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四十四章黎明之前的黑暗

第四百四十四章黎明之前的黑暗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6-17 02:56  字數:5642

實際上,對於烏桓大營來說,這一夜,他們是在一種激動興奮又期待的心情當中渡過的。

因為,明天一早,烏桓大軍就會向遼東進發,攻擊遼東,掠奪遼東。在這個時刻,他們烏桓人,從上到下,一般的士兵到他們的族人,在精神上,都是相當的興奮的。正因為整個烏桓部族,他們對於明天可以出發去遼東進行掠奪,所以,他們的心裡,人人都充滿了期待。對於他們來說,還有什麼要比掠奪更讓他們感到興奮的事?

所以,其實這一整天,烏桓部族當中,他們都在積極的做著準備。比如,他們的族人,都忙著做一些好吃的東西給自己的將士,以及多做一些肉乾乾糧什麼的。畢竟,對於他們這些游牧民族來說,並不習慣於如漢人的軍隊那樣,行軍作戰的過程當中,隨時都能夠生火造飯。他們這些游牧民族,不習慣,也不方便隨便生火造飯的。當然,這些只是小事兒,最為主要的,他們是要為他們的軍備做好最後的檢查,另外,還得要抓緊時間打制一些必要的攻城器械。比如雲梯、撞城車等等的一些簡單的攻城器械。

正因為整個烏桓大營,忙碌又興奮,所以,對於龍背嶺的事兒,也就是胡布等少數的部族首領關注,別的,根本就不會過問這事兒。

正因為如此,整天都保持著精神亢奮的烏桓人,他們前半夜都有點激動難眠,但是。到了下半夜,他們就睡得特別沉。整個方圓近百里的大營,除了噼噼啪啪的一些柴火堆的爆響及獵獵的火把聲外。顯得特別的安靜。

當然,久久一陣的呼呼冷風,也會特別的催人眠,會讓人覺得更加的懶床,睡得更加的安穩。

下半夜,趙雲、太史慈等將,將近三十萬的騎軍,分成了三部,趙雲與太史慈各自率一軍。另外一個軍將率餘下一軍。

五十里,為了避免讓烏桓大營的烏桓大軍提前警覺新漢軍的偷襲,及時的做好防備,所以,這五十里,新漢軍的全軍將士,都是牽著戰馬步行,儘可能的把行軍的動靜聲響降到了最低。

這段時間都是昏昏沉沉的天空,到了晚上。自然是沒有月色,更不會有星光,整個大地,都一片漆黑。

摸黑潛進的新漢軍。在這草原上,自然不會有什麼的困難,不用像走山道那樣。要點著火把才能行軍。而在草原上,也不會迷失方向。因為,烏桓大營的火光。能給他們一個清晰的指引。

三路大軍,靜悄悄的摸近。

在離烏桓大營還有四、五里遠的時候,總算是被烏桓大營前的那些烏桓騎軍發覺了。

這約五十來萬的烏桓騎軍,他們都是圍著一堆一堆的火堆,倚著他們各自的戰馬,席地而卧的,相對而言,他們就不會如大營當中的烏桓人睡得那麼死,多少都能保持著一個較為警惕的心態。

而實際上,是他們當中的一些獵犬先發現了狀況。

這個時期的草原民族,早已經懂得馴養獵犬了。甚至,烏桓部族當中,還有一些部族的人馴養有獵鷹。他們的獵鷹,勉勉強強也能夠起到偵察敵情的作用,但是,作用還不是太大。

新漢軍之前潛伏行軍的時候,自然也會留意天下的飛鳥,不過,那些都是草原上的野鷹,不是異族人放養的獵鷹。

負責統率烏桓人的這五十萬騎軍的烏桓大將,他並不是那些部族的首領,而是蹋頓的一個心腹大將,塔塔班。這員烏桓大將,實力堪稱一流,使一桿沉重的狼牙棒,是烏桓族當中,數一數二的勇士。

不僅只是勇士,他其實也在漢人當中學習過,懂漢字,看過不少漢人的兵書,多少懂得一些排兵布陣的簡單陣法。

他這在烏桓大營外的烏桓大軍,他將其分成了五部,每部十萬騎兵,分別擺成了一個梅花陣,五軍為五瓣花瓣,護著他一主力軍在中間。

當然了,表面是看來,其軍陣還是比較凌亂的,但是,一旦有事,其大軍陣的烏桓騎兵,馬上就可以上馬作戰。這個梅花陣,就是不管敵軍從哪一個方向向其發起攻擊,他都可以及時的作出抵抗,然後,大軍可以反衝擊來犯之敵。

實際上,這樣的一個大軍陣,若遭受到攻襲的時候,最多就是只能攻擊到其中的一部十萬人馬,然後,可以讓餘下幾部人馬結陣應敵。這也算是一個比較實用的防禦大陣了。

塔塔班,他還懂得馴養獵犬。

有兩頭狼犬,高大如虎,相當的兇猛,自然,其敏銳感,也勝過一般的獵犬。

白天,胡布部族的動靜,塔塔班自然是知道的。畢竟胡布派軍出營往龍背嶺的時候,要經過他的軍陣的。回來的時候,他是看到了情況,知道胡布部族吃了不少虧。

當年,在天鎮,塔塔班也追隨在蹋頓的身邊,也親眼見識過新漢軍騎軍的厲害。這讓他從一開始,就不敢掉以輕心。不過,也正因為他見識過新漢軍騎軍的厲害。在看到胡布部族出動了上萬騎軍前往龍背嶺,吃了敗仗而回,逃回了大半人馬。這讓塔塔班也相信了在龍背嶺就只有新漢軍的數千人馬。因為,如果新漢軍有更多的軍馬在龍背嶺的話,那麼,胡布的那萬來騎軍就不用再回來了。

從回來的那些胡布部族的騎兵口中也證實了新漢軍的確就只有數千騎,但是,他們追擊了這麼久,直到他們被打敗狼狽逃回,卻並沒能奈何得了那支新漢軍的騎兵,甚至,對人家的這支新漢軍騎兵的傷害微乎其微。如此,也就是說,新漢軍的那數千騎兵。可能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