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二十三章秘密入川(上)

第五百二十三章秘密入川(上)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8-18 23:39  字數:4633

說實在,如果劉璋能夠做得到如此強硬,那麼他也不用等到現在才對玉家動手了。…≦,也更加不用等到現在才會與南蠻人結盟。

如果劉璋能夠早幾年與南蠻人結盟,那麼又何懼漢中張魯?如被劉璋把漢中張魯消滅,獲得了漢中之地,那麼,他的確有實力據益州稱王稱霸,可以和自己的新漢朝及曹操分庭抗禮,從使得天下最終形成三國鼎立之勢。甚至,如果江東地區的孫策不歸順新漢朝,聽命於劉易的話,那麼就會形成西北方的新漢朝與中原曹操、江東孫策、益州劉璋形成四國鼎立之勢。

而劉璋直到現在,才與南蠻結盟,讓劉易真的很不能理解。

不自然的,劉易記起了那個黑衣斗笠神秘人。

這個神秘人,弄出了這麼一個大動作之後就似銷聲匿跡了,劉易出兵北方,也想尋到他滅了他,可是卻始終都尋不到。還有就是,此人神秘得,居然連鮮卑大王桑羅王都不知道其身份,似乎就只有蹋頓、樓班、軻比能知道。可是,樓班已經戰死在高麗與大漢的交界之處,蹋頓雖被捉住了,卻是一個死硬派,不肯供述出那個神秘人的身份來歷,已經讓青蓮殺了血祭青蛇族人。然後是軻比能,劉易也想從他的口中套出那神秘人的身份來歷,可是,軻比能居然也不願意透露。

這個還真的見鬼了,那個神秘人,有什麼值得蹋頓、軻比能就算是死都不願意透露其身份來歷的?其實,主要還是劉易不願意放過軻比能的關係。自知必死的軻比能,自然不會再與劉易多說什麼了。

倒是西涼的氐、羌等族的首領應該知道。可是,在當時的形勢之下。賈詡、馬騰、馬超等西涼新漢軍軍師統將,並沒有要求他們將那神秘人的身份交待出來。這個,也牽涉到那些異族人的一些意志傳統,一諾千金的傳統。這也使得不能強迫性的要求他們交待聯繫他們的那個神秘人的身份來歷。

一種直覺,讓劉易覺得,現在玉家的一切,以及和南蠻人結盟的事,怕都是那個神秘人弄出來的事兒。

「益州在近期可能會有巨變,可是我們的情報系統。竟然對益州的具體情況一無所知,這實在是有點詭異。」劉易讓玉夫人自己坐好,站了起來在小亭子內來回渡步思索著道:「玉夫人,你在益州成都,有沒見到劉璋本人?又或者說,你有沒有見到那個神秘人?你當初跟我談過的那個神秘人。」

「啊?他啊?沒有,不過,現在他在益州,威望一時無兩。聽我的人說,他已經被劉璋封為三軍大都督,可以節制整個益州的軍馬。太傅你是懷疑……」

「什麼?劉璋封他為三軍大都督?這麼大的事,我們的探子為什麼沒有查探到?陰曉姐姐。這樣的事,你知道嗎?」劉易望向在一起的陰曉問。

「夫君……我……我沒有接收到這方面的情報……」陰曉似是有點難過的樣子,為自己的情報部門沒能獲得最新的及時的情報。幫不了劉易而感到難過。

「太傅,你們不知道不奇怪。因為,這事兒。應該就是不久前的事,算起來,應該是我玉家被控制抄家之前的事吧。並且,據說,只有成都統軍的高級將領及劉璋的屬臣才知道,並沒有完全公開。但是,現在要與南蠻人結盟,應該已經公開,廣為人知了。」玉夫人似乎現在才有點想明白其中的一些關鍵,說道:「奴家倒有些明白了。我真笨,為什麼現在才領悟呢?」

「嗯?玉夫人你又領悟了什麼?」

「一定是那個神秘人,一定是他。因為如果是劉璋的話,他是絕對不會做出對我玉家的種種不利的事。奴家跟劉璋多次見面言談,他雖然身為益州之主,但是其性格溫和到讓人覺得有點懦弱,的確是一個比較寬厚的人。據傳,讓他殺一隻雞都不敢,這樣的人,怎麼會對我玉家殺人抄家?怎麼會想貪墨我玉家的財富?說真的,以前,許多有識見之士都談論過,說益州並非不強,而是益州之主太弱,劉璋根本就沒有想出兵打仗,根本就沒有爭霸天下的念頭。若非其父劉焉為他打下了一個基業,否則,現在劉璋是誰怕都不會有人認識知道呢。也有不少人為益州的一眾謀臣軍將感到可惜,認為他們跟著劉璋,的確就是英雄無用武之地,白白浪費了益州的人才。」

玉夫人的精神狀況似乎好一些,滔滔不絕的說道:「一個人的性格,肯定不會說變就變的。我想,肯定就是那個神秘人對我玉家動的手。」

「何止這樣?」劉易接話道:「那個神秘人,他能取信於劉璋,瞞著劉璋做了這麼多事?你們玉家出事之後,有不少人想去見劉璋為你玉家求情,可是,卻連劉璋的面都見不上。嗯,有意思,這裡面,不會是連劉璋都受那個神秘人控制了吧?」

「還別說,還真的有這樣的可能。」玉夫人神色一黯道:「這樣一來,事情就壞了,我玉家的人怕是在劫難逃了。」

「未必!如果這一切,都是那神秘人所為,那麼,在沒有得到你們玉家的財富之前,你玉家的人,應該還是安全的。因為如果他當真的掌控了益州的一切,那麼他就必須要大量的財富來養軍,以及用利益將一些原來劉璋的部屬捆綁,讓劉璋的原來的部屬能夠聽從他的調派,轉而效忠於他。呵呵,這個人,倒是一個人物啊,弄得我都想去見識見識一下他的真面目,看看在這大漢還有誰能夠如此翻雲覆雨的。」

「什麼?夫君,你可千萬不能有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