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九十七章自薦侍寢

第二百九十七章自薦侍寢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3-16 14:23  字數:5484

陰曉轉過身來,現出了她那掛著一臉淚珠的玉容,看上去,帶著一股憂鬱,讓劉易看得一陣心痛。

劉易趕緊上前,裝陰曉一把抱入懷內,打斷了她的說話道:「說什麼呢?好姐姐,這哪裡是你任性?是夫君我不好,讓你失望了,這一次夫君與蔡夫人的事,是我不對,你不要再傷心了好嗎?要不,你打我罵我都行,我不想看到你躲在這裡流淚的樣子,你這樣,我會心痛。」

「嗯,以後人家不會了,只是人家想起一些事,心裡難過,所以才會這樣,你、你不會真的生人家的氣吧?」陰曉的螓首埋入劉易的懷裡,緊抓著劉易的衣襟道。

「傻瓜,是我做得不對,我怎麼可能會生你的氣呢?」劉易撫著陰曉的俏臉,深情柔聲的道:「你是不是有什麼的心事?不如都告訴夫君好嗎?有什麼事,都有夫君和你一起承擔,其實,像你以前在你身上所發生的不幸的事,都告訴我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呢?」

劉易知道陰曉的性子,要比一般的女人都要好強許多。有什麼事,她都喜歡自己一個人承擔,把許多的承擔都一個人背著。

她少女的時候,曾經落入翻江盜楊桀的手裡,並遭受過楊桀的污辱,從而導致她自此對男人充滿了恨意。也因為這件事,使得她的性情大變。而她居然把這件事隱瞞了下來,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沒有告之,她一個人默默的承受著那樣的傷害痛苦。

要不是劉易開解了她,她怕還是如以前那樣,根本不可能像現在這般過上正常的女人的生活。

那時。劉易因為與陰靈珊的關係,雖然有點喜歡這個迷人又有個性的女人,但還是想成全她與曹寅。但陰曉她自己與曹寅的感情卻因為時間的流失而變了質,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似故人朋友更多過似戀人。何況。他們原來本就沒有什麼,再在一起的時候,怎麼都再也找不到以往的那種感覺。

再加上,曹寅卻也有了所愛,陰曉覺得不能再接受曹寅,所以。她轉而投入了劉易的懷抱,與侄女一起共事一夫。

當初陰曉與曹寅的事,其實並不是陰曉接受不了曹寅已經有了另外的女人問題。如果陰曉她接受不了自己的男人還有別的女人的事,那麼她也不可能會與同樣有著更多女人的劉易相好。她所不能接受的是,是與曹寅已經感到了陌生,是曹寅背著她有了女人而讓她感到曹寅對她已經有了一種背叛的味道在內。

其中。亦因為劉易利用催眠的方法,為她開解了她內心裡的積鬱,讓她在不自覺之間,便對劉易產生了信任,慢慢的喜歡上了劉易。

可以說,陰曉的過去已經過去,她的性情。也恢復如常。可是,她基本的性格,卻並沒有改變的,她還是那個相當獨立個性的女人。她還是那個好強,有什麼事,困難等等,都不喜歡向別人傾訴的女人。

許多事,如果別人不知道,劉易沒有主動問起,她都不會主動向劉易說的。她都會自己去承擔。盡自己的能力努力去做。

這一點,有時候劉易都已經說過了她好幾次,比如她組建情報部門的事,這樣的事,豈會是輕易的事?可是。她卻從來都沒有向劉易說過半句困難的話,有什麼問題,她都想著要靠自己去解決。只有把事情做好之後,她才會向劉易報告。

有時候,劉易常常看到她沒日沒夜的做事。還是要劉易強行讓她終止工作,她才會停下手頭上的工作。

現在,劉易見到陰曉因為自己與蔡夫人在一起,她就大發嬌嗔,再加上皇后何婉與陽安公主她們的提醒,讓劉易覺得,陰曉這丫頭,可能還會有一些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

如果不了解一下,將來強行要讓她與蔡夫人一起相處,一起侍奉自己,怕她的心裡多少都會有點疙瘩。劉易不希望如此,希望她有什麼故事,最好都與自己說說,許多事,把話說開了,就有可能有解決的辦法。

劉易雖然已經決定收納蔡夫人,可是,如果要讓自己的女人當中,有某一個不開心高興,劉易也得要重新考慮一下自己收納蔡夫人的事,最少,要儘可能的避免讓她們互相在一起,甚至把她們分別安排在一起地方算了。免得一起生活鬧得不開心。

「唉……」陰曉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道:「夫君,其實不是人家不說,而是怕人家說了你會麻煩為難。還有,人家擔心你會因此而疏遠了人家,甚至會誤會人家,不理人家。」

「呃,陰曉姐姐,你這樣想就不對了,咱們在一起已經這麼久了,你難道還不知道為夫的性子么?咱們起碼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咱們之間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呢?比如夫君的事,也不會特意的瞞著你們。哪怕夫君偷偷與別的女人的事,為夫也不想瞞你們。反過來,你們有什麼的心事,也應該跟夫君說才是啊。我又怎麼會因為你們的事而誤會疏遠你?不理你?」劉易溫情的對她道。

「好吧,這些事,說起來,其實也不算是什麼,但是,卻等於是壓在人家肩膀上的一個使命。」

「使命?」劉易好奇的問。

「嗯,就是使命。當然,這個所謂的使命,不算是別人強加在人家身上的,而是作為一個陰家的人,必須要緊記,要為之努力的使命。」陰曉在劉易的懷內點點頭,幽幽的道:「說起來可能很好笑,也會讓人覺得人家很蠢,可是,人家就是放不下這些事,不僅是人家,就算是人家的爹爹,她也放不下。」

「嗯,到底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