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九十三章臨機應變

第四百九十三章臨機應變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7-17 09:22  字數:4432

如果說,劉易的心裡,始終都還有著一點人道主義,還有著一點對這些異族人的憐憫之心,那麼,現在劉易心底里的那一點憐憫之心也徹底因為蹋頓與軻比能的這一翻對話而消散。,

也是啊,現在是什麼的時代?現在的這個時代,還是一個處於野蠻原始的時代,各個人種及部族之間,互相奉行的都是叢林法則,弱肉強食。那些部族,信奉的都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赤果果的法則。

這個時候,劉易跟他們談什麼的和平?談什麼的人性、人道?談什麼的人權?這統統都是廢話!

莫說大漢與塞外的那些異族人了。哪怕後世讓人稱崇的四大文明古國的其中三國,古代埃及、古代印度、古代巴比倫。它們三國與華夏文明,並稱為文明古國,算起來,這些所謂的文明,統統都充滿了血腥、野蠻,一個文明的建立,必然會伴隨著赤果的血腥。

聽到了蹋頓與軻比能的談話,使得劉易更加的清醒,讓劉易更加下定決心,一定要完全將那些養不熟的異族人鎮壓。只有將那些心懷不軌的異人消滅,大漢才有可能獲得一個永久安寧的大後方,以後,才有可能真正的無後顧之憂的加速發展,創立新文明。

劉易從此,不會再為消滅這些異族人是否太過血腥殘暴而心有戚戚了。

不過,這時,蹋頓與軻比能卻說著這些地方的地形,說著這裡往西方向,就是進入大西北的大漠。說著這些地方是什麼的山什麼的林。一邊說著,便要往山崗頂上來。

同時。一隊士兵已經跑步上前,很明顯。是要先到這山崗頂上來搜察一翻。為了確保蹋頓、軻比能等這些大人物的安全,那些士兵要提前搜察是必要的。哪怕他們不可能想到此山崗頂上還藏著有人,也要先搜搜看是否藏著一些猛獸之類的動物,以免暴起驚嚇或傷到了蹋頓與軻比能。

劉易看著那些烏桓士兵,拿著刀劍或長槍仔細的往山上搜察,拿著刀槍猛往一些草叢扎刺,劉易就知道,現在再也藏不住了。

正要將懷中的青蓮推起來,並讓眾女先一步逃離這裡的時候。青蓮卻一下子按住了劉易的手。然後語速飛快的道:「夫君,現在烏干塔瑪怕也快回到我們的軍營,把我們的軍馬引來了。或許,人家有辦法,拖延一下時間,不會暴露她們姐妹。」

「哦?如何?」劉易有點愕然的扭頭望著青蓮,嗯,如果能不用暴露眾女,不讓蹋頓這些烏桓人察覺。那麼倒也沒有必要一定要逃走。尤其是,一旦逃走,恐怕就會暴露了自己那有可能已經殺來的新漢軍軍馬,如此就達不到一舉將這些還沒有半點警覺的烏桓大軍消滅的目的。所以。劉易按下性子,想聽聽青蓮怎麼說。

「來,我先幫你化一化裝。記住,一會你就裝啞巴。不要說話。」青蓮從劉易的懷內蹲了起來,盡量彎下腰。讓草叢擋住自己的身形,跟著飛快的從懷中拿出一些疑是她化妝之物,先在劉易的臉上塗抹了幾下,跟著解開了劉易外套厚棉衣,放下掛在她肩頭的一隻小包袱,拿出了一件動物皮甲套在劉易的身上,又把她及劉易腳上綁著的雪撬解開,一一藏好在草叢當中。

弄好後,青蓮打量著劉易,小聲道:「嗯,好了,從外表看起來,你已經沒有漢人的特徵了,對,還有頭髮……」

她又伸手,把劉易的扎著的頭髮解開,弄得劉易披頭散髮的樣子。

「拿著這副弓箭。」青蓮再把她的那副特製的弓箭交到了劉易的手上,而她自己,則解過劉易的佩劍,掛在自己的身側。

她自己卻不用裝扮了,她身上所穿著的,就是塞外異族女子所常穿的一些服飾。不過,她亦在自己的臉色抹了一些顏色,把自己弄成了一個大花臉。

劉易任由她施為,見到她說弄好了,便小聲問:「好了沒?他們快搜到我們的地方了,需要我做什麼?」

「好了,你只是我的一個啞巴僕人,也是我的護衛,別的,跟著我,見機行事。」青蓮點頭說著,然後深呼吸了一下,突然的站了起來。

青蓮突然冒出來,那些烏桓士兵也相當的警覺,第一時間就看到了。

看到的士兵,一聲發喊,呼啦一聲,便有數十個烏桓士兵圍了過來,有點緊張的嘰嘰咕咕的喝問著什麼。

劉易自然也飛快的閃身,擋在青蓮的面前,手上的精製長弓搭上了三支箭,並將長弓拉成了滿月。

但劉易並沒有就放箭,他青蓮如何處理眼前的局面。同時,也明白了青蓮讓自己裝啞巴的意思,因為,自己壓根就聽不懂這些烏桓人在嘰咕著什麼,也不懂說他們的烏桓語言,如果自己一開口,就馬上能證明自己是漢人,如此必引起這些烏桓人的懷疑。

「你們是什麼人?別、別過來!啞奴,他們若敢過來,便給我殺了他們!」青蓮此刻裝作大吃一驚的樣子,表情有點害怕,但卻聲色俱厲的嬌喝著。

「嘿嘿……」

「哈哈……」

一眾烏桓干兵,可能是看清楚了只有兩個人,並且,還是一男一女。尤其是,這個女的,聲音嬌膩清脆,非常的好聽,雖然臉上劃花了看不真容顏,但青蓮那嬌小玲瓏的身段,讓這些烏桓士兵不禁都流露出了一種猥瑣的神色,不少傢伙還不懷好意的嘿笑著。

只有兩個人,看其穿著,估計是附近的一些部族獵人,剎時,也讓這些烏桓士兵放鬆了警惕。

「發生了什麼事?」

不遠處的蹋頓,也看到了這山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