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一十三章郭圖之死

第三百一十三章郭圖之死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4-12 19:24  字數:5460

「主公,還有何事?」一眾謀士問。

「這個……」曹操想了想道:「這次,雖然是劉易主動寫信給我們,願意跟我們一談,可是,曹某擔心,荀先生就這樣去,未必能談得出一個什麼的結果來。畢竟……」

曹操有點難以啟齒的道:「這一次,我們謀算劉易,的確是我們不太公道。是我們先撕破了之前的協議,我們處處理虧的一方。我擔心,新漢朝方面,會提出一些讓我們難以接受的條件,比如說,獅子大開口,會向我們索要賠償什麼的。」

「對啊,換了我們,在佔盡優勢的時候,都不會輕易的饒過對手啊。」滿寵等一眾謀士,亦有點醒悟的道。

「新漢朝朝廷,聽說他們的朝廷官員的職能分得很仔細,如果是按正常的出使,前去洛陽談判的話。我想,荀先生可以連見劉易都有點困難。必然會是一般的官員與荀先生相談。這樣一來,我們就處於一個非常不利的局面了。」華歆亦一臉擔心的道。

「荀先生,你到了洛陽,一定要見到劉易,要跟劉易談。劉易這人,我曹某了解,重情重義,哪怕現在,整個新漢朝都是他說了算,但若是荀先生你直接與他談,他也不會太過難為你,因為,他一定會看在荀爽他們這些荀家子弟的面上,對你有所照顧的。現在我們的情況比較困難,錢糧於我們今後的發展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新漢朝要索要賠償的話,一定不能答應。若一定要賠償,我想。或者可以用地來賠償給新漢朝。嗯,對!」

曹操說著。眼睛一亮,不禁陰笑一聲道:「自古都是如此,戰敗割地賠償,就算我們戰敗吧。我們將早前所奪的荊州東南部地區,送給劉易。嗯,主動送給他,這樣,新漢朝怕也不好再開口跟我們要錢要糧了。」

曹操想到,自己奪得的荊州東南部地區。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如果將這些地區送給了劉易,那麼,對自己似乎更加有利,起碼。到時候再與劉易翻臉開戰的話,對於那一帶荊州東南部地區,自己可以隨時奪取回來的。現在,只不過是先讓劉易代自己保管罷了。

甚至。曹操覺得,除了虎牢關外的一些地盤不能割捨,別的地方,如兗州的一些地方。都可以暫時割賠給劉易的。但是,曹操相信,劉易也肯定不會接受的。那些地方。就算接受了,自己亦可隨時奪回來。這個,曹操相信劉易也一定能看得到。

「割地?」一眾謀臣聽了全都眼睛一亮。他們都覺得曹操的這個想法不錯。

「可以這樣。」荀攸認為也可以,這樣,他到了洛陽,也更加說服新漢朝的那些朝官了。

「對了。」

一直不怎麼作聲的許攸,這時突然拍了一拍大腿,神色有點陰冷的沖曹操拱手道:「主公,如果荀先生就如此去,許某認為,還是不夠誠意。」

「哦?還不夠誠意?」曹操瞟了許攸一眼,問道。

許攸自從投了曹操之後,一開始,的確很受曹操的看重,畢竟,官渡一戰,他的確送來了曹操所需的重要情報,有了許攸的情報,曹操方可以打贏了官渡這一戰。可是,許攸可能是在袁紹帳下受到壓抑太久了。現在,持著功勞,便有點持功自傲。平時,總想表現自己,想成為如荀攸、程昱一樣,曹操身邊的第三個重要的心腹謀臣。所以,平時,總會口出狂言,常與曹操帳下的一些謀士發生爭執,一副只有他的才是對的樣子。

嗯,如果當真的是他對的,曹操倒也會喜歡接納他。但是,許多時候,曹操見他夸夸其談,卻沒有太多有實質性建設性的好計謀。因此,曹操便沒有太過看重他。

許攸或者有才華,可是卻持才自傲,到關鍵時刻,卻又沒有力壓群臣的好計謀。比如,近段時間,曹操新敗,心裡又擔心新漢軍會攻殺而來。向眾臣問計,平時夸夸其談的許攸,卻一聲不吭,沒有讓曹操可一解眼前困境的好建議。如此,曹操更加不怎麼喜歡他了。

實際上,許攸有點將以前在袁紹帳下的那一套搬來了到曹操這裡了。

嗯,在袁紹帳下,袁紹向來優柔寡斷,還總是喜歡擺出一副禮賢下士,誰的意見,他都能聽得進去的樣子。下面的謀士,不管是誰,也不管他們是否當真的有更好的計略,只需要在袁紹的面前說出來,不管什麼,袁紹都會認為,這個謀士不錯,有見地,有辦法。還有,很多時候,真的沒有什麼的建議,只要挑出另外一些謀士的建議當中的缺點,不足之處,袁紹亦會對其另眼相看,認為此人是一個大才。

所以,許攸在曹操的帳下,每每聽到別的向曹操獻策的時候,他自己卻又沒有更好的計策,他就會專門針對別人的計略,雞蛋裡挑骨頭,把別人的計略,批得一無是處。

一開始,曹操亦以為許攸有大才,可是,後來聽著聽著,他就覺得有點不對了。因為,每一個謀士,給他所謀的策略,最後似乎都會被許攸批得沒有一點可取之處,似乎,自己要是聽了那些謀士的計略,自己就必敗無疑似的。曹操不是袁紹,他的心裡,有自己獨立的見地,不會因為別人的反對或挑剔而認為不好。對於曹操來說,好就是好,可行就是可行。曹操知道,所謂的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天下,就沒有哪一個計略能夠十全十美的。許攸如此攻擊別的人計略,似乎有點太過了。一次半次,曹操沒有覺著什麼,可是,多了的話,曹操就覺得許攸此人有點讓人討厭了。

現在,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