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九十五章曹節的懷疑

第二百九十五章曹節的懷疑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3-14 02:53  字數:4661

曹憲的閨閣,離曹節、曹華的閣樓並不遠,畢竟她們都是曹操的家眷,自然是安置在一處地方居住的。她的閨閣,離曹節、曹華的閨閣,也就只是相隔了幾個園子罷了。

她在這一念之下,來到了曹華的閣樓之下,卻讓她剛好捕捉到了一個從曹華二樓閨房內一閃而沒的身影。

當那身影隱沒於黑暗之時,她揉了揉眼睛,一時間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不過,她的心裡,卻不認為是自己看花了眼,而是肯定,一定是有人剛剛到了自己的妹妹的閣樓上。

並且,像這樣的高來高去的人,她也不是沒有見過,她知道,自己的爹爹手下,就有許多這樣的人。

一時間,她的心裡,卻有點把握不準,不知道那個身影是賊人呢?還是與自己妹妹曹華有關係的人,抑或是自己爹爹派來的人。

至於賊人,曹憲想了想,卻覺得那是不太可能的。試問,現在還有哪一個賊人那麼不長眼,敢得潛進丞相府來作案呢?普天之下,還有誰不怕自己的爹爹?如此,曹憲覺得,自己所捕捉到的那一個身影,肯定是與自己的妹妹有關係的,要不,肯定就是自己的爹爹派來的,至於爹爹派出高手來幹什麼,估計就是不太放心曹華,派人來暗中盯著曹華?

曹憲一時卻也想不到準確的答案。不過,她覺得,應該上樓去看看,問問曹華,估計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曹華倒不似曹節。劉易一走,她卻又沒有了睡意。心裡或者也是在有點擔心劉易這樣是否能潛離丞相府的關係,她強打精神。起床來將散落房內的衣裙給檢起來穿好,然後想要到窗口邊看看,看看劉易是否已經走遠了。

但是,她剛好穿著好衣裙,她便聽到了房外傳來了腳步聲。

「誰啊?我要睡了。」曹華不待房外的人敲門,就先發話道。

「華兒妹妹,你還沒睡?方便我進去么?」曹憲在房外道。

「大姐?」曹華一聽是曹憲,卻無由來的感到有一點心慌,不過。她覺得自己應該沒有什麼讓大姐可以看得出來的不對勁的地方,便故作坦然的樣子,渡步過去,打開了房門,讓曹憲進來。

曹憲因為心裡已經確認,方才肯定有人到過曹華的房內,現在,看曹華的樣子,估計一定與那人有過交流。要不然。不可能曹華這麼一個大活人在房內,還能讓人在她的房內而不知。

她帶著一種懷疑的心態,走進了曹華的閨房,並且。一對星眸,到處打量著曹華的房內。

「大姐,還以為你已經睡了呢。這麼夜了,有什麼事嗎?」曹華見曹憲一進房來。就四下亂打量自己的房子,心裡噔的一聲。有點擔心曹憲這個大姐是否是發現了一點什麼。

「華兒妹妹,怎麼會有兩壇酒?你還在喝酒?」曹憲似是心不在焉的說道。

「嗯,人家不喝酒就睡不著。」曹華隨口應付著道。

「是嗎?這兩壇酒都還有,和誰喝的呢?」

「和劉……呃……」曹華幾乎又說破,一下子合上嘴巴道:「能和誰呢?人家就自己在喝,另一壇酒,人家開了一壇才發現封泥弄破了,流出了酒水,便乾脆一起打開了,沒事就喝上一兩口。」

「哦?是嗎?」曹憲聽到曹華否口矢認有人與她在一起的事,心裡還真的疑惑叢生,很想說破方才她看到有一個人影從她的房內躍了出去,但是,又考慮到這是否是爹爹派來盯著曹華的高手,她並忍住好奇心,沒有多說。

「這酒似乎還挺香的,但這麼晚了,該休息了。」曹憲走過去,聞了聞酒香道。

「嘿嘿,大姐,你是知道的,人家睡不著,便喜歡喝上兩口,然後再舞舞劍。」曹華說著,還故意去兵器架抽出一柄長劍,比劃著,希望可以打消大姐的懷疑。

「別胡鬧了,讓爹知道,又會罵你了。好了,早點休息,我也回去了。明天再見。」曹憲似是沒好氣的白了曹華一眼,扭身便要離去。

「咦?」

就在她要轉身離去之時,她卻又一眼瞥到了曹華床榻前的地毯上面,似乎有一灘灘水漬,並且,水漬當中,還帶著一點點血花。

她不禁站定,再掃視了一眼房內的地毯,發現還真的有不少地方都有這樣的水漬濕痕。

另外,還有一處地方,很明顯的,有點一些看似是濃啖的東西,乳白色的斑點。

「那是什麼?」曹憲畢竟還是處子,自然不懂那些是什麼的斑點是什麼,反正,她自覺的認為,那肯定不是妹妹吐出去的口啖。

曹華看到曹憲要走過去細看那些東西,她一見,心裡就不禁一陣猛跳,因為,那是劉易下面的那話兒掃射出來的東西,她都還沒有來得及清理乾淨。

她趕緊一閃身,攔住了曹憲道:「哎呀,大姐,你怎麼了?怎麼對什麼都很好奇的樣子?那只是人家吐出來的啖,臟死了,你還要去看?」

「你吐出來的?」曹憲有點懷疑,伸長了脖子,似要嗅嗅的樣子,一臉疑惑的道:「奇怪,怎麼會有一股青青的味道?」

「哎呀,大姐,人家也累了,要不,你就與人家一起睡,要不,你就先回去吧,你今晚跟人家說的那些什麼宮廷禮儀,太複雜了,人家都忘了,明天,明天一早,你再來跟人家好好說說。」曹華心裡跳得砰砰作響,還真的有點害怕曹憲看出了什麼來,趕緊連拉帶推,將曹憲推出房去。

曹憲似乎亦察覺了曹華的緊張,可是,一時之間。她卻又不知道曹華因何而緊張。只好走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