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二十二章那誤會大了

第三百二十二章那誤會大了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4-12 19:24  字數:3515

曹節與劉易有過魚水之歡,她自然是知道不在房內的妹妹曹華跑到了劉易的房間去做什麼,甚至,許多細節的事兒,她在腦海當中都可以非常清晰的影象出來。

也正因為如此,曹節聽著那一聲聲低沉或高亢的呻吟聲,幾乎讓她也不能自持,此刻,她只感渾身發熱,雙頰發盪,心跳加速,呼吸頻急。

若不是曹憲姐姐就睡在自己的身邊,曹節肯定會忍不住要爬起床來,溜到劉易的房中加入戰團。

所謂新婚爾燕,怕也不過如此。曹節與劉易雖然未曾如一般男女那樣經過正式成婚,可是,她與劉易畢竟是行了周公之禮,此際,應該是她與劉易最為郎情妾意,有如蜜月之期的時候。所以,心裡有股衝動,是不為怪。

可是,曹憲卻不同了,她雖然已經是成年女子,可是,畢竟是未經人事的少女。對於男女情事,懵懂不清,根本就沒法想像得出男與女在一起的時候是如何的。

那曹華也實在是奔放,加上,劉易又是那種不拘一節的不羈之人。所以,兩人在一起行雲布雨的時候,誰都沒有想過要刻意的掩飾什麼,誰也不太在乎聲色外泄的問題及影響。

古時候的房子,牆壁的隔音效果的確很差。

曹憲與曹節的房內,可以很清晰的聽得清隔壁房內的那些聲響。啪啪啪的聲音,吧咕吧咕的某種活塞活動時所發出來的水浪聲響,再加上曹華那不加壓抑的讓人聽上去都覺有點心驚肉跳的激烈呻吟,絲絲入扣。全落入了曹憲、曹節的耳中。

曹憲被這些聲響動靜給驚醒了。

她一醒過來,悠悠的睜開眼睛。第一時間就覺得有點茫然,因為。這些聲響動靜太大,讓她覺得很不耐。她向來都不喜自己休息的時候被人吵醒,特別是,她現在已經決定走向另外的一個命運之途,有了決定的她,也就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放開原本有點緊張的心神,想要好好的睡一覺,迎接自己所選擇的新的命運旅途。

不耐之下。她扭頭左右一望,卻發現床榻上少了一個人。她在睡下之時,很清楚的記得,自己躺在床榻上的中間,內里是曹節,外面則是好動的曹華這丫頭。那時候,劉易與那荀家主談話還沒有回這個院子,自己三姐妹聊著話兒,聊著聊著。就睡了過去。曹華這個丫頭去了哪裡?

她扭頭望向睡在內里的曹節,想要詢問一下她。

可是,在房內的燈光映照之下,曹憲卻發現。曹節仰臉向上躺著,其臉色酡紅,呼吸緊促。身子似在微微和扭動著。嗯,與自己相貼身子。火熱發燙。

曹憲還以為曹節生病了,可是。再一細看,卻讓她也不禁有一點臉熱心跳,一時間,忘了詢問曹節。

原來,此刻的曹節,她可能是被隔壁的聲響引誘得極為不耐,自己的一對手兒,攀上了自己的酥胸在輕鬆的揉搓著。當中,半邊的雪白圓渾,從那松跨了的睡裙領口偷蹦了出來。曹節的眼睛,有點迷離的半閉著,睫毛輕舉,讓曹憲一看,就知道曹節這個妹妹,她現在是醒著的。

自己撫摸自己的酥胸,曹憲也不是沒有試過,平時沐浴的時候,偶爾也掌握過自己的胸脯,甚至也捏弄過,經常也試著捏弄拉扯一下那玉峰頂端的嫣紅。那種讓她覺得酥麻難禁的感覺,的確也讓她覺得有點奇妙,但是,那也太過酥麻了,讓她覺得受不了,所以,一般,她都不會刻意的那樣去觸撫自己的身子。

現在,看到曹節這丫頭居然似一臉迷離的捏弄著自己的雪峰,讓她不禁有點好奇,忍不住推了一下曹節道:「節兒妹妹,你這是怎麼了?身子怎麼這麼燙?臉都紅了,不會是發熱,病了?還有,你摸自己的胸脯幹什麼?不酥么?」

「啊?」曹節一時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姐姐居然醒了過來,見自己的羞態被姐姐看到,她不禁嬌羞不勝。不過,還好,看到了姐姐那一臉訝異的問話,曹節的心裡鬆一口氣之餘,又覺得有點好笑,心裡想著,原來,自己的這個姐姐,還不知道女人身體的美妙啊。她不知道,觸撫著身上的秘處會讓人覺得很舒服的么?

不過,曹節心裡是這麼想,卻沒敢這麼說,她忍著羞意,坐了起來,對曹憲道:「我沒、沒病,只是……唉,這個跟姐姐你也說不清楚,反正,以後你就知道了。」

這種事兒,曹節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跟曹憲解釋,也說不清啊。

曹憲只是一剎那的好奇,見曹節說說不清,她也就沒有再追問太多,轉而道:「華兒妹妹呢?我們晚上不是一起睡下的么?怎麼她……」

「咳咳……姐姐,你是怎麼醒過來的?是不是被那些怪聲音吵醒的?你聽……」

隔壁房的聲響越來越大,怕那動靜也越來越大了。曹憲自然是被這些聲音吵醒的,她只是一醒來不見了曹華,又見到了曹節的怪異動作,使得她的心神一分,一時沒有特別注意隔壁房傳來的聲音到底是誰發出來的。

一聲聲似痛苦的如病呻吟,似是越來越激烈的樣子。

曹憲側耳一聽,卻臉色一變道:「曹華妹妹,這是她的聲音,她怎麼了?聲音是從隔壁傳來的,那不是劉易睡的房間么?不好!不會是劉易在欺負曹華妹妹吧?你聽,曹華妹妹這麼痛苦的樣子。混蛋!劉易怎麼能這樣?不行,妹妹,走,去教訓教訓劉易那混蛋!」

「啊?去、去教訓劉易?」曹節見曹憲一下子怒氣沖沖的就下了床榻,她想拉都來不及拉住。

「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