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一十一章一個騙局

第五百一十一章一個騙局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8-04 10:08  字數:5659

嗯,黃舞蝶跟她說過的話,同樣也是讓呂嬋一時難以平靜下來的原因之一。

黃舞蝶跟她說的意思已經很明顯,就是想讓她也嫁給了這個救了她的劉天。

黃舞蝶對她說,她的夫君這麼好,要比那袁術好百倍千倍了,與其被呂布送給了袁術,那還不如等傷好後別走了,就跟著她,將來,讓她跟了劉天……

黃舞蝶還說了,她並不會計較的,為此,還列舉了劉易有多少女人的事,她說,像呂嬋這樣漂亮的女孩子,如果沒有一個真正痛愛她的人保護著,她就算是不被送給袁術,也可能會被別的男人所佔。與其如此,還不如跟了劉易,因為,她的丈夫對女人這麼好,相信將來對呂嬋也一定會很好的。

何況,劉易還救了她的命,她以身相許也只是常事。

反正,黃舞蝶其實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呂嬋就算不怎麼懂得世事,可是她還是非常明白黃舞蝶所說的意思。

這個,如果呂嬋當真的只是呂布女兒呂嬋的侍女,那麼,黃舞蝶給她的建議,她肯定會接受的。因此,已經沒有比這更好的選擇了。

如果她當真只是一個要被送去給袁術的侍女,她也不可能再回去,再被呂布送去給袁術或是別人。有機會讓她擺脫自己的命運,有一個更好的去處給她,她必然會選擇聽從了黃舞蝶之言,就當真的以身相許,嫁給救了自己的恩人為奴為婢也沒有關係。

可是,呂嬋卻是貨真價實的呂布的女兒,並非侍女。所以,她不可能當真的應從了黃舞蝶,答應傷好之後。不再走了,將來就嫁給劉易的。

現在受了傷,真切的感受到了痛苦的呂嬋,她的心境,卻變得比過去成熟了許多。她也才真正的見識或者是認識到了戰爭的殘酷。不再是那麼沒心沒肺的一個小丫頭了。歷經了生死,的確會讓一個人變得成熟起來。

她現在,也不再天真的想著,要跟著許汜他們去刺殺袁術,而是開始懂得考慮自身的處境,以及。考慮到她爹爹呂布的處境。

歷經了生死,她才明白到親人的可貴之處,她才真正的開始為自己的爹爹擔心。

呂嬋,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

黃舞蝶跟她說了這麼多,她雖然並沒有懷疑這個救了她的劉天就是當今新漢朝太傅劉易。可是,她已經知道了。原來這個劉天。就是一相非常有本事的人。

也不知道為何,她的心裡,居然突然冒出了一種念頭,覺得,那許汜與王楷去壽春請袁術出兵救自己的爹爹,根本就是鏡花水月。不可靠的,反而,如果救了她的劉天,當真的如黃舞蝶所說的那麼有本事。那麼,說不定請他去救自己的爹爹可能還更實際一些。

但是,大家萍水相逢,人家能救了她,這已經是莫大的恩情了,她已經無以為報,如果再求他去救自己的爹爹呂布,他能答應嗎?

當然,這只是呂嬋心裡一閃而過的念頭。這個念頭閃過之後,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的這個念頭有點可笑。因為,劉天似乎也只是一個行商,相比起她的爹爹,比起曹操,甚至比起袁術來,都算不上什麼,他有什麼本事去救得了下邳之圍?能救得了自己的爹爹呂布?

何況,她之前,因為心裡的戒備,連自己的真實姓名身份都隱瞞了下來,現在,馬上就說自己就是呂布的女兒,請他去救自己的爹爹?這個,呂嬋真的說不出口。

倒有一點,她覺得,如果劉天當真的有黃舞蝶說的那麼好,這樣的一個男人,若嫁給了他為妻,可能也不算是一件壞事。

黃舞蝶對她說了一些劉易與當中的一些女人的故事,雖然不是直接說出來,換了一些人名地名,但是,劉天可以為了一些女人,以身犯險將女人救出來的事,也的確讓呂嬋有點感動。

嗯,尤其是說到劉易當年救易姬的事,呂嬋卻不是感動了,而是有點嚮往,想著如果自己萬一真的被送去給袁術,是否也會有一個男人像劉天這般,深入險地去將自己救出來呢?

她不知道,其實,劉易現在就正要做著那樣的事,要深入險地去將她救出來。

反正,黃舞蝶給她說了那麼多,她雖然不能答應了黃舞蝶,卻不禁也對劉易多了許多的關注。

現在,劉易來給她換傷葯,她其實一直都偷偷的在關注著劉易的一舉一動。

這還不得不說,當她認真的正視劉易的時候,卻讓她感到有點驚訝,因為,劉易的身上,似乎總有一些能夠吸引著她的東西。

比如,劉易當真的有如黃舞蝶所說的那麼的英俊帥氣。她不自覺的拿自己的爹爹呂布來跟劉易相比。她發現,論英偉霸氣,稱為人中呂布的爹爹,似乎的確要比這個劉天更要偉岸一些,身形也要比劉天壯碩一些,她的爹爹,一站出來,給予別人一種天下捨我其誰的霸氣,有一種震懾人心的威凌。

但是,這個劉天,卻要比她的爹更加的秀氣許多,讓人見了便覺親切親和,看著很舒心順眼。可能她剛剛醒來的時候,也顧不是太過關注劉易,但是,現在再看,她覺得,這個男人,單單是看其外表,就不失為一個選作夫君情人的好人選。姐兒愛俏,哪怕向來視爹爹呂布是心目中的偶像的呂嬋,也不例外。何況,劉易的英俊帥氣,不僅親和,並且還帶給她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當然了,這些,也僅只是外表。

但內表,呂嬋卻看不透。反正,她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劉易,她從劉易的眼神當中,看到了一股神氣,這股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