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三十六章蹋頓的震驚

第四百三十六章蹋頓的震驚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6-12 22:19  字數:5462

對於接近長城外地區的烏桓部族,蹋頓其實也派人給他們送去了命令,讓他們暫時集結到赤峰山來。↑,不過,命令卻也不是強制執行的,畢竟,有自己的部族人在那些地區活動,多少都可以起到監視新漢朝動靜的作用。他還派出了不少斥侯到那些地區去監視新漢軍。

只是蹋頓真的沒有想到一向不崇尚殺戮,甚至害怕殺戮的漢人,真的敢對他的部族下死手,殺害了他們烏桓那麼多的族人。

事情還真的讓蹋頓感到有點難辦了。

不過,就算是再難辦,再難以跟一眾部落首領說清楚,蹋頓都不可能永遠的保持沉黑,都必須要有一個說法。

沉著臉的蹋頓,開口道:「好了,各位,新漢軍施於我們部族的,我們一定會報,來日,待我們部族大軍殺進大漢之後,准許你們放手去報仇,哪怕,你們把漢人都殺光了,亦沒什麼關係。出兵!是必然的,否則,我們部族集結在這裡幹什麼?」

「對!大王,我們烏桓族,絕對不能讓漢狗那般欺凌,請大王下令吧,我樓存英願意為先鋒,誓死攻下山海關,為我們部族殺出一條血路!」

「大王!請下令吧,我們烏桓北山部族,願意追隨大王左右,滅漢狗!」

……

聽到蹋頓說到必然要出兵的時候,帳內剎時群情洶湧,紛紛請命率軍出擊。

蹋頓壓了壓手,讓帳內的部族首領都安靜下來,他才黑著臉道:「各位。在出兵之前,我想跟眾位先說一個故事。」

「哦……」

一眾部族首領。聞言都有點神色古怪的望著蹋頓,不明白蹋頓現在為何無端端的要說什麼的故事。但是。現在的蹋頓,的確是他們烏桓部族的單于,大汗,隨著越來越多的部族首領率其部族軍馬集結到了這裡,拜見蹋頓,向蹋頓宣誓效忠之後,蹋頓的威望,已經越來越高。應該說,就蹋頓目前的情況來說。他的確已經是站在了他人生的最高峰的時刻,真正的成了名副其實的烏桓大王。所以,不管下面的人如果鬧,他暫時還是可以壓製得下來的。

但是,光是靠壓制是沒有用的,還得要以德服人,以理服人,讓這些部族首領,真心的報效他。聽從他的命令安排。如此,方有可能與新漢軍一戰。

蹋頓想了想,道:「各位,我們烏桓族。是一個偉大的民族,我們信仰草原狼,狼便是我們的圖騰!我們烏桓勇士。是無敵的,無畏的。我們的戰士,弓馬嫻熟。天下無人能敵!」

「有一次,我們的勇士,我們的部族戰士,偶爾集結在天鎮。我們,有數萬無畏的騎兵戰士。」蹋頓揮手道:「我們的勇士,準備殺入長城內關,把漢人的糧食、財物、女人,全都搶過來。因為,財富與女人,只配我們這些草原勇士方有資格享受。」

「對!漢狗憑什麼能擁有吃不完的糧食,花不完的財富?他們有什麼資格享用漂亮的女人?有什麼資格穿著柔滑的絲綢?搶光他們的!」

雖然蹋頓是在說著故事,但是,這些烏桓部族首領卻也覺得有點激動,似乎,他們已經看到了堆積如山的糧食,閃著金光的財富,潔白漂亮的漢女。不自覺間,居然就有點激動了起來。

「可是,這個時候,突然有一支有如魔鬼幽靈一般的騎兵,突然來到了天鎮。他們人不多,就只有三千餘人。他們,包括其戰馬,都是披著銀色的鎧甲,頭上也帶著銀色的面具,看不到他們的面容。他們,手提雪寒的長刀,背掛強弓。看上去,神秘又怪異。」蹋頓頓了頓,道:「可是,我們烏桓勇士是無敵的,豈會因為區區三千神秘怪異的不速之客而退縮呢?因此,我們的勇士,從天鎮殺出,殺向那三千銀甲騎兵。」

「可惜……」蹋頓語氣悲痛的道:「這三千銀甲騎兵,他們不知道是否真的是來自地獄,我們數萬騎兵勇士,居然被三千銀甲殺得大敗。諸侯,你們或者不會相信,但是,這卻是一個事實。我們的勇士,放箭射在他的身上,他們的銀甲,居然可以把我們的弓矢彈開,難以穿透他們的鎧甲。更讓人無可奈何的是,他們的戰馬亦有護甲,我們的弓箭,連他們的戰馬都傷不了,更別說要傷到他們的人了。同時,我們的游騎,與他們對射的時候,他們的弓箭,居然要比我們的弓箭射程遠得多,遠遠的,我們的弓箭都還沒有威脅得到他們,但他們的弓箭,便已經落入我們的騎兵勇士的軍陣當中。我們勇士身上的皮甲,根本就抵擋不住他們的那種特別鋒利的箭頭。不過,我們的勇士,依然冒著他們的箭雨,不怕犧牲,衝殺了過去,把那三千銀甲騎兵圍殺在中間。可是,想不到的是,那三千銀甲騎兵,他們的刀,削鐵如泥,我們的兵器一碰,便被斷成兩截。我們的勇士衝殺上去,被那三千銀甲騎兵連人帶馬,一刀兩斷。沒多久,我們的騎兵軍陣,便被他們殺了一個通透,跟著,又被他們來回的衝殺,無論我們的勇士,如何的無畏抗戰,可是,卻依然能擋他們的衝擊。那一戰,我們烏桓勇士損失慘重……」

「最後,我們的勇士,不得不退回天鎮,退回了那城不大牆不高的天鎮之內。然而,銀甲騎兵的那一方,後續軍馬殺到,把天鎮圍困得水泄不通。」蹋頓說到這裡,臉色悲憤的道:「沒錯,跟大家說的,是本王親自經歷過的,與新漢軍的一場戰鬥。就因為這一場戰鬥。讓本王一直承受屈辱至今,亦是因為天鎮那一戰,讓諸侯部族首領,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