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六十六章不擦擦?

第四百六十六章不擦擦?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6-28 15:57  字數:4544

劉易再好好的檢查了一下昏睡過去的軒轅鳳的身體情況,發現她的體內內力增強了不少,起碼恢復了大半。但是,毒素還沒有完全去盡,依然還殘留在少量在她的經脈穴道當中,血氣還依然含著少量的毒素。

她的傷口,因為劉易特別注意用元陽真氣滋養的關係,看上去,已經不是那麼的觸目驚心了,雖然表面還依然沒法癒合,但卻看到了慢慢癒合的跡象。不過,怕還難以沾水。

沒有辦法,昏睡過去的軒轅鳳,還得要劉易繼續為她保持著真氣輸送,維持她體內的內力運轉。

劉易把甘倩、嚴夫人兩女叫了進來,讓她們幫忙著清理了一下馬車廂內的污漬。並讓她們幫忙,為軒轅鳳及自己洗擦一下身子。

嗯,劉易可以保持不睡,但是身上出了汗,若不洗擦乾淨,膩膩的,怪不舒服。

弄好一切之後,大軍又開始行軍了。

一路無話,加速了行軍,不過,一天的時間,還是沒能趕得到三門峽,只好在半路宿營。

軒轅鳳這一覺倒是睡得很沉,直到天色全黑透了,她才悠悠醒來。

她的氣色,已經好了許多,不再是弱弱無力的樣子了。

算起了,不知不覺,劉易已經是兩天兩夜沒睡了,不過並不算什麼,劉易還能夠堅持。說真的,以前在後現代的時候,劉易曾試過跟人打麻將三天三夜沒睡的,那個時候,劉易都還沒有練成元陽神功。事後,他都還有點意猶未盡。似乎還能繼續的樣子。所以,現在幾天幾夜不睡。也不會有什麼。

只不過,不停的為軒轅鳳輸送真氣,就有如一隻木偶似的在一起,劉易感到有點機械罷了。要不是有著軒轅鳳的身子可以給劉易提提神,說不準劉易還真的有點難煞。

本來劉易可以讓眾女來跟自己一起聊天什麼的,但是軒轅青說擔心會讓劉易分心,也怕吵了姐姐,所以,她們才沒有進馬車來與劉易呆在一起。

此際。劉易不再是握著她的手為她輸送元陽真氣了,而是從後抱著她,盡量讓自己的姿勢舒服一點的,一手環抱著她的酥胸,另一手隨意的按在她傷口之下的小腹之間。動作是相當曖昧的。不知情的,還以為是丈夫擁著妻子而眠呢。

那個,劉易也不可能光是坐著的,也要舒展一下自己的四肢,所以。他看軒轅鳳昏睡得沉,便乾脆從後擁著她。自然,上面是蓋著被子的。馬車廂內雖然有火爐,但現在畢竟都已經是冬季。氣溫冷著呢。

見軒轅鳳醒來了,劉易一時卻來不及改變與她身體接觸的姿勢,只好有點尷尬的道:「軒轅姐姐。醒來了?感覺怎麼樣了?」

「嗯……好像、好像已經好多了……啊……」軒轅鳳首先是有點舒服的想伸伸腰,雙手曲著。想撐著身子坐起來,聞言下意識的應著。但馬上就似覺得有點不對勁,忍不住又嬌啊一聲。

她記起了,自己在劉易為自己逼毒的時候,自己痛得忍不住昏睡了過去。嗯,那個時候,她身上的地方,幾乎都被劉易摸拍了一遍,哪怕是自己最為敏感的地方,都被劉易撫過了。但當時,她並不覺著有什麼,因為劉易是為了醫治她,為了為她逼毒,她並不會覺著有什麼。但現在,她感受到了,劉易似乎擁著她,一手還按在她的酥胸上,另一手,按在她的腹下。

精神好了許多的她,剎那就感受到了那種熱力,那種讓她心頭一酥的心顫感。

「別、別……你把手拿開……」軒轅鳳頓時面紅耳赤,嬌羞不勝的道。

不得已,在與劉易**相對,沒有辦法,才接受了讓劉易在她的身旁,在她的眼前與眾女相好。也是沒有辦法,才讓劉易如此為她運功逼毒。可是,現在,她也覺得與劉易這樣共眠,有點太過了。這讓羞赧難安。

「呃,別激動,我是坐著有點累了,才躺下來的。現在,不一定要握著你的手才可以給你輸送真氣的,我這樣,也是為了能更好更方便的給你輸送真氣。」

「可、可你握、握著我的……嗚……你、你換、換一個姿勢吧……我、我受不了……」軒轅鳳不好意思說劉易現在的姿勢會弄得她渾身酥軟,弱弱的哀求道。

「呵呵,好吧,不過,你別坐起來了,還是躺著吧,畢竟你腹部的傷口,還不能完全癒合。」劉易有點戀戀不捨的將大手分別移到了她的香肩,從後按在她的兩手玉臂上。

但就是如此,軒轅鳳還是軟身一顫,因為香肩亦是她的敏感之處。

「好了,不用多想,我叫青姐她們來,弄點吃的來。」劉易分散軒轅鳳的注意力道。

咕嚕一聲,軒轅鳳的小肚子響了一下,她還真的有點餓了。

「好吧……」軒轅鳳玉臉飛紅,低頭應了一聲,但馬上,她又似想到了什麼似的,一下子探出一條玉臂來,掩住了張嘴欲叫的劉易:「別、別,等等……」

「哦?怎麼了?」劉易奇怪的問。

「我、我……」軒轅鳳的玉臉更紅了,似紅得要滴血的樣子,咬著櫻唇道:「我、我有、有點急,想、想要方便……」

「額……」劉易汗了把,道:「是我疏忽了,總忘了這種生理需要。」

軒轅鳳可不想又出現像早上那樣,自己忍禁不住失禁的情況,那樣也實在是太過羞人了。早上的尷尬事兒,要用更多的尷尬事兒來掩蓋,她可不想又來一次。尤其是,現在若真的又失禁了,那麼就會弄得馬車廂內的軟毯等都弄濕,怕也再難瞞過劉易的那些女人的眼睛,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