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六十三章來吧

第四百六十三章來吧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6-26 03:28  字數:5551

劉易見軒轅鳳似太過緊張,不停的說話安慰著她。±,

「軒轅姐姐,要不你就這樣吧,乾脆,你現在就想著,想著……對,就想想你以前生如煙的時候,臨盤的時候是怎麼樣的吧。就當……就當你現在又要臨盤了,要生了,我呢,就是一個女的,接生婆,嗯,對,就是這樣想,然後,你就不會那麼緊張了……」

「噗哧……」

軒轅鳳聽得,卻忍禁不住的笑了一聲。

她緩緩的舒了一口氣,幽幽的道:「好了,我緊張什麼?難不成怕你吃了我不成?不過,你說的也有點對,腹部這一劍,還真痛,比當年生如煙的時候更加痛……」

被自己曾經愛過的丈夫欺騙,被曾經愛過的丈夫幾乎破開自己的肚子,能不痛嗎?心更痛啊。

人非草木,誰能無情?當年,軒轅鳳當確是深愛著司馬徵。然而,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最為痛苦的,莫過於就是遇人不淑了。

「你放心,有我在呢,你的傷,很快就會好起來的。我保證,只需再過兩三天,我便能為能驅除乾淨你身上的毒素,然後,不出幾天,你的傷口就能活血生肌,就能完全癒合。不用半個月,你就能如常了。」劉易不知道軒轅鳳心裡所想,以為她真的是腹部的傷口太過疼痛。

但此刻,軒轅鳳已經被勾起了往事,或者也只有如此,她才能將眼前的羞臊都拋在一邊。

她睜開眼睛,微微仰起頭。望著劉易道:「你知道么?當年,我真的很開心。很快樂,生如煙的時候。雖然很痛,但是,心裡卻是充滿希望的,是快樂的,那時候,我想的,並不是自己的痛苦,而是如煙的健康,生下來。聽到如煙的第一聲啼叫的時候,我、我的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那一剎那,我下面再痛,都不覺得痛了……」

「可、可是,你知道嗎?這一次,真的很痛,心裡痛得厲害。其實……其實我當時。就想表明身份,死在他的面前了,我想,那樣也是一種解脫。若、若不是想到如煙。想到,若讓他當真的把少帝給害了,那麼你以後就會很困難。可能不好過,你不好過。如煙也不會好過。所以,我就想拼著最後一口氣回到家。想把情報告訴你……若、若不是你能救醒我,那我、我也早死了……」

劉易聽著軒轅鳳說的不對,似乎,她陷入了一種痛苦的情緒當中。如此,劉易也顧不得欣賞被她褪去了下身衣裙的那一對雪白修長,又豐盈肉感的美腿了。趕緊又安慰她道:「軒轅姐姐,別想太多了,那些,過去的畢竟都過去了。人要學著放眼未來,要懂得怎麼樣讓自己開心快樂的過日子。」

「未來?開心?快樂?」軒轅鳳側過頭,倒是大方自然的任由自己的雙腿展現在劉易的面前,幽怨的道:「你覺得,我還會有未來么?呵呵,到了我這個年紀,還能想什麼的未來?至於開心?快樂?或許吧,我只有見到如煙跟瑤兒,能開心快樂,便已經是我的最好安慰了。」

「呃,怎麼會沒有未來呢?別想太多了。」

「未來?未來是什麼?我、我已經很久都沒有想過了。算了,不說了。」軒轅鳳有點意興索味的道:「等傷好後,我會再去一趟,如果真的取不回帝王心術,那麼,我就與他同歸於盡。這樣……」

「啊?別別別……」劉易一聽,趕緊打斷軒轅鳳的話道:「你可千萬別啊,不能有這樣的想法。嗯,我都跟你說了,跟你保證過的,找那東西的事,包在我身上了。你以後,絕對不能獨自去找他了。」

「我受夠了……」軒轅鳳卻又一下子有點情緒激動的樣子,聲音都大了不少,道:「你知道什麼?你能明白,一個女人,明明有著一個丈夫,卻形同路人,哪怕偶爾見面,在一起,也只是話不由衷。你能明白,這個男人,為了躺避我,為了他心裡的野心,拿著自己的女兒來威脅我的時候,我心裡有多難受的么?你能明白,一個女人,是如果一個人過二十來年的么?你說你能幫我?就算是幫我找回帝王心術,那又能如何?我的未來呢?我還有未來么?能開心么?快樂么?」

這一刻,軒轅鳳無由來的有點情緒失控,居然把壓抑她多年的心裡苦悶,對劉易發泄似的說了出來。

但劉易當真的就不能理解么?這外閱女無數的傢伙,能不理解那種寂寞少婦的心思么?

實際上,對於劉易這個後現代穿越來的人來說,像在軒轅鳳身上所發生的狗血故事,後世、電視、電影上多的是。不就是一個男人,為了獲得傳說中的寶典,或是武功寶典什麼的,欺騙了一個少女的感情,盜取了這寶典的故事么?這樣的狗血故事,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多到劉易都說不清。這些狗血故事,雖然細節不同,但故事大意都是差不多的。

但要如何安慰她,如何讓她煥然一新,讓她對未來充滿希望,能讓她以後能真正的開心快樂,卻是非常考究一個人的事了。

劉易沒有再把她上身的衣物都褪去,而是再次握上了她的手,把她的一對手都緊緊的握住。

「軒轅姐姐……其實,我、我真的能理解你的心。是你自己施加了太多壓力給自己了,背負太多了。你一個人過來,這二十多年了,作為一個女人,肯定會感到非常的寂寞無助,空虛難耐,對吧?每每想到,自己所愛的人,卻是最讓自己傷心的人,這種痛苦,是常人無法體會得到的,也難以形容的。」劉易說完問道:「軒轅姐姐,我所說的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