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一十二章反衝擊

第四百一十二章反衝擊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5-31 04:23  字數:5099

換了一般的軍馬,面對敵軍鋪天蓋地的軍馬,恐怕未戰先怯,有多遠就逃多遠了。路。事實上,公孫度就是這樣想像公孫瓚所率來的這支騎軍的。公孫度認為,公孫瓚所帶來的這一點人馬,完全不夠他一口給吞了。可惜,他不知道,在新漢軍的心裡,根本就不知道有一個怕字。新漢軍無敵之名,可不是喊出來的,而是經歷過無數的血戰打出來的威名。從來,新漢軍都不會因為敵軍的人多勢眾而恐懼。在新漢軍將士的心裡,他們就只有戰與不戰的問題。何況,新漢軍,特別是騎軍,從組建開始,就一直都在灌輸各種情況之下,他們應該如何做的戰術。像現在在遼陽城外,面對廣闊無邊的平原,是戰是逃,有無數個方案讓他們選擇。逃又如何,戰又如何,各種戰術,都已經在戰士們的心裡扎了根。每一個新漢軍的騎兵心裡都清楚,在這樣的戰場上,他們要如何才可能保存自己的生命,如何才可以對敵人展開打擊。所以,哪怕他們的統將史阿,並非真正精通他們的騎戰戰術,但是,只要史阿能夠清晰的表達出,是要戰或要逃的意思,他們,每一個戰士,都清楚自己應該要怎麼做。在追逐當中,要如利用新漢軍弓箭要比敵人優良的長處有力的殺傷敵軍,又如何突擊敵軍,突擊之後,又如何安全的脫離戰鬥,拉開與敵軍的距離。這些。早已經是新漢軍騎兵必須要牢記的臨戰指令。讓他們在戰時,可以做到有如條件反射一般,互相配合,做到令行一致。所以,當史阿率軍往當中的一路公孫度騎軍衝殺過去的時候。新漢軍騎兵的優勢及戰力的強悍。就完全展露了出來。新漢軍的騎兵,人人有如一柄尖刀,直接刺穿了敵人的胸膛。轟隆隆的馬蹄聲中,似乎敵軍根本就沒能對他們造成片刻的阻礙,一衝而過,後面。倒下了一地的敵軍騎兵的屍首。沒有辦法,新漢軍的騎兵,這一支白馬義從,就是這麼的凌厲。尤其是在史阿等一眾師兄弟,一眾一流高手在前方開路的情況之下。所過之處,就似秋風掃落葉一般。後面的新漢軍騎兵,就只需要在高速衝殺當中,一槍刺出或一刀砍出,就可以將他們前方的攔路敵兵劈開。一路數千人馬的公孫度騎兵,被新漢軍騎兵碾壓而過,死傷過半。不只是衝殺其一路,追擊的敵軍當中。一旦被史阿察覺到其薄弱之處,便會率軍衝殺。一時之間,讓遼陽城牆上的公孫度及其他的守城將士。全都看得有點目瞪口呆,根本就不敢相信城外草原上的戰鬥情況。怎麼可能?明明是自己的大軍在追殺著新漢軍的那一點騎兵,明明是自己的軍馬佔據著絕對的優勢,明明是自己的軍馬,可以一下子滅了那點新漢軍的人馬的。但是,現在的情況。卻似返轉了過來,反倒似是自己的大軍被人家的那三千騎兵追殺的樣子。看到城外。到處都倒著自己的人屍首,城頭上的人。全都一陣陣心寒。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難道,新漢軍已經強到憑三千人馬就敢叫板自己數萬大軍的程度了么?呵呵,三千對數萬又有何奇怪的?換了新漢軍第一軍的那一營陌刀營,如果沒有遠程殺傷的威脅,他們這數萬騎軍衝殺過去,恐怕還真的會被陌刀營的將士有如割草一般收割他們的性命。現在的這一支新漢軍的騎兵,白馬義從,強是強,但他們將士個人的戰力,卻還遠遠不及陌刀營的將士的。但縱是如此,這支白馬義從將士的戰力,也遠遠的超出公孫度的這些騎兵。若近看,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雙方的戰鬥力是如何的懸殊了。史阿率著騎兵,再次衝殺進了一路公孫度的騎兵當中。梁遠,他年紀並不大,過了這個冬天,才剛好二十歲。但是,他十七歲從軍,不久前,才被調進了這支騎兵當中,成了光榮的白馬義從的一員。當然,像他這樣,年紀不大,又能成為白馬義從的,在現在已經不算是太多。與他同一派被選進來的,也就是十數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他是新漢軍的老兵,卻是這支白馬義從的新兵。相對來說,他的戰鬥力,在整體來說,不算是太強的。可是,他今天,已經殺了不下十個公孫度的騎兵了。他記得很清楚,有三個,是被他用箭射殺的,要不是他的箭術不怎麼樣,他有把握可以射殺更多。嗯,新漢軍的弓箭實在是太好用了,強弓有力,射程要比一般的弓箭遠,另外,每一支箭矢,都經過特製的,精鋼箭頭,輕巧的箭羽,很標準的統一制式的箭矢。射程遠,穿透力強,並且,瞄準之後,偏差不大。只要射中,不管敵兵身上是否有衣甲,都可以強力的洞穿。另外的七人,是他隨著大夥衝擊敵陣的時候,新手一個個斬殺的。現在,又開始新一軟的衝殺了。在軍陣當中,在戰馬的高速疾馳當中,梁遠他的眼神,只是盯著前方,完全不去理會從自己身邊掠過的人或物。實際上,在戰場上,會很敵,特別是敵我撕殺在一起的時候,你會看到,到處都是人影,到處都是喊殺之聲,到處都會有人在拚死的撕殺著。在撕殺當中,如果過多的去注意四周的情況,那麼,下一刻,自己就有可能被殺死。所謂的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這個本來是需要的,但是。到了真正的戰場上,在撕殺的時候,眼裡,就只能有前方。梁遠牢牢的緊記著這一點。啊的一聲慘叫,梁遠的眼角。看到了一個人影跌下馬去,他沒空去看是敵兵還是自己的兄弟。因為,他看到正前方,一個敵騎兵,挺著一桿長槍,一臉猙獰的刺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