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三十八章軻比能之計

第四百三十八章軻比能之計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6-14 04:10  字數:5393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對於蹋頓來說,如果他還是當初的烏桓王子,還是丘力居的養子的時候,那麼軻比能的這一翻話,他聽了之後,肯定就會感到認可,甚至會認為他所言的非常有道理,肯定會被他所說服。

可是,今時不同往日。蹋頓現在,是烏桓大王,他現在所站的高度,要比軻比能所站的高度要高得多。所想的問題,所看到的東西,都和軻比能所看到的東西不同。角度不同的問題,讓蹋頓對軻比能的言詞,只能說,在心裡冷笑。

當然,如果蹋頓不是對新漢朝新漢軍有了非常深刻的認識,以及深入的了解,他也一樣會被軻比能的言詞所說服說動。

現在,蹋頓要站在整個烏桓部族今後的生存問題的高度上來看待問題,所以,他的眼光,要看得更長遠一些。

說實在,只要不是蠢笨的人,親身經歷,親眼見到了這麼多事之後,如果還不懂得自我反思,還不懂得深入去考慮實際問題的話。那麼,他也不配作為一個部族的首領,不配做擁有部眾三百來萬的烏桓單于。

想想,蹋頓經歷過了什麼?看到過什麼?他的心路歷程是否應該發生脫變?是否應該對自己的部族的生存問題深入去反思?

蹋頓年輕的時候,追隨烏桓單于丘力居,那個時候,他年輕氣盛,怕比現在這個看似年少老成的軻比能更加的囂張,不可一世。他那個時候,為了獲得丘力居的認可。拚命的表現自己,為了爭奪烏桓單于的繼承權。與丘力居的親子樓班等明爭暗鬥。可以說,那個時候的蹋頓。在烏桓部族當中,風頭可謂一時無兩。

丘力居死時,說什麼的其親子年幼,一時難當大任,把烏桓單于的王位給了蹋頓。這個,當中雖然有蹋頓的能力及威望的確是蓋過了樓班的原因,但更加主要的原因,是丘力居已經無力再壓制蹋頓,看到蹋頓的大勢已成。看到了蹋頓的野心,如果他在這樣的局面之下,還不把烏桓單于之位傳給蹋頓,那麼,蹋頓肯定會跳出來,打明了旗號來爭奪烏桓單于之位,那就壞事了。到時候,他親子樓班之命怕都難以保住。所以,丘力居在臨死之前。很堅決的把烏桓單于之位傳給了蹋頓,如此,保住了樓班。

蹋頓當初,的確有滅了樓班的心思。但是,他始終都沒有動手。繼承了烏桓大王之位後,他的眼界就不同了。因為丘力居雖然死了。但是,其餘威還在。忠誠於樓班的烏桓部族人還有不少,他不能因此而異致烏桓部族徹底分裂。

跟著。他整頓烏桓部族,然後不久,就發生了天鎮的事故。

經歷了天鎮之敗,對蹋頓的打擊還真的是相當大的。因為,他與劉易早前在狼谷有過一戰,那一戰之敗,還沒有看到劉易的軍隊有著對他們烏桓族有壓制性的優勢。而天鎮之戰,讓他看到了已經強大起來的新漢朝,新漢軍。

跟著匈奴被滅,讓他心驚膽顫,那時候,他真的特別的但憂新漢軍是否順勢對北方草原用兵。那個時候,他這個烏桓大王的聲望,因為天鎮的事而跌到了谷底,在當時,憑他的聲望,不足以號召起自己的烏桓部族的大軍與新漢軍交戰。

還幸,新漢軍並沒有就對他的烏桓部族動手,這讓蹋頓獲得了數年的喘息之機。

可是,這數年來,新漢朝、新漢軍的發展太過迅猛了,已經強大到讓他的烏桓部族都不敢招惹的地步。而隨著新漢軍的出兵,喊出了統一大漢的口號,蹋頓的心裡就更加的焦急。因為,他覺得,一個真正統一強大的大漢,對於他烏桓部族的發展來說是極其不利的。甚至,他最為擔心的,不是烏桓部族的發展問題,而是要考慮新漢軍統一了大漢之後,他的烏桓部族將要何去何從的問題。

蹋頓很清楚,他的烏桓部族,現在能夠發展到三百來萬族人的強盛。當中或多或少都是因為大漢的問題。當初,他們烏桓部族,被匈奴部族趕出了西北大漠,如果他們不投靠了大漢,沒能獲得大漢的允許,可以在大漢的邊境長城內外一帶地區生活的話,他們怕早就被匈奴人滅了。而這數百年來,他們一邊受著大漢的恩惠,一邊卻要對大漢侵犯不斷。如果大漢衰落,一跌不震,那倒是他們烏桓部放的一個掘起的好時機,到時候,他們也可以反客為主,進據大漢的一些更適宜他們部族發展的地區生活。如此,極有可能,會將烏桓部族帶往一個更高的輝煌時期。

可新漢朝的強大,蹋頓已經看到了。他知道,新漢朝一天不滅,他們烏桓部族,就不要談進據大漢的事。若當真的讓新漢朝統一了大漢,那麼,他的烏桓部族,要不,就是被新漢軍所滅,要不,就是徹頭徹尾的歸順新漢朝,徹底失去烏桓部族的自主獨立性。

蹋頓也放眼關注了一下大漠草原上的部族的發展史,研究了一陣子大漠草原上的部族的興盛與衰敗的歷程。再對比一下大漢的情況。讓蹋頓有了一種新的感悟。

蹋頓感悟到,他們這些大漠草原上的部落,這數千年來,生生滅滅,起起落落,都不知道有過多少輝煌的部族,如今卻全都消失在茫茫的大漠草原上。最他感悟最深的是匈奴部族,這個,說滅就被滅了。這讓他感到驚心啊。因為,這一次的部族滅亡,不再是大漠草原上的部族自然滅亡,而是人為事故。他不得不擔心,烏桓部族是否會如匈奴部族一般,被新漢軍所滅呢?

再看大漢,看華夏。數千年來,他們也不知道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