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零八章太傅……我行的

第五百零八章太傅……我行的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8-01 06:51  字數:5583

當然,為了不讓劉易與黃舞蝶懷疑,她說自己是呂布為了取信於袁術,才讓她這個呂嬋的侍女,隨著許汜出使壽春去見袁術。並說,她已經是等於先送給袁術的女人了,到了壽春,她就不會再回下邳。

為了不引起別人注目,她才會穿上衣甲,扮作一般的士兵。

呂嬋這樣說,劉易倒沒有懷疑什麼。

畢竟,劉易覺得呂布如果要先送一些美女給袁術,也是正常的事。現在下邳危急,而袁術根本就沒有動兵的打算,如果不能打動袁術的話,恐怕袁術當真的不會出兵相救。

但是,如果讓呂布先送女,劉易覺得也不太可能,誰敢肯定將女兒送到了袁術的手上,袁術就一定會出兵相救?萬一女兒送去了,卻等不來袁術的援軍,那麼呂布哭都沒有眼淚,白白送出了一個女兒。

呂嬋剛剛醒來,身體還非常虛弱。

這麼說一會話兒,她的臉色又變得蒼白起來。

她的身體如此的狀況,劉易自然就不能與她說自己本欲潛到下邳城去救出她的小姐呂嬋什麼的事,不能跟她說想請她幫忙帶路尋到呂嬋的事,莫說她現在的身體根本就難以走動,還有她自己本人的心思如何,是否會幫劉易這都還說不定呢。

因此,劉易在聽到她的小肚子咕嚕咕嚕的響了幾聲,不禁反應過來,知道此刻不便多說,便對她道:「好了,呂顏姑娘,你暫時就先在這裡好好養傷,一切都等你傷好了再說,現在。你也已經餓了,就先讓人弄些魚湯魚粥之類的讓你喝了,我再為你換傷葯吧。」

「嗯……」呂嬋的確感到非常的飢餓了,肚子的不爭氣,讓她有點羞紅了臉,她伏首在枕上,嚶聲道:「是有些餓了,謝謝恩人了。」

「夫君,人家已經讓人弄了,她一醒來。人家就知道她要吃些東西進補一下身子,早就讓人弄了,估計也好了,我去端來。」黃舞蝶也似才想起這事,趕緊出帳去為呂嬋端來吃的。

黃舞蝶揭帳而去。呂嬋看了一眼帳門,似有點愕然的道:「啊。對了。現在還沒有天亮嗎?我怎麼覺得自己在水裡飄了很久的樣子。」

「呃,呂顏姑娘,你不會是還以為你是剛落水被我們救了?現在還是大晚上的時間?」劉易無語的應道:「你昏迷了一整天了,現在,已經是晚上,天剛黑不久。」

「啊……原來我已經昏睡了一夜一天了啊……」呂嬋有點赫然。恍然大悟的樣子道。

「不然呢,如果你醒不過來的話,我都擔心你永遠都醒不過來了。」劉易也記起了自己剛才請人去召集黃敘與典韋等人的事,對她道:「這樣吧。讓我娘子喂你吃了東西,你可以稍為休息一會,我晚一點再來為你換藥,現在,我有點事。」

「哦……那就麻煩劉、劉天大哥你了。」呂嬋現在,也知道沒有辦法,如果自己還想好起來的話,恐怕就必須要接受這個劉天的治療,所以,也不再多想自己的身子是否會被他看到的問題了。

出了帳,劉易跟黃舞蝶打了一聲招呼,然後,再去見黃敘等人。

到了議事軍帳。卻見到高順與史阿等人也回來了,現在,正在與黃敘等人說著什麼呢。

「主公,我們的人已經刺探清楚了。」高順一見到劉易來了,便對劉易拱手道:「現在,下邳城被曹操的大軍圍得水潑不進,連一隻蒼蠅都難以飛得進去。」

「嗯,慢慢說,把曹操軍隊的布置情況都說一下。」劉易走到了主位坐下,示意眾將坐好了再說。

高順坐好後,接著說道:「曹操好像是下了死命令,在下命令的時候,還斬殺了張飛捉到的呂布的手下大將郝萌,藉此立威,警告圍城各將,不能放任何人出入下邳城。曹軍的具體兵力布置,曹仁、曹洪分別率軍圍困下邳的西、北兩面城牆。曹操率大軍主力在下邳城東駐紮,另外,劉備的軍馬負責下邳城南方面的圍困。曹操的兵刀,總人數幾乎有三十來萬人馬。」

「姐夫……據高順大哥他們帶回來的消息情報,我們目前真的很難潛進下邳城裡啊。」黃敘介面道:「另外,我們也抓到了一個眾下邳城裡逃出來的呂布軍的軍士,說下邳城裡,管治得非常嚴格,不明身份的人,動輒就會被斬殺。現在,整個下邳城內,幾乎所有的百姓都不敢出門,他們除了被呂布軍徵用的那一部份人,幾乎全都被監控在他們的家裡。就算是城裡的原住民,如果他們膽敢私自出門,被封上巡邏的士兵看到,馬上殺無赦,視他們為姦細而殺之。」

「這個不奇怪,當初呂布失徐州城,似乎就是糜竺先生他們發動了民變,奪得了當中的一個城門,然後放曹仁的軍馬進徐州城的。所以,呂布與陳宮,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會碰到同樣的事,擔心下邳城的百姓會嘩變,所以,對城內的管治嚴厲一些是可以預料的。」高順沉聲道。

現在,許多知情的人,都知道糜竺是劉易當中一個夫人的大哥。但是,糜竺為曹軍奪得徐州,許多人都還不太了解,現在,糜竺也還沒有來得及來信向劉易解釋什麼。何況,現在局勢如此混亂,糜竺也不敢輕易的寫信送給劉易,萬一信件落入曹操的手中,那麼,曹操怕也正愁沒有借口斬殺糜竺等一眾徐州的舊臣呢。

所以,高順雖然稱糜竺為先生,但是,其語氣卻透著一股不滿的,以為糜竺背叛了劉易投了曹操。

這些事,劉易也不想就下定論去說些什麼,反正,目前劉易也還不能顧及徐州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