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四章看現場表演

第三百八十四章看現場表演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5-13 09:39  字數:5696

「你知道不知道,因為這事,我跟我姐最近見面都有些彆扭,這些都是讓你害的。,」軒轅青似非常不滿的對劉易道。

「這、這怎麼能怪我呢?是你姐姐逼著我要讓我給你說一門親事的啊。」劉易一臉委屈的道:「你想想啊,長姐為母,你現在,似乎也年紀不少了,你姐為了你的終生大事考慮,那也是正常的啊。而在洛陽,你姐能相信的人,不就是我么?她托我跟你談一門親事,我能不談么?」

「跟你說的不是這個,別總像是很委屈的樣子。」軒轅鳳橫了劉易一眼:「你、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問了我姐,她根本就沒有與你說。」

軒轅青這段時間,與姐姐軒轅鳳見面都有點彆扭。但她現在審問劉易,卻並非是因此事而要向劉易興師問罪,她而是要找一些話題,想跟劉易說明一些什麼,但是,具體的是什麼,她自己卻也不太清楚。

那個,其實說白了,她的心裡,應該是想對劉易說明,她最近想的人是劉易。只是,她暫時應該還沒有太過清楚自己的內心情感的問題,而且,就算是清楚,她怕也不好直接向劉易表白的。所以,她潛意識之下,借另外的一些事兒,想讓劉易明白她的心思。

嗯,有一點,軒轅青倒還真的沒有考慮過,沒有考慮過她是司馬如煙的小姨,她與劉易是否合適的問題。在軒轅青的心裡,或者說,她的性格。她本就是一個獨立特行,敢愛敢恨的人。雖然她這輩子。還沒有真正的愛過誰。可是,從她與姐姐軒轅鳳的那點事兒當中就可以看得出。只要她覺得喜歡,就會去做。

「你與你姐的那事兒啊……嗯……」劉易看了看軒轅青,一時不知道要如何說下去了。

「說!看你是不是真的知道!」

「真的要我說?」劉易有點心虛的道。

「廢話!要不然,我才不會與你來這裡喝什麼酒呢,這事兒,鬧得我心裡不舒服,看你是不是真的知道還是故意作弄我,讓我不安心的。」軒轅青嗔怒的催道。

「好好……」劉易舉手作投降狀道:「我實話實說,我真的不知道。當真,我只是猜想的,誑你的。」

「真的?」

「真!珍珠都沒這麼真。我其實什麼都不知道!」

「啊?你這混蛋!害我去跑去責問姐姐了,問她怎麼能把那事告訴你了呢,害得我這些天都不知道怎麼跟姐姐相處才好。」軒轅青見劉易不似是說假話,她還真的有點生氣了。這個混蛋,居然騙得她以為自己與姐姐的那種羞人的事讓他知道了,害得她這些天都覺得有點沒臉見人。

劉易低下頭沒接話。不過,此刻。劉易反倒有一種與軒轅青在打情罵俏的感受。

軒轅青見劉易不說話,卻似不想放過劉易的樣子道:「你說你猜的?你猜什麼?猜到了什麼?跟我說說。」

「啊?這不要了……」劉易弱弱的道。

「要!」

「真要我說?」

「說吧。」

「說了你不生氣?」

「不生氣!」

「好……」劉易心裡暗笑的望著氣鼓鼓的軒轅青道:「那我可要說了,若當真的讓我說出了真相,你可別真的生氣才好。」

「你說不說!」軒轅青作勢要拿酒杯擲劉易。

「當時。我跟你說了要為你說一門親事的事。你雖然嘴上說著反對,可是,你的心裡。肯定動心了吧?當時,我也跟你說了。這世上,哪個男人當真的不想娶?哪個女人當真的不想嫁?這婚嫁。只是世人常事,實際的,因為男女都會寂寞,特別是女人,寂寞起來更難耐,女人更需要一個依靠。當時,你可能是心有所想,不小心說出了,是問我你與姐姐事都讓我知道了?我當時,什麼都不知道,只是順著你的意思來說,只是想說服你能答應讓我為你尋一門親事。嗯……你跟著就羞赧的躲了起來……是吧?」

劉易說著,頓了一下,不待軒轅青點頭,繼續道:「因為我說我知道你跟你姐姐的事,你就如此羞怯,居然逃了。嘿嘿……我就想,你們之間會有什麼事能讓你如此嬌羞呢?那肯定就是……你跟你姐姐平時肯定就是在一起互相慰解寂寞。嗯,對吧?」

「對對什麼?呸!我們姐妹有什麼寂寞的?只是平時在一起互相聊聊話兒罷了。你就是這麼想的?」軒轅青聽著,覺得不對,覺得劉易似乎還是沒有說出實質性的東西。什麼在一起互相慰解寂寞?那這個傢伙,他到底有沒有當真的知道自己與姐姐的那種羞人的事兒啊?

在軒轅青的心裡,她一方面,很想劉易就只是這般想,沒有想到其中的更加真實的事兒。希望劉易所說的,所謂的互相慰解寂寞,就只是在一起說說話兒,互相安慰。如此的話,證明劉易真的沒知道其中真相,不知道她與姐姐的事。這樣,她就可以跟軒轅鳳說明,是她們自己多想了。

可是,另一方面,她的心裡,似又暗暗的希望劉易能夠真的知道。起碼,就算劉易說是猜想的,也想劉易能夠猜想得到更加深入一些。因為,如果劉易能猜到,能說出自己與姐姐的那一點事兒,如此,就等於可以徹底的將她身上的那一層遮羞布給扯開,完全證實她的確是寂寞。嗯,有一點破罐破摔的心態,那就是若是劉易當真的猜到,認為自己就是一個寂寞的女人,一個可以為了慰解寂寞,能與姐姐做那些羞人的事。如此,她或者可以將自己心底的那一份羞怯完全放下,然後,向劉易表達。自己這些天想著嫁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