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二章關羽、張飛的那點事

第三百九十二章關羽、張飛的那點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5-19 07:56  字數:6488

命令很快下達下去,最先最快接到命令的,自然就是荊州襄陽方面。

關羽一手握著春秋,一手端著一碗水,神色認真,似正在沉索著春秋大義。

「二哥,外面來了快吏,送來了主公的情報及命令。」一個端莊嫻美的婦人,她笑盈盈的走到了關羽的面前,伸手把關己手上的春秋拿下,直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帶點嗔怪的味兒道:「看你,現在都夜了,這書一共才有多少字?還整天端著,難道,人家還比不上你的這本破書?若不是有快吏來了,人家被吵醒,你是不是又打算在這坐一晚了?」

「呃,不、不是的,蘭兒……」關羽有點臉紅,神色間有點不太自然,但本就是紅潤的臉色,卻顯不出他的臉紅了,也看不出他的那點不自然來。

這是關羽在襄陽城內居所的書房當中。蘭兒自然就是梁蘭了,他當年護著她「千里走單騎」,結果最後卻成了他的女人。當初在古城,托劉僻他們將梁蘭送到洛陽,不久前,劉易已經命人將梁蘭送到了關羽的身邊,並且還另外寫了書信給伊籍、陳震,讓他們為關羽操辦一下親事。所以,現在的梁蘭,已經算是關羽的正式的名正言順的妻子了。

嗯,這個,亦是劉易想讓關羽儘快的安下心來,特意讓伊籍、陳震把關羽與梁蘭的事給落實下來。如果沒有人給關羽操辦這樁親事,劉易敢肯定,以關羽那死要面子。又木納的性格,他與梁蘭最後是否能走到一起還真的是一個未知數。想想。人家梁蘭的一顆芳心都全系在關羽的身上了,可是。關羽那獃子,卻不懂如何慰解人家姑娘,這豈不是要叫梁蘭傷心?女人都是善變的動物啊,哪怕她不會對關羽變心,可是,當她們心頭裡的熱受,卻遭到了潑冷水的話,以女人的矜持,怕還真的會在負氣之下。由愛生恨。所以,劉易才會特意的寫信給伊籍和陳震,讓他們儘快落實關羽的事,讓兩人可以堂堂正正的生活在一起。

還別說,劉易的擔心並非是無的放矢。關羽雖然說對梁蘭也愛極,可是,他卻不懂如何表達,每次都是要梁蘭主動。現在,他們在一起都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是,關羽依然還是一想到要與梁蘭同床共枕就似有點不太自然的樣子。平時,也會有意無意的躲避著。最好的躲避方式,就是挑燈夜讀。端著春秋坐一夜。

不得不說,劉易讓兩人成親是一個非常明智的做法,正因為他們成了親。成了正式的夫妻,所以。梁蘭很快就進入了角色,主動的向關羽尋求安慰也理所當然。不會感到有什麼的不好意思。否則,梁蘭怕還真的不敢那麼的主動。

梁蘭也是一個冰雪聰明的女人,已經看出了關羽這個與一般的男人的不同之處,對於男女之事,他絕對不會主動索要,所以,一切得要她主動一些。嗯,有時候,她還真的有點惱那春秋,真的不太明白,自己的男人為何總要拿著那書簡當成了兒子寶貝一般。她也曾偷偷的想過,想把關羽的那春秋拿去一把火燒了,可這也只是她的心裡想想罷了,沒敢真的那樣做,生怕關羽生氣不理她了。

有一點,兩人雖然成了夫妻,但是關羽卻堅持梁蘭稱他的名字或二哥,不准她叫夫君什麼的,否則他就要生氣。對於此,梁蘭不敢拂逆,隱隱的明白到,關羽的心裡,可能還是因為她原本是劉備的女人而心裡有點慚愧。特別是,現在劉備已經亡之後,關羽娶了梁蘭,恐怕他的心裡有一點自覺對不起劉備的念頭。所以,在夫妻間的稱呼這個問題上,梁蘭才順著關羽的意思。

現在,梁蘭也察覺了自己與關羽做出這樣的親密動作,這獃子肯定是有點不自然了。不過,看到美人在懷關羽依然一本正經的樣子,梁蘭就覺有點好笑。她就是喜歡關羽這種帶著點呆的正經樣兒。

「哼!什麼是不是的?人家在房裡等你,你先去看看主公送來了什麼的情報及命令吧。快去吧,別讓伊先生及等了。」梁蘭伸指點了一下關羽的紅臉,這才離開了關羽的大腿,嗔笑著道。

「伊先生來了?」關羽霍地站起,沖梁蘭禮貌的拱手道:「夫人,你先回房,等我見了伊先生,看他帶來了什麼的命令再說。」

「嗯,快去吧,正事要緊,對了,平兒從三叔那裡回來了,可能也有什麼事也說不定。」梁蘭道。

「知道了,以後,讓他們直接來向我通報,就不用夫人你代為通傳了。」

「嗯,人家這還不是被他們驚醒才來看看,順便給你傳話么?」梁蘭解釋了一下,她知道,男人的事,以後自己還是不要多管了。

平兒自然是關平了,關羽收的義子。早前,關羽特意派他去給張飛打打手下,歷練歷練他。儘管關平只是關羽的義子,但是心裡卻視為親生一般,並沒有因為與梁蘭成了親,將來會有自己的孩兒而疏遠了關平。關羽不但傳關平武藝,還儘可能的栽培他,希望他能早日成才,能夠獨擋一面。

關羽揮揮手,讓梁蘭先回房,他整了整衣衫,走出了快房。

的確已經夜了,今晚沒有月色,但天空繁星點點,特別的清晰。

關羽望了一眼天空,心裡感到特別的平靜及滿足,自從當年與劉備、張飛結義,一起起兵到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了,似乎就只有近段時間過得最為踏實,這種有家的感覺,關羽很久都沒有感受到了。不知道朝廷又有什麼的命令送來?對於益州、漢中以及關外異族的事,關羽自然知道了。但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