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七章繼續與你做姐妹吧

第三百八十七章繼續與你做姐妹吧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5-15 04:08  字數:5571

留在洛陽坐鎮,可公私兼顧,是好事,剛開始,劉易也挺享受這樣的生活。⊙,可是,現在對於陪自己女人的事,卻讓劉易感到有點公式化了,已經對這樣的安排感到有點不耐。

嗯,陪她們在一起,劉易不會厭倦,可是,陪著她們省親什麼的,就讓劉易覺得不太對勁了。這樣有安排的人情往來,公式化的探望,慢慢的讓劉易覺得很難感受得到那種應有的人情親情的密切。

畢竟,劉易的身份擺在這裡,哪怕對自己的女人,劉易一視同仁,她們亦能感受得到劉易對她們的那種關愛。但是,她們的娘家的人,卻未必會如她們心裡所想的,會真的如一般人的那樣,視劉易為他們家的親人啊。

反正,劉易每到她們的娘家,她們的娘家人,都對劉易畢恭畢敬的,一個個如臨大敵,小心翼翼,生怕會在劉易的面前說錯話。然稍為大膽一點的,卻是拍馬奉承。

除了極個別的,他們都不是把劉易視為他們家的親人,而是將劉易視為主上,視為可以巴結獲得好處的人。當然,暫時來說,新漢朝風氣的問題,他們不敢明目張胆的向劉易索要好處,可是,劉易知道,如此長此下去,肯定會滋生出一些不好的**事件來。

劉易計劃,找一個時間,將自己家裡的女人都集中起來,開一次家庭會議,讓她們注意一下這方面的情況,陪她們回家省親什麼的事,就暫時不要了。如果她們想回家看看。可隨意,若她們的娘家人。有事或者是真的當自己也是她們娘家的親人,可以直接來劉府見自己。沒有必要讓劉易陪她們一一回家去探望了。這樣的安排,真的不太合理,浪費劉易太多的時間。

實際上,家裡的女人如此安排,應該是想讓家裡的女人,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可以和劉易單獨獨處一個下午,可以讓她們和劉易單獨做一些平時不能與劉易一起去做的事,說一些平時在一起不好說的話。讓家裡的每一個女人,都能夠享受感受到與劉易單獨在一起的時刻。可是。劉易認為,如此太過刻意,太過著相了。

事實不用安排,家裡的女人,誰有什麼事,隨時都可以來找劉易,一旦安排好了,萬一誰有事,或者誰想要與劉易一起。卻有所束縛,可能就會誤了事。

家裡的規矩得要有,一些安排也可以有。但是,限制大家自由的事。還是不需要了。

劉易見丁夫人如此,便知道她肯定是有點自己的私事,可能是因為什麼不好說。所以才會欲言又止。

「夫人,我們都已經是老夫老妻了。在一起也有好些年了吧?怎麼你看上去,有事想瞞著我似的?不方便跟夫君說么?」劉易撫著丁夫人的纖腰問道。

「我、我……」丁夫人埋首劉易的胸膛。吞吞吐吐的道:「夫君,我、我說了你可不要生氣哦。」

「呵呵,怎麼會呢?這些年你跟了我,讓你受委屈了,在家裡,沒有你當初在曹家那麼自在吧?」劉易隨意的打趣她道。

「你說什麼呢,人家的心都在你身上了,還說什麼曹家?」丁夫人輕捶了劉易的胸膛一下,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的情況,除了你,哪個男人一碰人家就感到噁心。連曹操都沒能佔到人家的便宜呢。」

劉易暗自失笑,想起當初與丁夫人相見的情況,以及了解到了她的實情之後,劉易現在想起來都覺好笑。一個散發著威嚴的美婦人,擰著曹操的耳朵走了,嗯,可笑的,曹操一碰她就被扇耳光……

「是想娘家了?」劉易自然記得丁夫人娘家的事,她並非是沒有娘家的,只是對娘家還心有怨懟罷了。

「嗯……」丁夫人默默的應了一聲道:「我那該死的爹去了……是憲兒告訴人家的,已經有三年了。現在的丁家,已經破落了,曹操也早中斷了對丁家的接濟。」

「哦?那你想怎麼樣?」劉易柔聲問。

就知道,家裡的女人,安排她們分別與劉易探訪她們娘家的事,肯定會引起不少女人的心思。像懷內的丁夫人,便是一個例子。

話說,自己家再為好,都是自己的家啊。丁夫人嫁入曹家到現在,已經有十多二十年了。她以前,或許對那個家的印象非常不好,得不到作為一個家的應有的溫曖。但是,現在這麼多年都過去了,丁夫人的心魔也被劉易化解了,尤其是像她這樣善良的女人,她不可能真的把親情全都拋棄忘懷。她看到身邊不少的姐妹,都可以讓劉易陪著回娘家看看,她的心裡,又怎麼沒有想法呢?

「人家對這個家沒有一點好感,特別是對於那個畜生……不過,他畢竟是人家的生父,現在人都去了,我也沒必要再懷恨他什麼了。所以,人家想、想……」

「好了,別吞吞吐吐了。想怎麼樣就直說,為夫什麼時候不聽你們的?」劉易親了她額頭一口,催道。

「我想,有機會,想去給他上一柱香,就算是報了他的生育之恩,從此,人家的心裡也安了。另外,這麼多年了,我娘去的時候,人家還小,一直都沒有去給我娘的墳上過香,所以,順便想祭拜一下我娘。」

「啊?這事啊,你娘家是在譙縣是吧?那可是曹操的勢力地盤啊……」劉易一聽,還真的有點為難,這麼遠,不似娘家在洛陽附近的女人,當天去可以當天回的。

「夫君,人家不是說現在便要去,只是這段時間,人家的心裡的確常常想著這件事,偶爾,人家還會夢見我娘了。所以,只是想跟你說說,等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