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六十四章補充真氣

第四百六十四章補充真氣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6-27 08:09  字數:5594

聽到軒轅鳳的說話,儘管已經早有心理準備的軒轅青,也剎那臉飛紅雲,神色變得扭捏起來。

「姐……我、我……」軒轅青小嘴一張,似是想要解釋什麼。

「不用多說了,讓這個壞傢伙為你尋一門親事是姐的主意,只是沒有想到,有人監守自盜罷了。不過,最主要的,還是看你自己的意思,不管怎麼說都好,姐也不想看到你像姐這樣,少時被人所騙,老時卻孤苦寂寞。你幾乎錯過了最好的年華,幸好,現在還來得及。雖然說起關係來,的確是有點那些……嗯,太過了。可是,這混蛋似乎要比那老混蛋可靠一些。所以,你敢不必太過在意,姐能理解的。」軒轅鳳一副長輩過來人的口吻,反而勸說起軒轅青,讓軒轅青放開一些心懷。

這個時候,軒轅鳳怕也只能將自己的身份置於一個長者的高度,以一種超然的身份或者是心態來看待眼前的事兒,她也才能夠淡然處之,要不然,她此刻就真的會羞煞人。所以,她在無法避免,也沒法逃避這樣的羞人事兒的時候,她也只能下意識的用了心態轉移**,讓她的內心能夠獲得一種平靜。

不過,劉易卻有點無語,被軒轅鳳一口一個壞傢伙壞蛋,那個老混蛋,只然就是司馬徵,小混蛋,怕就是說自己了。聽軒轅鳳說的,自己有那麼的不堪么?但劉易此刻卻不好胡亂的說什麼。

軒轅青倒是安心了下來,對於軒轅青來說,她與劉易的事兒。她什麼都不擔心,最為擔心的。就是讓司馬如煙知道了,這個丫頭會不能接受她與劉易的事。以及,也擔心軒轅鳳這個姐姐會斥責。畢竟,長姐如母,她自小就敬愛這個姐姐,萬一軒轅鳳斥責她與劉易的事,不同意她與劉易在一起,那麼她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了。但現在,看情況,姐姐根本就沒有半點斥責的意思。反而是肯定了她與劉易的事。所以,軒轅青不禁一下子便安心下來。

當然了,至於與劉易在一起弄那事兒,她倒是不覺著有什麼不好意思,不會覺著羞澀。怎麼說,她都算是一個俠女了,對於這種事兒,倒也不會如一般的普通女人那麼拘泥。起碼,她與姐姐軒轅鳳都一起行過百合之事。她與姐姐的嬌態,互相都已經非常清楚的。何況,現在也是為了救人?

軒轅青沒有再多言,臉兒含春的坐到了一旁來。對軒轅鳳道:「姐不怪人家與他……人家心裡就安心了,現在……壞蛋,人家要怎麼樣做?」

「額。就個,就像平時我們怎麼樣就怎麼樣好了。不過。卻是你自己來,我不方便動。」劉易想了想。拉著軒轅鳳的手,與她並排躺到了一起。

劉易一躺下,下面那不知道何時高高挺起來的話兒,便有如一桿旗杆似的,挺直著。

軒轅鳳雖然下意識的心態轉移,不再去想這種事兒,但是,劉易的手握著她的手,真氣源源不絕的輸進她的身體內,讓她很難真的完全轉移心態,起碼,與劉易相系的那種奇妙的感覺,她就一直都沒能斬斷。

她雖然是與劉易仰躺著,視角的問題,她沒能看得到太多,可是,她還是不小心的,目光從她胸前顫挺的玉峰之間掠過,不小心的看到了那一根鮮血直立的猙獰怪頭。

她其實也只是一個下意識的目光掃視,一種本能的望過去。可是,就如此一個不小心的看到,卻讓她的芳心一下子有如打鼓的跳動了起來。

這、這個小混蛋……他、他的那話兒怎麼會如此的雄壯?這、這讓女人又如何容納得了?嗯,如煙那丫頭,居然可以承受得了?對了,還有軒轅青這個妹妹……她現在馬上就要容納那巨物么?

也許,也只是女人天生的一種念頭,看到劉易的那巨物的時候,她第一時間,就是不自覺的想到她丈夫水鏡與她一起時的情況,不自覺的就拿丈夫的那話兒來跟劉易的這巨物比較,一比之下,她就覺得有點羞愧,嗯,是替水鏡羞愧。那個……真的沒法比啊……

又一陣釋釋索索,軒轅青得到了姐姐軒轅鳳的理解及鼓勵,她真的完全放開了。也知道,現在劉易需要她為其補充體內真氣,需要更多的真氣來為姐姐逼毒,所以,她也沒有多說什麼。救人如救火嘛,這種事兒,她也不是沒有與劉易做過,只不過,現在是在姐姐的身旁與劉易那樣罷了。

當然,要說軒轅青此際沒有一點羞意也不對,起碼,此刻看到劉易與姐姐一絲不掛的躺在一起,尤其是兩人的羞人地方,都完全展露在她的眼前,給她的視覺衝擊也是相當大的。此刻她的芳心,也跳得厲害。

她與劉易雖然也不是一次半次的事了,但相對來說,所行的好事也並不多,十個指頭都能數得過來。還好,劉易與她在一起的時候,也讓她主動的騎過,要不然,她現在還真的不知道如何入手為好呢。

有心緊張的她,強忍著芳心的羞赧,沒有多言,便跨坐到劉易的身上。

動作有點僵硬,也有點笨掘。

紅霞滿臉,銀牙輕咬,一手撐著劉易的胸腹,一手探手扶住了那擎天之柱,面對躺著的劉易,顫顫的,對準了自己的下面幽谷,緩緩的,便要坐進去。

「啊……嗚……」可能是她顫抖得有點厲害,欲坐下之時,卻一個挺突,沒能將那擎天柱吞進去,啪的一聲,打在了她那潔白平滑的小腹上,弄得她似呼痛似的,啊嗚了一聲,一小屁股坐到了劉易的小腿上,似弄痛了她,皺頭緊皺。

「呵呵……」劉易被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