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五章擺陣勢

第三百九十五章擺陣勢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5-21 10:14  字數:5607

張飛來到了秭歸縣兩天了。

但一時之間,張飛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才可以攻破攔在前方,阻擋他向益州進攻的長江峽口。

隨軍的馬仲常,馬家五良,馬良、馬謖的二哥,他面對這樣的情況,也是無計可施。

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有多少軍馬就可以解決得了的事,就算你有千軍萬馬,面對這樣的地形地勢,你根本就上沒有辦法展開攻擊。

人家的關寨,就設在路上,設在一個只能供一兩人通過的山道上,莫說沿山道的山崖峭壁上面,還有著益州軍了,就算能讓新漢軍安然的殺到這關寨之外又如何?一兩個人一起上前去攻擊人家的關寨嗎?人家一塊大石就砸死你丫的了。

兩天之後的時間,黃祖總算來到了,還有一支洞庭湖派來支援張飛的水軍,當然,順便還運送來一批武器裝備。

秭歸縣官衙,聚滿了一堂軍將。

張飛有點按耐不住,有點焦躁的道:「黃祖將軍,各位將軍,你們來得正好,現在的局面有點難以打開啊。快來給本將軍合計合計!」

黃祖卻是似有點無可奈何,似有點不太情願的攤攤手道:「張將軍,你這可要讓黃某為難了,向我問計,還不如向馬先生問計呢。說真的,如果黃某有辦法可攻取益州軍的關口的話,當年黃某便早已經打通了入蜀的通道了。若是那樣的話,當初的荊州軍,也早已經殺進益州。用不著後來……」

黃祖現在,其實也並非是真心的想為新漢朝效忠。他只答應劉易,為劉易鎮守江夏。還沒有心理準備要為新漢朝征戰。不過,現在他屬於張飛管轄,不好不聽張飛的調令。如果之前,不是張飛親自寫信調動他,而是孫乾或者是伊籍要調動他,他或者會找一些借口推掉,隨便說自己病了,也不會率軍趕到秭歸縣來,起碼不會親自趕來。

當然了。黃祖的心裡,或者還有點懷念劉表,可是,他也算是一個識事務的人。他的心裡也明白,劉易能夠如此待他,的確也算是一種恩惠。他也不能太過讓劉易寒心。尤其是,他知道張飛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劉易或者都會考慮一下他的心思問題,不會讓他太過為難。可張飛是絕對不會考慮他的什麼問題的。調動不了他,萬一張飛因此而著惱,日後他可能就不會管什麼的三七二十一,極有可能先斬了他再說。張飛要殺一個人。誰敢說就一定能攔住?黃祖自問不是張飛的對手。

「黃祖將軍,你不要謙虛,我聽不少人都說了。黃祖將軍你擅於用兵,有勇有謀。作戰勇猛,起碼。要比俺這個大粗人的腦子來得好使。具體的情況,你應該也知道了吧?說說看,以我們目前的情況,要如何向益州進軍。」張飛似就要抓住了黃祖似的,非要黃祖給他出謀劃策。

呵呵,以張飛的性子,他倒是想直接揮軍殺過去,但是,現實的情況就那樣,他如何殺過去?所以,不得不按耐著性子。

「黃某有所了解……」黃祖無奈,只想勉為其難的想了想道:「張將軍,其實,從我們荊州,一路向益州進軍,像我們目前的關口,應該還有不少,想要一路殺進去,我看……幾乎是沒有可能的。」

「呃,沒有可能?就算沒有可能,我們也一定要殺進去啊。」張飛瞪了瞪大眼,似是不太滿意黃祖的說話。

「張將軍,攻城掠寨,奪取敵方的關隘,無非就是強攻、圍攻、偷襲、反間等等的辦法。」黃祖知道不讓張飛滿意,今天怕就不用走了,只好硬著頭皮分析道:「面對攔在我們面前的關口,強攻、圍攻明顯是不可能的,所以,唯有就只能從偷襲、反間等辦法上下功夫。」

「對對,這不是一般的城池關隘,強攻圍攻什麼的,根本是不太可能的。」張飛見黃祖果然有點想法,不由高興的催道:「那快說說,偷襲又如何?反間又如何?」

「偷襲,就是偷偷的摸進關去,想辦法能一下子殺到他們的關內,這個辦法,張將軍有沒有考慮過?能行嗎?」黃祖雖然知道襲城這個詞,可是,要如何襲城,他是沒有考慮過的,實際上,黃祖也不是什麼的謀士,他的智謀,並不會多張飛好得哪裡去,只是,要比張飛能多花點腦筋罷了。

這些辦法,只要是領軍的統將,面臨張飛現在的狀況,早就第一時間就會考慮到這些辦法的可行之處,是否可以採用哪一個辦法了。

「現在的益州軍,他們的警惕性太高了,想要偷襲恐怕不太可能,就算是想繞去偷襲,也沒有別的路可以殺到那關內啊。」馬仲常介面道:「我們早就向當地的百姓查探詢問過,他們都說,除了沿長江的這一條路之外,他們還真的找不到有路可以直接繞到那長江峽口之內。我們從洞庭湖新漢軍當中借來的山林特種將士,他們也探過路了,我們的軍隊,根本就不可能翻越那些山嶺繞過去。」

「偷襲不可能,那就只有用反間了,是否可以聯繫得到那關口的守將?是否有可能勸降他們?」黃祖道:「如果能勸降其守將,那麼我們不用打,便可以奪取前方的關口。」

馬仲常搖搖頭道:「這個也不太可能啊,我們的人,根本就難以和益州軍的守將接上頭,他們現在,根本就不會讓人入關,但凡是接近他們的防禦區域的,全都殺無赦。」

「唉……那麼這就難辦了。」黃祖也無辦法的搖頭,沉默下去。

「哦,對了,洞庭湖方面來的援軍是誰統軍的?」張飛醒起,洞庭湖新漢軍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