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六十二章意外的援軍

第三百六十二章意外的援軍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4-29 06:02  字數:6725

袁紹死前的喊話有沒有人聽到不可而知,此刻的皇宮內,已經完全陷於火海,縱使有太史慈、史阿等人在高聲喊話,指引著被困於火海當中的人,可是,依然阻止不了皇宮內的混亂。

火燒到眉毛了,誰還會聽指揮,他們有如無頭蒼蠅一般的亂竄。

一聲聲凄厲的慘叫,一個個火人在掙扎著,這一場大火,還真的不知道燒死多少的軍民。

太史慈面沉如水,眼內隱隱流露出一種不忍的眼光,可是,在這樣的局面之下,他還真的愛莫難助。唯有就是盡自己的可能,儘快的疏流皇宮內的軍民離開皇宮。

且說離鄴城約十多二十里的西面,趙雲與秦仁、蘇由等將,已經飛快的趕到了離岳城鎮還約有三、四里之遙,借接近岳城鎮的那一片丘陵地帶藏身,沒敢馬上就趕往岳城鎮。

趙雲從毛城趕到邯鄲,詐開城門,再到鄴城,一路到現在,這個過程多少都有點饒幸的味道。扮毛城潰軍,詐開邯鄲城城門,再扮袁軍,入鄴城直達皇宮,又扮袁軍與城外的袁軍交涉,終也勸降了袁軍大將蘇由。但現在,不可能再扮袁軍詐開岳城鎮的城門了。據蘇由所述,岳城鎮的袁家,根本就不可能讓別的軍馬靠近,就算是蘇由、秦仁等袁軍軍將靠近,可能也會遭受到岳城鎮袁軍不由分說的攻擊。

所以,趙雲覺得,暫時不能打草驚蛇,不能讓岳城鎮的袁軍提前發覺自己等人的軍馬。否則,想要儘快攻取下岳城鎮。營救出在岳城鎮來的袁軍軍將的家小就困難了。最讓人可慮的是,萬一岳城鎮的袁軍知道了情況不對。馬上要對城內的袁軍軍將家小下毒手就麻煩了。

因此,趙雲認為,不動則已,一動,就要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舉奪下岳城鎮。

趙雲與一眾袁軍降軍將領,在一個背向岳城鎮的山坳當中相聚商議,看看誰有辦法攻取岳城鎮。

「趙將軍,岳城鎮有兩三萬袁軍。都是袁紹最為死忠的軍馬,另外,還有數目不明的袁家死士。再加上,岳城鎮已經被袁紹派人加固加高了城牆,還有其地勢的關係,我們想從正面攻襲,攻下岳城鎮,怕是沒有希望啊。其東面,面向平野。一目了然,我軍怕還沒有殺到,岳城鎮內的袁軍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我們倉促前來。根本就沒能攜帶攻城器械,正面強攻不可取。」蘇由首先道。

「嗯,趙將軍。其南面及北面,都是一些地勢較為險要的山石地帶。我們的軍馬也不易展開。想要在短時間之內奪下岳城鎮,我看……」秦仁也面有難色的道。

趙雲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蘇由與秦仁所說的,都是一些現實的情況,肉眼可見的困難。至於岳城鎮的另一面,便是靠著那湖澤的一個方向,整個岳城鎮,便是由三面城牆,圍著一片緊靠湖邊的一個小城。不管是從哪一個方向攻擊岳城鎮,現在都沒有具備這樣的條件。

「趙將軍,雖然我等的家小都有可能被看押在岳城鎮當中,但是,末將認為,如果能夠封鎖這裡與鄴城的消息,讓岳城鎮的袁軍一時半刻難以收得到袁紹的命令,我想,我們的家小在岳城鎮應該還是安全的,要不,我們就先隱伏在這一帶,等待時機,若有機會,就馬上偷城,若沒有機會,要不,就等到新漢軍的大軍殺到,到時候,再給予雷霆一擊,如何?」蘇由想了想又道。

「我倒沒關係,對於我們新漢軍來說,岳城鎮什麼時候拿下都是一樣的,關鍵是你們在岳城鎮里的家小。」趙雲不置可否的道:「問題是,你們就能確定岳城鎮的袁軍不會對你們的家小動手?現在鄴城大變,袁紹已經是窮途末路,你們誰敢保證,袁紹沒有什麼辦法在他死前給岳城鎮的袁軍下令?」

「呃,這個……」蘇由關己則亂,畢竟,岳城鎮之內,被看押著的是他們的家小,他還真的不敢保證是否會有意外。

「對了,趙將軍,新漢軍的大軍,什麼時候才能到?」秦仁忽然問道。

「最早怕得要今天晚上……」趙雲沒有隱瞞他們,道:「昨夜趙某隻是帶了數百人馬帶著袁熙來到鄴城,那時候,趙某的騎軍才剛剛開始繞過毛城,嗯,對了,其實,毛城還在辛評與韓猛的手中,我們並沒有攻取。」

「啊?毛城還沒有讓新漢軍拿下?」

秦仁與蘇由聞言都神色一愕,都感到無比的意外。他們真很難想像,為何毛城還沒有被新漢軍攻取,而毛城之後的邯鄲城卻先被新漢軍攻了下來。

「我們的目標,只是邯鄲、鄴城,那毛城,四面難攻,要比這岳城鎮更險要得多了,要強攻下來,我軍必然要承受很大的傷亡。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硬仗,我們新漢軍從來都不會打。怎麼?有意見?」趙雲淡然的道。

「啊?不不,我等只是……嘿嘿,只是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的罷了。」秦仁趕緊搖頭道。

實際上,秦仁在鄴城皇宮當中,之所以願意向趙雲投降,那是因為他認為新漢軍的大軍已經殺到了鄴城,並且已經攻破了鄴城,袁紹的大勢已經去。所以,識事務者為俊傑,不投降還更待何時?為趙雲、太史慈奪下了皇城城東門之後,城外已經圍滿了軍民,那種情況,秦仁也難以看得出是否是新漢軍的大軍也在其中,何況,當時的情況,秦仁也沒有來得及察看真正的情況。

「對了,那麼、那麼在鄴城內,有多少新漢軍的軍馬呢?」秦仁想了想又問。

「這個也不瞞你們,實際上,在鄴城當中。我們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