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八十三章軻比能的研究

第四百八十三章軻比能的研究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7-07 08:26  字數:4357

「果真不是同一路人,聚不到一個帳啊。○」蹋頓打量著自己新搭建起來的營帳,對跟在自己身後一眾親將及部族首領道。

「大王,我等追隨大王這麼多年了,自然還要跟著大王……」

「好了,現在我也不是什麼的大王了。」蹋頓擺了擺手,然後把目光落到了鮮卑王子軻比能的身上,道:「軻比能王子,你不屬於我烏桓部族的人,現在,我蹋頓已經不是烏桓大王了,之前,本王跟你說的,現在都做不了數。你為何不去跟樓班說道說道?為何還要到了我蹋頓這裡?」

「呵呵,大王說笑了。不滿大王說,烏桓族,我軻比能就只認蹋頓大王你。樓班?只是一個狂妄之輩,自以為是的傢伙,他以為,他做了烏桓大王,就能夠把烏桓部族從現在的困境當中帶出去么?」軻比能卻是淡然的笑了笑道。

「哦?軻比能王子,你就這麼不看好樓班?」蹋頓走到了卧榻坐下,任由兩個主動過來,蹲了下去為他脫去長靴子,一邊舉手示意,讓軻比能及一眾軍將都坐下說話。

「大王,這不是軻比能我看好不看好的問題,而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他樓班若當真的有那個本事,現在,怕早已經攻下天鎮了。別看他一到了這大營,便奪了大王你的王位,可是,我看他也是外強中乾,根本就沒貨。」軻比能拱了拱手,對蹋頓道:「樓班口口聲聲出兵打新漢軍。這個說一聲容易,可是真要打起來。又如何打,有沒有必勝的計劃。這些,他有么?呵呵。他還真的以為,新漢軍說打便打?說滅就能滅?若真是如此,我想大王你也不用在此等著了。而新漢軍,也早被滅了,現在,大王的大軍,說不準,都已經殺到幽州、冀州去了。還需要在此花費腦筋么?」

「哈哈,沒有想到。軻比能王子你才是真正的明眼人啊。」蹋頓這段時間,刻意的冷待軻比能,不是蹋頓覺得軻比能沒有能力,相反,蹋頓就是覺得這個軻比能,與一般的部族人不同,似乎多了幾分與一般的草原部族的人所沒有的黠慧。冷待軻比能,只是蹋頓不想讓軻比能有太多表現他的機會,以免自己這烏桓大王的風頭及威望被他所削弱。

「蹋頓大王。咱們就不要再多說客氣話了。你我都明白,新漢軍的確是不好招惹的,若不是沒有十足的把握,跟他們硬拼。那就是去找死。要不然,匈奴人又豈會那麼容易讓他們新漢軍給滅了?」軻比能道:「也不是我們草原部落的人自己滅自己的威風。而是說實在話。論掠奪,搶了就跑。偶爾趁漢人不備,還能佔到不少便宜。但若當真的要跟他們面對面的死拼,莫說我們現在面對的是新漢軍了。就算是一般的漢人軍馬,我們都難有勝算。」

「哦?軻比能王子,這話又怎麼說?」蹋頓好奇的問。

「大王,你也知道,軻某自小就潛到了漢人當中,學習漢人的文字,閱讀他們的書籍。對歷來的漢人朝廷,都有所研究。軻某發現,不管漢人強盛或是衰落,我們這些草原上的部落,卻一直都只能是對漢人進行襲擾,卻從來都沒能真正的威脅得到漢人種族的存亡。大王可知道這是為何?」軻比能望著蹋頓道。

「這個……本王也有所研究,這當中有一方面是華夏地大物博,另一方面,便是漢人的人口基數,恐怕要比我們所有的草原部族加起來的人都要多。他們漢人,怎麼殺都殺不完,所以……」

「大王說的這些,都沒錯。」軻比能打斷了蹋頓的話道:「但是,這些都不是最為主要的。因為,論地大物博,我們大漠草原也不會比華夏小啊,雖然,我們的生存環境,的確是差了一點,可是,論地方大,我想,我們大漠草原,怕要比華夏大得多了,因為我們大漠草原,是可以向更遠的地方,更遠的北方、西方一直漫延,沒有盡頭。北匈奴人已經向我們證明了,更遠的西方,還有更加大的大陸。絕對要比華夏大得多了。所以,大王所說的這些原因,是對的,但並不是絕對的。」

「嗯?那麼軻比能王子你認為呢?」蹋頓並沒有因為被軻比能打斷自己的說話而著惱,放開了烏桓大王這個王位,蹋頓的心情似乎是輕鬆了不少,此際,他真正的視軻比能是一個能與自己平起平坐的人,就如像對待兄弟朋友一般,跟軻比能談話。

「本王子認為……」軻比能很認真的肅容,掃了一眼帳內的一眾烏桓部族首領道:「最為主要的,是因為漢人的確要比我們強,然後,便是他們的文明比我們先進。更主要的一點,就是他們的漢人,不管是江南江北,華夏的五湖四海,所有的漢人,在關鍵的時刻,他們都能團結起來。」

「什麼?漢人會比我們大漠草原的子弟強悍?軻比能王子,你這是說笑吧?」

首先有一個不服軻比能所說的部族首領不服氣的道。

「哈哈,這位勇士首領,你還真的別不服氣。」軻比能不以為意的笑起來道:「軻某告訴你們,一個本王子所研究出來的驚人事實。那就是,我們大漠草原的族人,看起來,人人凶神惡煞一般,戰鬥起來,殺起人來,真的不會眨一下眼睛。說真的,漢人當中,尤其是在大漢國力軟弱的時期,那些漢人,看到我們大漠草原上的族人,他們都會害怕,會退避三舍,見到我們,他們就會害怕得逃跑。但!這只是表面的。」

軻比能說著,神色有點低落的道:「可是,不管漢人是如何的軟弱,是如何的害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