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二十三章如此解釋誤會

第三百二十三章如此解釋誤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4-12 19:24  字數:5543

曹憲要衝上去將劉易拉開,意欲將妹妹從劉易的手上救下來,可不想,劉易一個側身閃避。

如果是平時,這樣的動作並不會有什麼,但是,好死不死,劉易此刻居然有如機關槍一般強力的噴薄而出,一股股奶白的如子彈一般射出。

噗噗噗……

連續的發射,子彈直接射在了衝過來的曹憲身上,當中,約有三、四股奶白子彈,噴射在她的俏臉上面,一股竟然直接射進了她那張大的小嘴裡。

「呃……」

除了還軟伏在床沿,因為劉易的與她分離而軟坐於床邊之下的曹華之外。餘下的三人,劉易、曹憲及剛剛趕到門口來的曹節,都似被施了定身法,一下子全都定住了。

褻瀆!

在曹憲的腦中,冒出了這個詞來,她確信,自己現在被劉易這個可惡的傢伙褻瀆了。

一時間,她震驚莫名,一股深深的受辱感直衝頭腦,讓她剎那間,渾身充血。

同時,她的腦海一片空白……怎麼會這樣,這個人怎麼能這樣?噁心死了……

「混蛋……嘔……哇……」曹憲的第一個反應,是怒極喝罵劉易,可是,嘴裡的那一股濃濃的帶點腥味的豆青味道,讓她感到無比的噁心,讓她忍不住乾嘔起來,有一種她自己也說不清楚的情緒,讓她委屈的跟著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她一邊吐著那帶著豆青味道的東西,一邊流著眼淚,整個人都似要軟倒的樣子。

「姐姐……」曹節見狀。狠狠的白了劉易一眼,趕緊搶上前。扶住了曹憲。

「那個,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劉易此刻,也不知道要如何解釋才好了,上前想去扶著曹憲把事兒說清楚。

「滾!你、你這個糠髒的醜陋下恥的壞東西,不要碰我!」曹憲無比激憤的梨花帶雨的斥喝。

「唉,這、這,你看,這裡面,完全就是一個誤會啊。」劉易無奈的站定。

「我恨你,永遠都不會原諒你!」曹憲嬌叱一聲。一邊干哎著,但怎麼吐,似乎都吐不了那種讓她反胃的青青味道,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一下子甩開曹節,轉身往房外走,一邊憤恨的道:「我不會再跟你們走了,我、我現在就要離開這裡,我要回家!」

這個時候。曹憲哪怕是再沒有經驗,她似乎也明白了劉易與自己的妹妹曹華在做什麼了,所以,此刻也並不存在救不救自己的妹妹的問題。相反。曹憲此刻,除了痛恨劉易之外,也有點怨恨自己的這兩個妹妹。她是一個很傳統的女人。現在,曹華與劉易還沒有正式成親。就在此苟合,這讓她覺得曹華有點傷風敗俗。讓她有點痛恨曹華的不守清規婦道。

還有曹節,她也連帶一起痛恨上了。因為,嘴巴里那似怎麼都吐不幹凈的豆青味道,讓她覺得有點噁心之餘又有點熟悉。嗯,她記起來了,當時,她在曹節及曹華的閣樓香閨之內,就聞過了這種青青的味道。想必,那個時候,自己的這兩個妹妹就與劉易有了那樣的關係,就做了那些不守婦道的事了,這實在是不應該,有辱曹家的家風。

這刻,曹憲的心裡居然有一種極端的念頭,認為曹節、曹華根本就不配做曹家的女兒,如果可以的話,她甚至還有要將她們在曹家的家譜上除名。

她的心裡在打著哆嗦,決定要離開這裡,馬上,立刻!在這多待一刻,她都覺得自己受不了,尤其是,看到了劉易那巔巍巍的醜態百出的那異物,她真的想衝過去一剪刀給處理了。

「姐,這、這是怎麼了……」軟坐在床沿的曹華,似乎此刻才注意到房內的情況,她有點迷茫的抬起頭。

劉易扭頭望了望曹華,再看看就要出房而去的曹憲,以及有點手足無措的曹節,他臉色不禁一苦,心裡無為怨念的對她們道:「這是鬧哪般?好好的,唉……你給我站住!」

劉易知道,不能由得曹憲就如此離去的,她如果真的離去,如果她真的離開荀府,那麼事情就真的全壞了。所以,劉易大喝一聲,跟著大步上前去。

也不管曹憲現在的反應了,劉易直接一手握住了她的手臂,直接將她整個人都拉了回來,動作有點粗野,跟著,腳一勾,將打開的房門給關上。劉易現在與曹華都是渾身赤果著的,萬一有荀家的人到院子來,被別人看去這裡的春光就不太好了。

「你幹什麼!放開我!」曹憲有點激動,用力的掙扎著,但是卻掙不開。

「幹什麼?我倒要問你要幹什麼才是真的。」劉易知道,此刻如果不能震住曹憲,不能讓她靜心下來聽自己解釋的話,那麼這事兒一過,以後怕還真的難以跟她說清楚這個誤會了。

「節兒,你說說看,這是什麼會事?你姐她怎麼無端端的跑來我這裡踹門來了?我做了什麼對她不起的事?」劉易知道曹憲此刻不冷靜,跟她說什麼怕她都聽不進去,唯有就向曹節問清楚,問問她怎麼會突然跑到自己的房來,還一來就踹門,一臉似要吃人的樣子。

「放開我!」曹憲雙眼赤紅,也顧不得因為看到劉易的身體而嬌羞的事了,用力的甩著手。

「別吵,再吵信不信現在就打暈你?」劉易有點惡狠狠的吼了一聲。

曹憲看到劉易那似不善的眼神,無情情的打了一個冷顫,嗯,她反應了過來,這個噁心的壞傢伙,現在正露著猙獰呢,自己如果還吵鬧的話……也不知道為何,她想到了一個恐怖的結果,讓她下意識的合上了嘴巴,不敢再激烈的掙扎了。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