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三十二章漢人的自豪

第三百三十二章漢人的自豪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4-12 19:24  字數:5626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三國小兵之霸途》更多支持!

荀彧見劉易似陷入深思,只好合上嘴,靜等劉易表態。

他見劉易微微的點了點頭,他才接著道:「主公,有一點,臣認為主公一定要注意的。」

「哦?荀先生是指哪一方面?」劉易一時不明荀彧所指。

「是主公的出身來歷的問題。」荀彧說著,低下頭,有點惶恐的樣子,道:「主公,現在,我們新漢朝,上到朝廷百官,下到平民黎庶,人人佩服主公,人人敬戴主公,這一點,無可爭議,亦無可非議。可是,主公不要忘了,我們的新漢朝,畢竟有著先帝親系血統的少帝存在。就算少帝現在,已經搬出皇宮,到西山皇陵居住,少帝亦是真心實意的將帝位禪讓給主公,可是,這也難免會惹人非議。如果,單單是現在我們的新漢朝,這倒也沒關重要,但是,主公志在天下,要一統大漢江山,這個,林子一大了,就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哦?」劉易心頭一跳,不禁皺了皺眉道:「荀先生,現在是不是有什麼不利於我劉易的流言?」

「嗯,的確是有的。這些,在我們新漢朝新漢軍暫時沒能掌控得到的地方,在那些士林之間,已經有了不少流言。這個,主要就是針對主公的出身來歷而發起的流言攻擊。」荀彧小聲的道:「一般都是說,主公你看似忠臣。卻為偽君子,口口聲聲說匡扶漢室。但卻自己要篡奪皇位,讓世人所不恥。通過這些流言。不少名士,他們都在公開場合,明言不會歸順我們新漢朝,不會為我們新漢朝效力,除非,主公能真正的扶持漢室,不自立為帝。要不然,這就足以證明主公的狼子野心。」

「哈哈……」劉易聽後,不禁一陣大笑。腦里,不禁閃過了那哎呀岳父司馬徽,心裡懷疑,這是否是他利用自己在民間士子之間的影響力而發布的一些流言呢?

現在,明面上,能夠與自己爭奪大漢江山的人,怕就只有曹操了,而曹操,現在已經被自己打壓得動彈不得。早晚能滅了他。那麼,那個最終謀得這大漢江山的司馬家,卻一直在暗處。這司馬徽,卻是從他的觀象之術當中。早早就看到了他的司馬家能夠最終獲得這江山,但後來又看到了星象變異,他司馬家的氣運。被那異星所壓。

劉易從司馬徽安排司馬懿來洛陽來的事就隱隱可看得出,司馬徽這應該是想在暗中培植司馬家的勢力。這個。真的讓劉易有點可慮。

司馬家隱藏得太深了,且耐心也太過堅韌。現在,除了劉易這個先知先覺的後現代來的人之外,怕現在這世上,還沒有一個人能夠知道,最終這個大漢江山是被司馬家奪了去的。

現在,劉易也很犯難,拿不準是否要早早就把司馬懿這個小子殺了,一了百了。但是,現在這個小子,雖然聰慧,但卻並沒有什麼的錯事被自己抓在手裡,不好無故動他啊。司馬如煙這丫頭,雖然有了跟自己的孩兒,可是,卻也十非喜歡這個子侄。讓劉易也不好無故殺了司馬懿這個小子。那個,總不可能因為自己先知先覺,知道其以後是一個禍害,就在事還沒有發生的時候,先無故的把他弄死吧?

何況,司馬家之所以能最後奪得大漢江山,那可是要經過數十年的積累,最終方能成功的。如按歷史來說,司馬家要到265年由司馬炎從曹家手裡篡奪得大漢江山的。現在,才195年,離那個歷史時間,還遠著呢。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劉易心裡,就總有點擔心,畢竟,到了60年之後,自己不死的話,都80多年了,垂垂老矣,怕也不能掌政了。萬一這數十年當中,司馬家暗暗的積蓄了力量,朝廷軍政,被司馬家暗中所掌控,他們一旦造反的話,怕也不知道誰可控制他們啊。這個,才是劉易心裡最為擔心的。

當然,原來劉易能如自己所猜想的,自己修練元陽神功,可延遲衰老,甚至不老的話,那麼,那就什麼都不用擔心。只是,暫時來說,劉易也只是自己的一個猜測,只是從自己實邊的女人的身體情況隱隱有這種感覺。但凡是與自己有關係的女人,受到自己經常滋潤的女人,她們,都似不會衰老似的,哪怕年過四十,依然有如二十來歲那般青春迷人。但劉易總不能把希望放在這個事上吧?

現在,荀彧又為自己提了一個醒,讓劉易不得不重視起這個隱藏的司馬家來,要特別提防司馬徽對自己朝廷的滲透。

劉易大笑幾聲,心如電閃,對荀彧道:「不用擔心,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新漢朝,不比曹操的朝廷,更不比一般的諸侯勢力。區區一些流言,還傷不到我劉易的根本。說實在,對於那些所謂的名士,我劉易不是不重視,也不是不起用,但是,今時不同往日,我們新漢朝的教育事業,已經進入了正軌,我劉易始終都相信,由我們自己培訓出來的人才,更加適合發展我們朝廷,因為,他們更加明白我們朝廷的綱領,更加容易接受新思想,並更加容易受我們朝廷掌控。」

「嗯……主公說的也沒錯。尤其是主公常常掛在嘴邊的,我們朝廷官員的清廉方面,據荀某的了解,由我們培訓出來的官員,似乎更加自律一些,辦事更有效率,更加踏實。」荀彧對於這方面可謂最為發言權了,因為,許多官員,雖然並非他親自參與培訓出來的,但是,卻是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