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七十章可怕的奴隸兵

第四百七十章可怕的奴隸兵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6-29 04:24  字數:4480

絕望!已經被樓班逼得弄得丟了靈魂,沒有了人性,甚至連活都不想活的人,不,這些,都已經不能算是人了,只能說是被樓班所操控的魔兵,邪惡兵團。△¢,

這些奴隸兵,他們雖然連活都不想活,但是,幾乎人人都還剩下本能,他們,被凌辱過了頭,被飢餓過了頭,被恐懼過了頭,被怨恨過了頭。幾乎,這世間,最讓人所不能接受的事,都落到了他們的身上,讓他們悲哀絕望,讓他們飢餓恐懼,讓他們受盡凌辱。

被逼著,親手殺了父母,被逼著,觀看自家女性被異人玩弄,凌辱,被逼著親手殺了孩兒煮死,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任何一個人,如果都經歷過了這些,那麼,他們都必然會變得憤世嫉俗,被逼得瘋狂,被逼得有如行屍走肉。

當他們對樓班已經產生了本能的恐懼,當他們被樓班如狗一般困在鐵籠之後。再把他們放出來,讓他們聽樓班的命令去做某一件事,那將會是一件多麼瘋狂的事?

他們,已經不會感覺到痛,他們,已經麻木不仁,已經不再是人。他們,只有毀滅,只有毀滅一切,才能消除他們對這個世間的憤恨,最後,連帶他們自己都毀滅。

所以,當樓班將這兩萬多奴隸軍放出來的時候。

天鎮城頭上,正在下令,讓新漢軍將士準備迎接烏桓大軍新一輪攻擊的高順,看到了那些明顯與烏桓的軍馬不同的奴隸軍,不由兩眼一凜。心裡一陣狂跳。

這些奴隸軍,他們身上。幾乎沒有一件完整的衣物,衣衫襤褸。篷頭污面,幾乎人人都骨瘦如柴,可是,卻人人都似在散發著一股衝天的煞氣。哪怕現在離高順所在還很遠,但高順都似感應到了這一郡烏桓的似是乞丐一般的人馬與原來的烏桓軍馬不同,那種似要撕裂一切的讓人心驚膽顫的感覺,讓高順打心裡感到不安。

嗯,若能再近一些觀察,恐怕就算是身經百戰。經歷過無數戰場生死搏殺,也算是殺人如麻的高順,他都會感到心驚。

因為,這些奴隸兵,他們被放出來後,被分到了武器之後,他們一個個都發出一聲聲有如是惡狼一般的咆哮,他們一個個,都紅著眼。望向天鎮城牆,咬牙切齒,目露凶光。

樓班策馬上前,惡狠狠的喝道:「奴隸們。這一戰,是你們唯一的一次生死救贖之戰!助我樓班攻取天鎮,你們能活。我樓班就讓你們獲得自由,不再囚禁你們。但是,如你們敢往後退一步。那麼,你們將會承受更加殘酷的死法!給我沖!」

「嗷嗷嗷!」

「嗷……」

這群奴隸,已經打心底里對樓班感到恐懼,已經被樓班馴服,樓班的命令,他們都會本能的去執行。

聽到樓班讓他們沖,他們便有如狼群一般,嗷嗷的大叫起來,比那些野蠻人更野蠻。

「嗚嗚嗚……」

奴隸軍們,開始向前沖,舉著他們手上剛被分配到的武器,一個個露著凶恨兇殘的目光,一窩蜂的向城牆撲過去。

「全軍衝鋒!攻城!」樓班這才再向他的部族軍馬發出了命令。

剎時,還飄著雪花的城外平原上,一片黑白相間班駁的平原上,數萬的烏桓士兵,高聲喊殺著,向天鎮城牆湧來。

數萬人馬的衝鋒,掀起了一片雪塵。

「不好!他們要發起總攻了,來人!把我們的軍士都調來,還有,預備軍也做好準備!」高順看到那麼多的烏桓軍馬與那奴隸軍一起衝鋒過來,感到事態嚴重了,馬上下令,讓人通知輪休的軍馬,隨時準備著登城作戰,還有預備軍,也要做好出戰的準備。

「放箭!放箭!給老子射!」

烏桓攻城軍,推進得很快,原本,他們的集結就在城下不遠,所以,很快,他們就衝突進城頭新漢軍的弓箭射程範圍之內。

這東面的城牆上,長約三里,約五千新漢軍及一兩千百姓青壯在守衛著。每一個長兵的身後,就有一個弓箭兵及一個刀盾兵,以及兩個百姓青壯。如此,約是五人把守著一個城垛。

軍將叫放箭的時候,弓箭兵會從城垛內往城下放箭,射殺衝殺過來的烏桓敵兵。而刀盾兵,則會時刻都注意著敵方的弓箭,若有弓箭射來,威脅到他們所在的牆垛內的士兵性命的時候,他會第一時間用盾牌為從人擋箭。長槍兵,則會關注著城牆下的情況,如果敵兵架起雲梯,或扔上勾索等等,他就第一時間喊知別人,尤其是刀盾兵,讓他把勾索用盾牌擋開,不讓勾索的掛勾勾住城頭,若勾住了,則馬上砍斷繩索,不讓敵兵順著繩索爬上來。然後,他會把長槍放在一旁,搬來石塊等重物,往外拋砸,砸死城牆外的敵兵。還有,他也負責著把敵人的雲梯推倒,但是,一般來說,當敵人把雲梯架上來之後,那是很難推得倒的。所以,他就得要看著敵兵是否順著雲梯爬上來,若快爬上到了,來不及拿過重物砸下,就拿起長槍,把敵兵刺殺。

另外的那兩個青壯,他們沒有近接拼殺經歷,他們就只負責生火燒水,一個幫忙搬來物資,一般,他們都是躲在一旁,避免被敵兵的冷箭射殺。偶爾,他們會幫著往下潑滾燙的滾水殺敵。若有檑木的時候,他們也會幫忙扛來往下砸。

每一個士兵,他們都有自己的分工。當然了,萬一出現了犧牲,餘下的士兵,就得要負責上戰死的那個士兵的負責事務,若是只剩下一人,大聲呼叫支援之外,他也得要一個人頂著。要不然,支援士兵還沒來到,就讓敵軍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