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零四章謀馬

第四百零四章謀馬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5-27 01:48  字數:5527

一匹好的戰馬,對於這個古時代的武將來說實在是太過重要了。路。

如果拿一個絕色美女與一匹千里馬來讓那些武將挑選,估計一般都會選取千里馬。

而在這三國時代當中,真正的千里馬極少,真正出名的,自然就是呂布的坐騎赤兔馬了,但現在成了關羽的坐騎。然後,就是劉備的的盧,以及曹操的坐騎爪黃飛電。自然,還有趙雲及太史慈的坐騎。

這一世,亦多了劉易的白龍馬以及一眾經過劉易改造過的良駒。但這些,都是通過劉易用元陽真氣來改造的,發揮出這些戰馬的速度及其附加戰力,要看擁有它們的主人。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千里馬。

比如,拿劉易的白龍馬跟赤兔馬相比,如果是劉易騎乘,通過自身元陽真氣的滋養,讓白龍馬在速度及耐力上面,甚至其兇悍程度上面,都不會輸給赤兔馬。可是,如果換了一個人來騎乘,那就遠遠不及赤兔馬了,在赤兔馬的面前,白龍馬甚至還會因為感受到赤兔馬的那種天然的王者之勢而自弱三分。

有些人,會因為戰馬而增強戰鬥力,而有些戰馬,亦會因為其主人而突顯不同。那種天生的王者之馬,與經過劉易改造的戰馬,是不同一概而論的,經過劉易改造的千里馬,骨子裡始終都少了●幾氣野性霸氣,唯有他的主人展現出霸氣實力之時,它們才會感同身受,同樣的霸氣凜然,但假若。他們的主人不濟事,那麼。它們就會淪為一般戰馬。

馬超其實都不知道有多羨慕超雲、太史慈的戰馬,兩人的戰馬。同樣是雪白的戰馬,奔疾如飛,尤其是太史慈的戰馬,能上山渡水,絕對是神馬。

疾風雷龍,是馬超在西涼偶爾碰到的一匹真正的千里野馬,對其早已經垂涎三尺了,只是沒能將其捉住馴服而已。

現在,再見到心儀的神駒。馬超就真的忍不住心裡的衝動,對這匹戰馬動起了歪心思來。

「兩位大王,迷當將軍,我馬超也算是在西涼長大的西涼人,也知道你們草原民族的一些嗜好。比如你們鬥牛、摔跤、比武比箭等等的,一般都不是隨隨便便比過就算,一般,都會有一些彩頭吧?所以,我想。咱們這次的比武比箭,也增加一點彩頭意思意思一下。你們看如何?」

「哦?不愧是我們西涼人,懂得我們的規矩,這個建議不錯。但是。現在我們……嗯,你們說,要拿出什麼的彩頭會更好一些呢?」徹里豐大王道。

馬超轉了一下眼珠。指了一圈這些氐、羌族的軍營道:「大王,我看你們部族營帳在此駐紮。連綿數十里,恐怕最少也集結了數十萬族人了吧?這麼多人聚在一起。想你們的糧食問題肯定很緊張了。因此,我馬超願意拿出足夠供應你們部族人十天的糧食來作為這次比武的彩頭。」

「十天?數十萬人所需要的糧食?此話當真?」

這可是數萬石的糧食了,價值千金,隨便拿出來做一個比武的彩頭?並且,還是他們現在最為需要的糧食,一時間,四周的異族首領都有點騷動起來。

「那、那我們要拿出什麼彩頭來?金銀?」達里吉台更加有點緊張的道。

「不必,就只須一匹戰馬便可。迷當大王,就拿你的這匹疾風雷龍做彩頭,比武你勝了,戰馬是你們的,這數萬石糧食,亦是你們的,如何?當然,若你們輸了,那麼……」馬超的目的不言而語。

迷當大王頓時有點不高興了,原來,這個馬超在打自己這匹戰馬的主意啊。

對於迷當來說,這匹疾風雷龍,也是他的心頭所愛,輕易都不會讓人靠近的。他怎麼捨得拿出來作彩頭呢?何況,這疾風雷龍,只是他個人的私有物,假若他勝了,所得到的彩頭,卻是整個氐、羌族的,他怎麼會願意?

「不行!」迷當不假思索的道:「這絕對不行!哼,原來你是想打本王的這匹戰馬的主意啊,休想!不管怎麼說,我是不會拿我的這匹戰馬出來作我們比武的彩頭的。」

迷當大王可不笨,當場拒絕。不是他怕比武輸了,而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把自己的戰馬讓出去。

「呃,這個……」兩位氐羌族的大王,不禁相視一眼,臉有難色。

這個時候,賈詡卻已經看出了,馬超請求取代文丑出戰,又提出了彩頭,原來是打迷當大王的那匹戰馬的主意。賈詡是謀臣,對於座下坐騎的事卻不會太過熱衷,再說了,憑他那弱質彬彬的樣子,也不適合騎乘那些性情暴烈的戰馬。不過,他自然也知道一匹千里馬對於一個武將的意義。他知道,馬超如此,一定有著馬超自己的原因。

「馬超將軍,你過來一下。」賈詡招呼馬超一聲,著馬超過來說話。

待馬超到了其跟前,賈詡才壓低聲音道:「馬超將軍,怎麼?迷當那匹戰馬,有著什麼過人之處?你真的要拿出那些糧食做彩頭?」

「賈軍師,此馬跟呂布的赤兔馬一樣,都是草原的野馬群的野馬王,神駿異常,幾可與赤兔馬比肩。這樣的千里馬,對於我等征戰沙場的武將而言,意義是絕對非凡的。」馬超低聲解釋一下道:「至於糧食的,由我馬超負責,當然了,我不會輸的。」

「這樣啊……」賈詡聽了馬超的話,也不禁扭頭望向那匹已經馳到了迷當身旁的神駿白馬,果然感到其馬的不凡。就如此刺咧咧的站在那兒,便有幾分瞟緲天下的王者氣勢。

論到主意,賈詡的心裡,要比馬超多得多了。他拍了拍馬超的肩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