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六十二章壓縮心理防線

第四百六十二章壓縮心理防線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6-26 03:28  字數:5573

劉易現在,是非常嚴重的想歪了。

可是,這個卻也難怪他要想歪。任誰處於劉易現在的時候,怕都有可能想歪。

試想,一個幾乎等於是密封又溫暖菲色的車廂之內,一個豐盈美麗的女人,在聽完了這個男人跟她說了一些看起來是絕對荒唐的事兒,跟著,她就似是急不可奈似的,嬌羞不勝的要人幫她脫了褲子,還似羞赧無比的夾緊雙腿說要出來了,這樣的情況,誰身處其中怕都會讓人誤會啊。

說實在,此刻要不是劉易知道,以軒轅鳳現在的身體情況,是不可能真的發情渴求,而以劉易對軒轅鳳的認知道,也知道她不可能會一下子就真的要求劉易與她如何的,更加不可能主動的想要劉易。

但劉易此刻,腦子一呆,真的一時不太明白軒轅鳳到底想要做什麼。

「軒轅……這、這你到底怎麼了?雖、雖然我跟你所說的,這個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可、可你也沒、沒必要這麼的激動……是吧?」劉易神色有點呆愣的咽了咽口水道。

「啊……嗚……」

軒轅鳳卻是反著白眼,身子一直,然後一抖,跟著便是渾身一軟,她的兩腳便已經緩緩的張開,似是軟癱了下來的樣子。

「嗚……」軒轅鳳的臉色,已經有如染了血一般,嫣紅如血。

「啊、啊……這……」劉易瞪大了眼,終於看清楚了情況,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要作何表情是好,只是獃獃的盯著軒轅鳳下體的地方。看著那兒,那白色的裙擺。慢慢的讓濕潤擴散。

嗯,劉易也總算明白了,為何軒轅鳳會突然有點狂癲似的,要讓他幫忙脫褲子,為什麼要說快要出來了。原來,是她內急,都急得忍不住了,這不,居然就如此尿了。看著軒轅鳳嗚的一聲。臉色鮮紅如血,但是,看她的表情,此刻似乎也似**的。

現在,車廂內一靜,只剩下劉易與軒轅鳳的呼氣聲,氣氛尷尬得很。

這個時候,不單是軒轅鳳,就是劉易也是一臉尷尬。自然最為尷尬的還是軒轅鳳。她現在,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劉易才好,她緊緊的閉著眼睛,把頭扭過一邊。深深的埋入劉易的臂彎,根本就不敢抬起頭來看人。

此際的軒轅鳳,一泡尿撒完。輕鬆過後,便是羞赧。感到無比的羞人,如果現在出現了一條縫的話。她肯定會一下子就鑽了進去。這個……都這麼大的人了,女兒都那麼大,外孫女都有了,自己竟然在自己女兒的丈夫懷抱,在他的面前忍不住尿了。唉,這種事,丟臉之餘,讓她羞得都不敢見人啊。

劉易望著又開始不安的夾動著的那一對**,嗯,因為濕了,使得那絲質的長裙顯得略為透明,讓劉易可看到那一對**的輪廓,看到那**之間的一片烏黑……

最終,還是劉易打破了尷尬沉默,劉易訕訕然的道:「軒轅……那、那個,其、其實這也沒有什麼,你、你是病人嘛,很正常,你、你沒看……昨、昨夜,軒轅青為我的那樣子,也是因為我急嘛,不也是讓你看到了嗎?沒、沒事的,嗯,我叫青姐進來,讓她來幫忙換了。」

劉易說完,張嘴欲叫。

「啊……別、別叫青兒來……」軒轅鳳一聽劉易說要叫軒轅青進來,她便急了,終於敢睜開眼睛,望著劉易,有點幽幽的道:「人家都丟人丟成這樣了,你、你還想讓別人來看到?這、這事……你、你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知道么?」

「呃,那、那這好吧。可是……」劉易又有點為難的道:「你、你現在下面的裙子都濕透了,還、還有一股、一股味……嗯,若青姐她進來了,也會發現的啊,這、這可要怎麼辦?」

聽劉易說的那股味,軒轅鳳自己也聞到了,把她臊得更加不堪,可是,讓她難受的是,她就算是想用自己的手掩掩自己的臉都做不到。說實在,這一輩子,軒轅鳳就沒有經歷過像現在這般的羞臊。

「你、你不是說可以騰出一隻手來嗎?你、你幫我脫、脫了不就行了?何況……何況……」軒轅鳳現在的羞臊怕是已經超過了她在面前的羞澀,都已經如此了,她也不再顧慮太多了,便咬著櫻唇,小聲的道:「你、你不是說了,為我驅毒的時候,要把衣服都脫了嗎?你、你來吧,脫了……」

呵呵,人便是如此,尤其是女人,有時候,她們會隨著情況,隨著環境,一步一步的,壓縮自己的心理防線,直到帶有一種破罐破摔的情緒。

好比,在正常的情況之下,軒轅鳳是不可能對劉易假以詞色的。一般的情況之下,劉易也更加不可能像現在這般,可以一直的握著軒轅鳳的手,不可能如此一直抱著她。更不可能有與她坦蕩相對的時候。平時,互相之間,絕對是要保持著一種世俗禮數,要保持著一種距離,要保持著一個各人應該有的姿態。她是長輩,而劉易是晚輩,長輩得要有長輩的姿態,晚輩要有晚輩的行為準則,不可偕越。

可現在,因為軒轅鳳受了重傷中了毒。那麼,劉易如此為她治傷就是正常的。為了能夠為她逼毒,互相要赤果相對,也是無奈的,為了保命,那些什麼的禮教束縛,什麼的男女授受不親,什麼的長輩晚輩的身份,都得要拋在一邊。

當然了,對於救人的一方,心理可能會輕鬆一些,抱著一個救人的態度,心裡保持坦蕩,那就不會覺著有什麼。可是,對於受治的一方,她們就有點難以接受的。想要她們女人接受,還真的要下很大的決心。軒轅鳳,她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