴的解釋,劉易才知道,原來這些地區的小數部族人,他們根本就沒有傳統意上的姓氏,或者說,他們根本就沒有姓氏的觀念。每一個人,出生之後,取名字都是隨機式的,雖然有其一定的意義,但是一般人,還真的聽不明白,不能理解。

比如,貴竿三一龜三王這個名字,他出生的時候,就隨機的取了一個貴字開頭,意思是說他出生在一個相對富貴的家,又或者說祈禱他以後一生富貴,所以就貴。

然後那個竿字,就更無厘頭了,是指他出生的地方,叫竿。三一才是代表他的身份來歷的名字,意思是說。他父親有三兄弟,排行第一的就是他的父親。龜字呢。也是無厘頭了,家人隨口叫他龜仔或龜兒。所以帶龜,三呢,才是他在家中,兄弟排行第三的意思。王是後來才叫的,成了黎瑤族的大王、族長之後,才加上去的。

劉易好不容易才弄明白,覺得如此的名字,既難記又拗口,不知所云。如此。劉易便代表新漢朝,賜予姓氏給他。

貴竿三一龜三王,劉易賜姓為黎,賜名為貴,為其表字,永壽。永壽是取其龜字的釋義,龜代表長壽,所以,便為其表字永壽。

黎貴黎永壽。貴竿三一龜三王非常喜歡這個名字,對劉易更是熱情。

其實,劉易並不知道,華夏的小數民族當中。一直到後世後現代的時期,依然還有一些小數民族起名字當中,帶著數字的。那便是瑤族。當然。這也不是說,黎瑤族就是瑤族人的祖先。因為,像黎貴的部族人的名字。並非就只有他這一個部族人才是如此。這一片地區的人,也大多都是如此起名字。

這些是小事,真正讓劉易頭痛的是。黎貴打算親自率軍隨劉易一起入川。

這個,因為劉巴的計劃,讓劉易直接化成黎瑤族的王子前去益州成都見劉璋,與劉璋商談結盟的事。如此一來,黎貴如此一起去就不太好了,總不可能讓劉易叫他為父親吧?他親自去,到了益州,那麼還有劉易什麼事?這不太合適。

黎貴也感到這樣不太好,經劉巴的勸說之後,他就不打算去了。這傢伙,卻始終都不想放棄與劉易拉近關係的機會。在灌醉了劉巴,從劉巴的口中獲知劉易喜歡美色,他當下便將自己的女兒送給了劉易。

劉易欲哭無淚,無語。

丫的,黎貴的女人,才不過是十三歲,才剛剛開始發育。那胸脯,都還沒有隆起,完完全全的飛機場,就算是那兩粒小葡萄,都還如一顆小黃豆似的。下面……都還沒有長毛啊,光脫脫的,這是叫劉易犯罪么?

嗯,劉易之所以對那小丫頭的身體知道得那麼的清楚。是那個看上去萌萌的小丫頭,絕逼是被她的爹爹黎貴洗了腦。她居然脫光了鑽上了劉易的床,並且,對劉易死纏爛打,無論劉易怎麼說,怎麼勸,她都抱定一個獻身的姿態。

劉易沒有辦法,只好如像哄妹妹一般,將她哄得睡著了才得以脫身。

這事兒,讓陰曉、元清、黃舞蝶等女幾乎笑破了肚子。

嗯,劉易自問,的確也有過猥瑣。幼、女的往事,就是與甄洛甄宓的那點事兒,但是,那個,劉易一直都認為只是一個意外,何況,劉易並沒有真正的把她們如何,直到她們長大成人,在早兩年前才真正的採摘了她們。現在嘛,讓劉易對這麼的一個小女孩,劉易還真的下不了手。

其實,當年在倭國的時候,劉易的確有過這樣的邪惡想法,想弄一些倭國的小女孩來試試味道。可是,那也只是想想,並沒有真正的付之實行。

劉易可是逃似的帶著自己的人馬離開了那些地區,丫的,這些小數部族人的熱情,劉易有點吃不消啊。

還有一個,那丫的,這些小數部族人,他們還有一個風俗習慣。那就是妻客。

他對這些異族人,對待女人方面,似乎很隨便,那些女人,她們也特別的聽他們男人的話,她們的男人讓她們如何,她們就如何,幾乎要比倭國的那些女人一樣的聽話順從。

當然,如果單單是這樣,劉易倒也無所謂,他對願意送出自己的女人陪客,劉易也不是不敢受的。問題是,他們還有一個入鄉隨俗的說法。也就是說,他們可以把自己的女人送出來陪客,可是,如果他們看上了你的女人,也會對你糾纏。就似是在說,兄弟,我的女人給你了,那麼你的女人……

這個,可能也是他們的一種禮尚往來吧。但劉易自問無福消受。

這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怎麼樣的風俗,都有存在,或者說曾存於世。

不說這個了。

從綿綿的大山當中,強行穿越,進入西川。真的很難很難。

大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