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二十六章騎軍進擊

第四百二十六章騎軍進擊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6-08 09:33  字數:5665

哪怕西涼諸侯聯軍方面早就已經預見到新漢軍不可能讓他們的進攻太過順利,必然會派軍對他們突進新漢軍城前防線陣地的軍士進行攻擊。可是,當這一刻來臨的時候,他們依然感到心裡大驚,一陣慌亂。

聽說新漢軍如何強悍,聽說新漢軍的種種戰爭手段是如何的凌厲。但那些全都是聽說,只有真正與新漢軍的將士面對面的時候,他們才能夠明白新漢軍為何號稱天下無敵,為何新漢軍成立至今,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一場失敗之戰。

只見,一排新漢軍從壕溝內躍起來,此排新漢軍的士兵,人人的手上提著一柄異常厚重的大刀。這種大刀,不同於他們的朴刀,不管是刀柄或刀身,都要比他們的刀要長得多,並且,刀刃也更寬闊。新漢軍當中,稱這種刀為大陌刀。

這排新漢軍刀兵,他們拖著大陌刀,急促前沖,奔到了他們的刀盾兵前方的時候,幾乎是同時揚起他們手上的大刀,雙手握柄,狂喝一聲,蠻不講理的重重劈下。轟的一聲,刀光閃下,下意識舉盾相迎的西涼諸侯聯軍士兵,竟然被這一排新漢軍將士連人帶盾的劈得往後飛跌。

剎那間,陣線被破開,新漢軍將士一涌而上,手起刀落。

這些新漢軍陌刀兵所造成的威勢,竟然不下於徐榮等一眾新漢軍軍將所製造出來的威勢。一時間,新漢軍的氣勢大盛,高聲喊殺。衝進了敵兵人群當中。

這一批西涼諸侯的士兵,都是韓遂等一眾諸侯精心挑選出來的精兵。其中,大部份都是一些比如悍勇之士。敢戰之士,就算不是精銳之士,亦是重賞之下的勇夫。

但縱是如此,在新漢軍先聲奪人的情況之下,他們亦一陣心怯。

這個時候,負責統軍的軍將,他們亦有點慌了神,新漢軍的衝殺速度太快了,許多將士。似乎都沒有回過神來,便被新漢軍的士兵一刀兩斷。如此下去,徹底潰敗回去的結果不可避免。

「愣著幹什麼!給我殺!把新漢軍給我殺回去,殺啊!」終於有不少諸侯聯軍的軍將反應了過來,祭起兵器,高聲吶喊著,率人迎著新漢軍衝殺過去。

「喝!」

徐榮已經身先士卒,更加的突前,他的長刀。舞得虎虎生風,每跨出一步,都把擋在他身前的敵兵擊得濺血跌後。

幾個聯軍士兵,看到身邊的人一片一片的被殺倒地。剎那也激起了他們的血性,齊喝一聲,向徐榮攻殺上去。

長劍朴刀。長槍暗箭,拚命的往徐榮身上招呼。

不過徐榮自然是不懼。長刀左挑右格,直接擋住了他們的攻擊。再猛一輪刀,唰的一聲,鮮血飆飛,數顆張大著嘴馬的人頭,齊齊的飛上到了半空之中。無頭的屍身,轟轟的還衝前數步,才撞倒在地。

「殺!殺殺殺!」徐榮殺得性起,抹了一把剛被激濺到了臉上的鮮血,提刀再一躍,直接跳進了一群要往後退的敵軍弓箭兵當中。

「徐榮在此!誰來與我一戰!」

有如斬瓜切菜似的,一連殺了十多人,頓感無趣,不由大吼一聲,向敵軍挑戰,希望能碰到一個能與自己一戰的對手。

「徐榮,休要猖獗!董某來取你性命!」

就在這時,一員赤膊的聯軍武將,提著一桿大錘徒步殺至,照著除榮當頭砸下。

「哈!董越!是你?還以為你早隨董相奔赴九泉了呢。哼!來得正好,今天,便讓你早日追隨董相,侍奉在他左右,殺!」徐榮舉刀相格,卻一眼認出了此人是誰。

董越,是董卓的一個遠房族人,因為有幾分勇力,曾獲得董卓稱讚。但是,其人性情暴虐,好吃人心,向來不受徐榮、華雄等心中良心未泯之將所喜。更加讓如李儒等一眾董卓身邊的文人謀士所惡或所懼。因此,常在董卓的跟前說董越的不是,如此,董越一直都並不怎麼受到重用。

如果今天不是在戰場上看到他,徐榮怕也記不起這世上還有這個人了。沒有想到,他居然還沒有死,竟然躲在西涼諸侯的軍隊當中。另外,徐榮、華雄等一眾董卓的舊部武將,他們雖然投效了劉易,心裡對董卓的許多所作所為的確不贊同,但是,平時說起董卓的時候,卻不會隨便張口閉口就罵董卓為賊,一般都稱董卓為董相。董卓畢竟是他們的舊主,如今人死如燈滅,他們也不想也不屑在口頭上辱罵董卓。

董越現在,在牛輔軍中為將,倒是頗受牛輔看重,這一次,牛輔軍就是派出他來統率牛輔的軍馬。

叮的一聲,刀錘相激,為出一聲激響。

火花四濺當中,兩將分別退後了數步。

「咦?沒想到,倒有幾分蠻力的。再來!」徐榮雙手一緊,握上了長刀長柄,呼的一聲,猛向董越砍殺過去。

叮叮叮……

一刀緊接著一刀,把董越殺得毫無還手之力。

董越其實就只是有幾分蠻力,連三流武將都算不上,怎可能是徐榮的對手?

嗡的一聲,他手上的大錘被徐榮直接砍劈得脫手飛出。

「殺!」徐榮冷酷的一刀划過,董越那斗大的人頭一下子蹦離了他的身體。

「哼!區區跳樑小丑,若不是董相不讓殺你,你焉能有命活在今時?董相已亡,你更應該早早追隨董相左右,卻害我污了我的刀,呸!」

徐榮朝骨碌碌滾落在下,眼睛睜得大大,似死不瞑目的董越的頭顱吐了一口水罵道。

西涼諸侯聯軍,倒是組織起來一次反撲,可是,卻終不是新漢軍將士的對手。被殺得大敗,狼狽的逃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