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二十七章讓人意外的衝擊

第四百二十七章讓人意外的衝擊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6-08 09:33  字數:5528

在新漢軍的騎兵大軍看著郭汜所率的十萬騎軍居然斜斜的穿插出去,沒敢正面阻擋新漢軍的騎兵大軍的兵鋒時候。~,

抱罕城西面,西涼氐、羌族的騎兵大軍,亦開始開動了。

論武器裝備的精良問題,氐、羌族的軍隊的武器將備應該是最差的。他們,幾乎是沒有他們的制式裝備。無論是武器或是衣甲,最多,就是他們的大王親軍,才會有同樣的制式武器裝備。

反正,數十萬的西涼異族騎軍,他們的戰馬也好,武器也好,身上的衣服也好。一眼望去,五花八門。

穿的,說是衣甲都算是對他們的恭維。實際上,氐、羌族的騎軍士兵當中,絕大部份的士兵,都是沒有衣甲的。他們,大多都是在身上套了一件馬甲,是皮製的馬甲。極少有護肩、護膝什麼的。甚至,不少異族士兵,還是光著膀子的,要知道,此際已經是冬季了,天氣轉寒,可是,他們居然還光著膀子上陣。這或者說,他們更加的英勇無畏,但也可說,異族人還真的窮得可以。這個,也是不爭的事實,這些異族人,他們的生存堪憂。要不,也不太可能那麼容易就會被劉備說服,答應起兵攻擊新漢軍。也更不太可能又被賈詡、馬騰等輕易說服,歸順新漢朝。

假如說,這些異族人,他們不用為生存擔憂,有的是糧食等物資,他們根本就不會理會劉備的遊說及賈詡、馬騰的勸降。

反正,異族騎兵大軍,看上去。參差不齊,有如一支乞丐軍似的。

再說他們的兵器。有如柴刀的直刀,甚至就是砍柴刀。彎刀、朴刀、長劍,槍矛棒等等。嗯,更多異族士兵手上拿著的,是一根黑漆漆的鐵棒,只不過,一頭較為粗大,還有一些粗糙的尖釘,這個,是他們口中的狼牙棒了。

然後就是他們的弓。他們的弓,也就更加的多種多樣了,鐵弓、木弓、複合弓,長弓、短弓等等,一眼望看,幾乎就找不出有一點整齊一點的武器裝備。

戰馬亦然,有高有矮,有大有瘦,有紅有黑。有白有斑,反正,就是讓人感到很雜駁吧。

不過,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怪他們。因為,他們當中,其實更多的並非是他們異族的士兵。更多的,只是他們的部族青壯。原本,都是一些放牧的人。大多都從來都沒有真正的上過戰場。

其實。也並非全都是青壯,有不少人,鬚髮都花白了,而有些,則個子矮小,面容幼稚。

這數十萬的異族大軍,幾乎已經集結了西涼氐、羌等族所有可戰之人了。

完全符合游牧民族戰時全民皆兵的傳說。

但千萬也不要小看了這樣的一支似是光怪陸離的異族大軍。因為,他們當中,就算有許多的確沒有上過戰場,沒有真正的殺過人。可是,他們在大漠當中,在草原上,幾乎每天都會練習騎射,每天都會與大漠草原上的野獸在搏鬥。他們自小,就見慣了鮮血,所以,像現在這般,舉族集結,準備打仗的時候。這些異族人,他們無論男女老少,都並沒有太過驚慌的神色,他們的眼內,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一種嗜血、躍躍欲試的神采。

賈詡在這些異族人的大營當中,原本,還因為看到許多十二、三歲的小子,以及一些老人也參與集結,準備出戰的情況而感到有些許於心不忍。本來,他想與氐、羌族的大王談談,讓他下令,規定一下參與戰鬥的士兵年齡限制,把那些太過年少及老年人都刷下來,不用他們參與戰爭。

但是,他看到了其部族中的情況之後,賈詡就默默的打話吞了回去。

嗯,聽……

「老傢伙,你常說自己寶刀不老,這一次,你若不砍下一個敵人的人頭,你就別回來了。兒子也是,看你爺倆誰殺的人更多,咱們家,就靠你們拿人頭去領賞過冬了……」

「兒子,記得娘跟你說的么?到了戰場上,一定要勇猛,不能弱了咱們氐族勇士的威風,可不能像你那死鬼老爹,被人家砍下了腦袋來。娘給你做了好吃的等你回來……」

「孫兒啊,聽說人家新漢軍給了不少吃的我們族裡,能夠我們部族過冬了,可是,咱們總不能白吃人家的對不?今兒,你就上戰場去,多殺那些天殺的東西,算是報答新漢軍的恩情吧。」

……

賈詡在異族大營當中,聽到不少那些異族軍士家中的婦人對自己丈夫、兒子、孫子的話。不管她們說什麼,但是,基本就沒有一個對於他們家的老小都要上戰場而覺得不忍不舍的,反而是給其打氣鼓勁,每一個異族人家裡,他們對於那些老人少年也要出戰的事,似乎都已經習以為常,並沒有人覺得如此是否應該不應該。

如果賈詡這個時候站出去說,年老的與年少的出戰,如何不符合人道什麼的,恐怕這些異族人都會將他當成怪物來看。跟這些異族人談什麼的人道?他們懂么?

要知道,如果這次不能說服這些異族人歸順新漢朝,那麼他們現在的陣勢。可就是要對付自己新漢軍的啊。

因此,賈詡沒話可說,反而心頭有點沉重。開始考慮以後要如何才可以教化這些異族人的事。如果不能徹底的教化,讓他們漢化,那麼,這些的確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民族。

其實,還有一些更加偏激的異族人,他們現在還沒有真正的意識到他們已經歸順了新漢朝,或者說,歸順了新漢朝之後便要如何。他們平時,還在開口閉口的罵著漢狗漢狗什麼的。或許,他們針對的不是新漢軍的漢人,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