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三章懦弱的劉璋

第三百九十三章懦弱的劉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5-19 07:56  字數:5503

張飛粗中有細不假,但是,以他的性情,還不至能夠考慮到什麼天下大勢,新漢朝現在局勢的事。¥℉,

所以,對於早前已經收到的情報,說益州、漢中及西涼、北方異族的事兒,他並不覺著有什麼,心裡淡定得很。在他的心裡,這根本就算不上什麼的危機,大不了就是兵來將擋而已。

這天,他在尋思著,要如何再納一個小妾的時候,便有人來傳,伊籍與孫乾來了。

他向來較為尊重讀書人,趕緊前往迎接。

那個,孫乾本就在江陵,江陵許多的民政事務,都由孫乾主持的。他與伊籍,一個主持襄陽的政務,一個主持江陵的政務。

對於孫乾這個老實巴交的文人,張飛向來尊重,對其言聽計從。

在把兩人迎到了家中廳內,張飛就大大咧咧的道:「兩位先生,今天吹了什麼風,把你們都吹來了?」

「主公有命令下來了。我陪伊先生一起來看看。」孫乾先道。

「嗯,主公命令翼德你繼續對益州劉璋用兵,著你儘可能的向益州推進,希望你可以給益州劉璋帶去壓力。吸引他的注意,牽制住他的軍馬。」

「呸!劉璋那賊,他還當真的敢與我們新漢朝作對?當真的與漢中張魯那賊人聯手了?對,還有西涼的那些賊人?北方的烏桓異族?」張飛聞言,怒喝著拍桌道:「看我為把他的腦袋砍下來當夜壺!兩位先生,張某馬上去點起兵將,殺進西川去!」

「咳咳……」孫乾無奈的咳了幾聲。無奈的止住似衝動的張飛道:「翼德將軍,稍安勿躁。何必如此動氣……那個。劉璋他不是一直跟我們作對么?」

孫乾反反白眼,心道你張飛如此能。早前奪回西陵、夷陵還不是要打了這麼久?入川蜀道,有如天梯,人畜難行,你張飛現在就能飛進西川,把劉璋的頭顱取來?

「啊?哈哈,對對,我們從長計議,從長計議……」張飛摸摸大頭,一屁股坐了下去。

這個傢伙。遇事就喜歡咋咋呼呼,都形成了一種習慣,似乎不放幾聲恨話,心裡就不痛快。當然,事實是他一聽到,又要出兵打仗,使得他納妾大計直接破產,心裡不痛快呢。這個,他已經不是只是尋思。而是真的對娘子說了,他的大耳朵都幾乎被那有點潑辣的娘子擰了下來。他好說爛纏,總算說服了娘子,讓娘子點頭同意了。因為這事。他心裡又想到了劉易,有點羨慕劉易那個小兄弟,想著怎麼自己那兄弟都取了那麼多的女人。不見他的耳朵被擰掉?這真真不公平啊。

嗯,說到這方面。因為劉易所帶來的那蝴蝶翅膀的煽動,使得張飛並沒有如歷史上的那樣搶來夏侯淵的侄女兒為妻。歷史上。張飛在古城與劉備相遇之後,再與汝南城的劉僻合兵在一起,曾在一段時間之內,佔據著汝南城。那個時候,因為曹操正在官渡與袁紹大戰,一時沒能理會在汝南的劉備。但又擔心劉備會偷襲許都,所以,就派了大將壓制劉備,與劉備軍對持。

當時,夏侯淵就被派到了豫州汝南。就是那個時候,隨叔父到了汝南的夏侯涓,因其外出被前來探索敵情的張飛碰到,被張飛直接捉走,最後她被張飛霸王硬上弓,就成了張飛的妻子。關於她的事,後來夏侯淵在定軍山被黃忠所斬,她要求埋葬夏侯淵這個叔父,後來夏侯淵之次子夏侯霸逃到了西蜀,也獲得了庇護。這些,都是因為張飛之妻夏侯涓的關係。

但是,這一世,張飛並沒有搶得夏侯涓,而是在孫乾的張羅之下,娶了江陵一戶人家的女兒。亦是一戶屠戶之家,家境不錯,那女兒,也不錯。與張飛可以說是門當戶對。同樣的,那女人,也一樣有著一個浪漫情懷,生於屠戶之家,卻精通一些書詩畫樂。這才讓張飛對她極為喜愛。

「翼德將軍,依你看,我們現在,有沒有機會直接殺入西川?」伊籍問。

「伊先生……」

對於這個問題,就算是向來滿嘴跑炮的張飛,也不敢亂說了。他想了想道:「伊先生,不是我張飛無能,而是,現在的入川棧道,已經被劉璋軍嚴防死守,被他布下了重兵。就算是我軍能以一擋十,在短時間之內,怕也難以攻殺入川。」

「真的沒有一點辦法嗎?」伊籍有點不甘心的問道。

劉易的命令,並非是死命令,只是要求他們如此,卻並非是要他們一定將劉璋的數十萬大軍牽制住。他們荊州方面的軍隊,想要攻擊入川,短時間內如果做不到的話,那麼,又如何能牽製得了劉璋的軍隊呢?要知道,劉璋軍要守住入川的險要蜀道,並不必要派駐大派的軍馬,就只需要守住那些險要的山道便可。如此,劉璋那真正的主力大軍,就有可能與漢中張魯合力在一起,進而穿過西面的山嶺,殺進西涼,進而再與西涼的諸侯及異族合兵。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極有可能會給新漢朝帶來很大的威脅。

現在,伊籍倒不怕西川劉璋揮軍殺到荊州來,就怕他死守蜀道,然後在西涼做文章。

劉易在信中,也明確的對他們荊州方面的軍將謀士談到了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所以,才希望荊州方面,能夠極大可能的吸引住劉璋的注意,讓劉璋不敢輕易的將自己的大軍調到西涼去。

所以,荊州方面,就得要給益州施加壓力,讓劉璋迫於防守,不敢輕易的直接參与到與新漢朝的正面攻戰當中。

「辦法不是沒有。」張飛黑著臉道:「那就是強攻,不要顧及我軍的傷亡代價,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