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二十七章離開許都

第三百二十七章離開許都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4-12 19:24  字數:4657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三國小兵之霸途》更多支持!

劉易從清婉樓出來,已經是午後了。與鳳仙直接征伐了一個多時辰,直到她渾身無力,幾度受不了,幾乎起不了床。與她相擁著在床上談好了事兒,她回復了一點體力之後,強忍著身子的酥軟,到廚房去親手弄了一席酒菜來。劉易陪她用了午膳,然後她實在是受不了困睡著了,劉易才離開的。

鳳仙不打算馬上離開許都跟劉易回家,劉易只好由得她。其實,劉易已經多少有點明白鳳仙的那點小心思。她的確是有點擔心跟自己回到家後,因為她自己的出身,怕在家裡不受重視,會被劉易的那些女人排斥。所以,她想多些為劉易辦事,做出多一些成績才再正式跟劉易回家,成為劉易身邊的女人的一員。她應該是認為,只有成為能對劉易有用的女人,才更加容易或得劉易及劉易身邊女人的重視及接受。

劉易也就由得她,只是交待她一定要小心。畢竟,她現在也算是在敵後工作,得要防著暴露了身份。另外,劉易也從她的口中知道,許都那麼多貴家子弟對她的美色虎視眈眈,尤其是,隨著她的聲名鶴起,已經引起了曹操的注意。在曹操的地盤當中,曹操看上的女人,怕真的有點麻煩。劉易讓她要特別的注意,隨時準備好撤離,以免落入曹操之手。

嗯。別看劉易特別喜歡成熟的女人,喜歡人.婦。可是。他卻不想屬於自己的女人落入別的人手中受人玩弄的。就算鳳仙曾經是青樓女子,她一生當中有過不少男人。但是,跟了自己之後,劉易卻不想她再遭受到任何的侮辱。所以,劉易讓她先交待好清婉樓的事兒,一旦看到情況不對,馬上就得離開許都。

回到了荀家,直到傍晚時分。荀家才與荀攸來見劉易。

荀攸神色有點不對,有點火氣的樣子。

劉易問他才知道,原來今天曹操又殺人了。

今天許都城內很熱鬧。曹家嫁女,設了大宴,請了不少朝官飲宴。

然後,在宮中,也就是把曹操的三個「女兒」送入皇宮與獻帝完婚之時。

按宮廷習俗規矩,哪怕是皇帝娶親,亦要與新娘拜堂的。當然,這是要娶的妃嬪是有身份地位的才會有這個規矩,要是一般的納妃。那是不會有太大的陣仗的。一般,最多就是給新納的妃子打扮成新娘的樣子,然後就送到皇帝寢宮,皇帝睡了後。覺得滿意,才會真正的封妃晉貴,才會有封賜的宮內獨立的住所宮殿。

直接納妃。儀式是較為隆重的。

而曹操的女兒,並且同時嫁三個。按曹操的身份地位來說,自然得要隆重許多了。

結果。在殿中拜堂的時候,當時,還有不少朝官臣子在旁見證的。

那個,獻帝與曹操的三女,其實是認識的,因為其三女,都有進過皇宮,與獻帝見過面。實際上,除了曹華,曹憲、曹節,包括曹操的其餘兒子,都曾一起伴讀,陪獻帝識字讀書。

在拜堂的時候,一陣風吹來,把當中的一個新娘的頭蓋給吹掉在地。

那獻帝一看,這個跟他拜堂的女子,他沒有見過啊,根本就不是曹憲、曹節、曹華三女當中的一個。

其實,獻帝已經被曹操嚇怕了,之前自己的妃子,跟自己同床共枕的妃子,幾乎全都被曹操抓走,據聞都被曹操害死了。所以,獻帝早已經麻木了,也知道,曹操要嫁他三女給自己是什麼的意思。所以,對於與他成親的是什麼的女人,他真心的不在乎了,他只要曹操莫要逼迫他太甚,讓他能有點安樂日子好過就好了。

至於朝中的一些大臣,私下裡找他,表達對曹操的不滿,要求如何如何,準備如何如何的事。獻帝亦不抱太大的希望了,他並不認為,就憑那些人能是曹操的對手。經過當初數次的欲扳倒曹操的事,獻帝已經看淡了,因為每一次,那些朝臣都只有一個說,那個說來說去,事兒就泄密了,害得他在曹操的面前也不好做人。左右都不是。

所以,這一次,曹操要嫁三女給他,他根本就沒有想過太多,只是默默的接受。已經成人,有了經驗的獻帝,自然亦有了審美的心。他儘管知道,曹操要嫁三女給自己,自然就是為了監控著他。但是,曹操的那三女,他都見過,知道不管哪一個,都算是美人兒,在不能拒絕的情況之下,能娶到曹操的那三個美麗的女兒為妃,這也算是不幸當中的大幸吧。

獻帝就是抱著這種的心態,勉勉強強的擺出一副很高舉的樣子,跟三女拜堂。

可是,當一陣風吹來,吹掉了當中一女的紅頭蓋時,獻帝呆眼了,當時,他的心裡,有一股深深的被侮辱了的感覺。對曹操無由來的產生了一股難以壓抑的憤恨。

說好的曹操之女呢?說好的曹憲呢?曹節呢?曹華呢?這個跟自己拜堂的女人到底是誰?她根本不是那三女當中的一個啊,連這個姿色,似乎都差得遠了。嗯,自己隨便拉一個宮裡的宮女來跟自己拜堂,怕這個宮女都要比這個曹操之「女」俏麗得多啊。

獻帝的心裡一憤恨,忍不住不加細索的就衝口道:「啊?這個女子是誰?她、她不是曹丞相之女啊。」

事實,獻帝衝口而出之時,其實也就是那女子的紅頭蓋跌落之時,他的所有念頭都只是那一剎那的念頭。衝口而出,卻也是一果驚愕之下才說出來的,若是獻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