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零一章離家出走

第三百零一章離家出走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4-12 19:24  字數:5532

曹節的閣樓,閨房內,三姐妹都在。

曹節心裡雖然有點灼熱,想著馬上就可以與劉易遠走高飛,心裡滿了期盼。所以,對於大姐曹憲寸步不離的盯防,她卻並沒有太多的焦急,反而是一臉淡如的坐在床榻邊沿,拿著一卷竹簡,一邊喝著茶水,一邊慢慢的看著。

而曹憲,側是在一旁,一臉警惕,滿眼懷疑的打量著曹節姐妹。

曹華,卻是有點坐立不安的,在房內來回走著,不時還要比劃一下手腳。

「大姐,求你了,你都盯著我們姐妹一整天了,別要再這樣像盯著犯人一樣盯著我們姐妹好么?」曹華見天色漸黑,想到了劉易怕已經在丞相府的外面等著她了,如果再讓曹憲如此盯著自己姐妹,那麼又如何潛離這個家?所以,她向曹憲哀求道。

曹憲臉上流露出一點笑容,但隨即又一整,很認真的樣子道:「曹華妹妹,你說什麼?我哪裡盯著你們?沒有啊,我只是在這裡陪陪你們而已。我們姐妹在一起,很奇怪么?你為什麼會有大姐我在盯著你的說法?以後,等我們都進了皇宮,宮裡更不能讓我們隨便活動的,只能呆在我們自己的宮殿里,所以,以後這樣子的日子,還多著呢。」

「啊……還是殺了人家吧……」曹華感到有點頭痛,不知道要如何跟這個大姐說才好。

「曹華妹妹,不是大姐說你,你這樣下去是不行的。等我們進了皇宮。就不比在家裡了,我們的一舉一動。都要講究一個儀態,要講究一個優雅。不能再像你現在這樣,坐立不安的樣子。要知道,這可不是一天兩天,那可是一輩子的事啊。」曹憲似是語重心長的道:「以後。我們姐妹在一起的日子,還長得很呢。」

「真要叫我過上這樣的日子,那大姐你還是把人家殺了吧……」

「華兒妹妹,你說什麼呢?」曹節猛然的打斷曹華的話,生怕曹華把事兒給說破了,如果當真的說破了。讓曹憲這個大姐知道自己有離家走出的打算計劃,那麼她還真的不用走了。

所以,曹節橫了曹華一眼,給她打了一個眼色道:「安靜一些,以後,,跟大姐多學些學問,以後到了皇宮裡,你這風風火火的性子。還真的得要改改了。」

「節兒妹妹說的不錯。」曹憲似深以為然的道:「雖然,以我們曹家在朝中的聲望威勢,在宮裡,就算是皇帝也不敢拿我們怎麼樣。可是,有些地方,我們自己卻也要注意。要不然,犯了大忌。壞了皇宮當中的規矩,那終歸是不太好的。落人話柄。會給爹爹帶去很多的麻煩。」

「我、我才不管呢,反正、反正,我、我……唉……」曹華現在,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才好了。

「呵呵,反正什麼?」曹憲卻似有點憐愛的伸手拉過了曹華,硬是將曹華拉得坐到了一旁來道:「跟大姐說實話,你這小妮子,是不是有什麼的鬼主意,或者說,你是不是打算不遵從爹爹這次的安排?」

「啊?我、我哪裡會有這樣的主意?又怎麼會不遵從爹爹的安排呢?」曹華心裡雖然焦急,可是,她也知道輕重,知道絕對不能讓這個大姐知道自己有什麼的打算計劃的,如果真的讓這個大姐知道了,那麼就壞事了,想走怕都走不了。

「不說?」曹憲的眼內,卻閃過一絲慧黠意味,扭頭望了一眼似是專致於書簡的曹節,再對曹華道:「那好,你不說,那我就猜猜你的心思吧。」

曹憲不待曹節與曹華有反應,她就自顧的說道:「節兒就不說了,不過,我可以肯定,華兒你這個小妮子,肯定是對爹爹送你進皇宮的事兒是打心底里不打算遵從的。對不?」

「不、不……」

「別急著否認。」曹憲揮揮手道:「其實,我也眼你們說說心裡話吧,反正,以後我們姐妹都要在一起了,我們也很少在一起,姐妹一起說說心底話,你們知道不?別說是你們了,我曹憲亦是不願意被送進皇宮,嫁給獻帝為妃的。」

「啊?大姐你?」曹華聽曹憲居然會跟自己說這些,居然會跟自己說她自己都不願意嫁給獻帝,她不禁也覺有點意外。

「很奇怪吧?」曹憲的玉容流露出一股苦澀的味道,有點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道:「大姐比你們大,有些女兒家都有的心思,你以為大姐我就沒有么?想我曹憲,琴棋書畫哪樣不會不懂?不敢說精通,但是,自問還是有幾分才情的。想我堂堂曹家的大小姐,心底里不沒有幾分驕傲么?心裡,就沒有過一般女兒家的情懷春夢么?大姐我也何嘗不想,能自主選擇自己的婚姻,能和一個與自己郎才女貌的夫君美好的過一輩子?就算不說這些,就說獻帝,他雖然名為天子,可是,卻哪裡又有作為一個天子的氣度?又哪裡有作為一個天子的權威?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說,獻帝都不是大姐我心底里的良配,如果有選擇,我曹憲也絕對不會選擇獻帝為夫。」

「哎呀,大姐,你這話說得太對了。就憑你能這麼想,我曹華就認可你是我的大姐!」曹華心思率真,又帶著幾分豪爽,聽曹憲現在所說的話,她是打心裡認同的,一時間,平時覺得有點討厭的大姐,此刻卻覺順眼了許多。

「對吧?呵呵……」曹憲無奈的搖搖頭道:「可是,華兒妹妹你們有沒有想過?我們生在曹家,這是不可能再改變得了的,而在我們家當中,我們所做的一切,都要以為我們家族的利益為中心。爹爹為了我們,付出了太多,每一次。看到爹爹頭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