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二十八章十里亭論政(上)

第三百二十八章十里亭論政(上)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4-12 19:24  字數:3542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三國小兵之霸途》更多支持!

樂進自然認得程昱,趕緊下馬施禮。

隊伍停了下來,荀攸卻沒有下馬車,甚至沒有掀開車廂車窗的窗帘跟程昱見面。

劉易不禁覺得有點奇怪,因為前方樂進跟程昱見禮,程昱跟樂進的說話,整個隊伍的人都聽見了,程昱是專門趕來這十里亭等荀攸,專門來這裡為荀攸出使洛陽送行來的。這個,人人都聽到了程昱的話,但是荀攸卻為何沒有馬上下車跟程昱一聚呢?反而裝作不知道的樣子。要知道荀攸與程昱可是好友,現在怎麼顯得有點生份的樣子?另外,讓劉易奇怪的是,程昱要給荀攸送行,他為何不在許都城內為荀攸送行?要先一步來到這十里亭等荀攸?

樂進返回馬車旁邊,躬身對裡面的荀攸道:「荀軍師,程軍師特地來為你送行,說有話想跟你談談,請荀軍師進亭子里一聚,你看……」

「不聚了,你請程昱先生回去吧,我們繼續前進,爭取今天趕到虎牢關前宿營。」荀攸沒有一點好友來相送的驚喜,反而是語氣冷淡的樣子。

「呃……荀軍師……」樂進有點為難的樣子,一時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公達老弟,程某備了一壺好酒,還請移一移尊駕,前來一聚如何?」程昱從馬上取下一個酒壺。揚起來大聲叫道。

馬車當中,一陣沉寂。許久,才掀開馬車簾。荀攸慢慢的走了下來。

樂進一揚手,命士兵散開,護住小亭子,然後對荀攸道:「荀軍師,樂某先到前面探路,你跟程軍師慢慢聊。」

他說完,走到了自己的戰馬,飛身上馬,帶著數十個士兵往前面去了。

劉易與三女。是扮作荀攸的親衛的,他想聽聽程昱與荀攸說什麼,便故意上前護住荀攸,然後站在亭子的外面,如此,便可聽得清程昱與荀攸說什麼。

「程昱先生,我們還有什麼可談的?荀某才疏學淺,可不及程先生你那麼足智多謀啊。」荀攸先行走進了小亭子,站在裡面。背對著程昱道。

「呵呵……」程昱卻似不以為意的樣子,拿著酒壺,走到了亭子當中的石桌旁坐下,又從懷內掏出兩隻精巧的銅杯。分別倒了兩杯酒,坐下對荀攸道:「公達老弟,你我之間。何時變得這麼生份了?嗯,我猜猜。你肯定是因為上次我為主公所獻的那絕戶計而生我氣了吧?哈哈,這不。主公沒有採納我程某的計策么?來來來,咱們也有好些天沒有在一起好好聊聊了,今天,咱們就開誠布公,有什麼心裡話,都說出來,說了後,你如果再生我氣,要跟我程某絕交,我也認了。」

「哼!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的?」荀攸氣呼呼的樣子,也沒有轉身,一屁股背對著程昱坐下,顯得有點小孩子氣的樣子。

「好了好了,來來,這壺酒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好酒哦,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了,你愛喝不喝。嘖嘖,好酒!」程昱推了一杯酒到了荀攸的旁邊,然後自顧的小喝了一口,發出一聲輕嘆,似乎很美妙的樣子。

的確是好酒,劉易在亭子外都聞到了那異常醇香的酒香。

「女兒紅?」荀攸終於有點動容,轉過身來,一下子端起酒杯聞著杯里的酒道:「最少有十年了吧?」

「嘿嘿,五十年!」程昱嘿笑一聲道:「咱們許都城裡,不是對所有地窖都進行登記管理么?我們的人發現了一個酒窖,找到了一壇好酒,我就分到了這麼一小壺。」

「行啊,居然瞞得這麼緊,我居然沒有聽到一點風聲。」荀攸似有點不滿,但是神色卻似很享受的喝了一小口,似不捨得一口喝下那一小杯似的。

「軍中多酒鬼,他們搜出來的好東西,怎麼會往外傳呢?這若不是我偶爾知道了,怕你我都沒有機會品嘗到此酒了。」

「嗯……不錯……」荀攸將那小杯酒喝完,將杯子推到了程昱的面前,示意他倒酒,然後道:「好了,說吧,你還想怎麼樣解釋?」

「唉……」程昱一邊為荀攸倒酒,一邊似有點愁悶的嘆了一口氣道:「公達老弟,說實在的,為主公獻上那計,其實並非是程某真心獻上那如此毒計。只是,在當時的情況之下,在我們現在的形勢之下,那計的確是一個可破新漢朝的計策。程某考慮了許久才決定對主公說出來的。這個,主要是程昱想看看主公在如今的局勢之下,是否還能保持一顆真正為了天下蒼生的心態。可惜……嗯,不瞞你說,假如說,主公當真的要按計劃展開行動,程某還是要阻止的。絕不會當真的讓主公實行那如此惡毒之策。要知道,心裡有著我們大漢百姓的,並非只有荀公達你一人,我程某又豈會當真的禍害我們大漢百姓?」

「哦?仲德此話當真?」荀攸審視著程昱道:「要知道,當時主公已經意動,怕就要下令了。到時候,軍令如山倒,主公要按你所謀之計展開行動,你又如何能阻止主公?」

「程某會向主公說明那計的不可取之處,然後死諫,以我程某之性命,阻止主公。」程昱一臉凜然的道。

荀攸定定的直視程昱雙眼,好半晌,他才點點頭道:「嗯,姑且相信仲德你。不過,你向主公說出那計,這實在是太過衝動了。說真的,你我出身不同,仲德兄你畢竟是寒門出身,很難明白真正的世家豪族的人的心裡想法的。可以說,真正的世家豪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