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一十三章勝利的影響力

第五百一十三章勝利的影響力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8-06 04:36  字數:4524

開春之後,北方的天氣依然還是那麼的嚴寒,大雪依然是降過不停,自然不可能馬上就對鮮卑族人進行遷徙的。※%,

劉易沒有再等下去了,留下趙雲、高順兩員大將,與典韋、太史慈一起,率數十萬新漢軍先一步班師回朝。

不包括另有任務的許褚與伊閼茜的部族大軍,在鮮卑山附近的新漢邊大軍,還有70多萬人馬。另外還有十數二十萬冬天時候,運送物資前來的新漢軍運輸隊的預備軍。

所以,這一次對北方用兵,實際進入北方林海雪原當中的新漢軍人馬,是超過了百萬大軍的。如果再加上另外方面的人馬,如已經向高麗半島發起進攻的公孫瓚所部及甘寧所率的遠航新漢軍水軍,還有遼東公孫度所部的軍馬,分別從北州、幽州押運物資出關來的後勤部隊,這一次新漢軍出動的總兵力人馬,是遠遠超過兩百萬人馬的。

這麼龐大的一個軍事行動,實際是,也並非就僅僅只是出動了這麼一點人馬,可以說,這一次的行動,所消耗的人力物力是無可計數的,幾乎是整個新漢朝都為了這一件事而運作起來。說真的,目前,除了新漢朝還可以這麼做之外,就算是目前算是大漢的另外一個實力派的諸侯曹操也不可能做得到的。他的這個勢力朝廷,沒有足夠堅實的經濟基礎來確保這樣的一個舉國運作的經濟實力。如果曹操也敢這樣做一次大規模的遠征動作,其國力經濟立馬就會進入一個癱瘓的狀態。

而更讓大漢當中,那些本已經戰戰兢兢的勢力諸侯感到絕望的是。縱使新漢朝發起了這樣一次龐大的軍事行動,看似是傾盡其國力打了這麼一場大仗。但新漢朝居然依然還有餘力對他們進行了有力的防禦。並且,還有餘力同時在西涼、荊州、江東一帶等等的各個戰場上的優勢。並且。還取得了一個一個的勝利。

讓他們一個個無奈驚恐的發現,他們的大勢已去。

別看新漢朝的這一次軍事行動,所針對的只是關外草原上的異民族,但是不僅鎮壓了關外的異族,連帶關內的各個勢力諸侯,也一起威震住了。

原本是一場轟轟烈烈的,陰謀覆滅新漢朝的行動,卻不想,卻成了天下一眾勢力諸侯的催命符。

這樣的結果。是誰都沒有意料到的。

比如司馬徽,整個事故,基本可以說是他一手策劃,是他挑起來的。為了將這個平白冒起來的異數新漢朝給滅掉,他多管齊下,希望可以一次滅了新漢朝。但他沒有料到,西涼的異族居然會臨陣反戈,而北方的異族,居然如此不堪一擊。

更讓他氣急敗壞的是。他最終沒有說服曹操,讓曹操發兵攻伐新漢朝。

可是,這個卻還真的怪不了曹操。因為,曹操的日子更加的不好過。要怪。就得怪他這個看似龐大的計劃漏洞太多,或者說執行不力。

那些異族人如何也就不說了,就說司馬徵自己去劫殺少帝的事。這件事沒能成功,新漢朝基本就沒有受到什麼的影響。這叫曹操怎麼敢隨便發兵?

看似新漢朝的形勢似乎不利,但是。實際情況如何,也就只有這些身在局中的諸侯心裡清楚。司馬徽還真的未必能夠體會得到。

要知道。勢力地盤是那些諸侯勢力的,軍馬也是他們的,與司馬徽根本就沒有什麼的關係。如果聽信了司馬徽的話,出兵攻打了新漢朝,到時候的成功失敗,都只有這些諸侯勢力去承受,所以,他們也不可能單方面的聽司馬徽嘴皮子一動,就會有所行動的。

特別是曹操,他剛剛一連在新漢軍身上吃了虧,元氣都還沒有恢復,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滅了新漢朝的把握,他根本就不可能隨便調動軍馬向新漢朝發起進攻的。

新漢軍在洛陽的兵力,的確是不多,可是,那些重要的關隘,始終都有新漢朝的大將在鎮守,並且,兵力也不少。曹操哪裡還敢隨便的與新漢朝撕破臉皮?特別是,司馬徽的計劃,很快就被粉碎,根本注沒能如計劃那般實現。

還有一個,新漢朝現在,可是在抵禦異族的入侵,是聲討患禍漢人的異敵。拋開曹操與劉易的種種恩怨不談,在曹操的心裡,也同樣的比較痛恨異族的。

曹操做人,還是比較有原則的,哪怕是沒有原則,也會愛惜自己的聲名。如果事情當真的如司馬徽所說的那樣,關外的異族大軍入侵,滅了新漢朝的話,在這個時候,他曹操還發兵充當了幫凶的角色,那麼,世人又將會如何看待他曹操?還有,自己屬下的文臣武將,還會對他忠心耿耿,願意為他效命么?

這種自毀長城的事,曹操還真的不敢做,他也承受不起那樣的後果。

所以,曹操能夠做的,最多就是不出兵相助新漢朝,按兵不動,等待這一場曠世大戰的結果。做好萬一新漢朝當真的被滅了,他好從中搶奪戰果的準備。

當然了,也要怪司馬徽沒能將少帝刺殺。如果能將少帝刺死,讓新漢朝陷入混亂,到時候,曹操或者可以挾獻帝,聲明歸都洛陽,公然的,把新漢朝奪取過來。

可現在,曹操還真的什麼都不用想,不用說了。新漢朝的大勝,一舉滅了烏桓族的消息傳來,讓曹操立時陷入了一種焦慮不安的情態當中。

這個時候,已經不是曹操考慮是否起兵攻擊新漢朝的問題了。而是要考慮他如何自保的問題。

但這個問題,已經是曹操近些年來不停在考慮的問題,可是,卻始終都沒有一個答案,沒有一個可行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