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九十四章捕捉到一個身影

第二百九十四章捕捉到一個身影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3-14 02:53  字數:5635

「啪啦……」

就在蔡夫人心裡對劉易感激,忍不住要再向劉易索吻的時候,劉易卻突然的將她往船下一拋,將蔡夫人直接拋到了湖水裡去。

「啊……」

咕嚕……

蔡夫人驚叫了一聲,想要說話,卻一下子沉到了清澈的湖水裡去了。

劉易笑意融融的站在船舷旁,一面悠然的解開衣扣,把身上的衣衫脫下,現出了從外表看不出來的修長又精壯身體。

「啊……人家不會水……」手腳似亂舞,好不容易才從湖水裡浮上來的蔡夫人嬌呼著道。

「荊州地區,多河多湖,夫人你就裝吧,我就不相信你不會水。」劉易好整以暇的揖著手站在船舷邊上對水裡的蔡夫人道。

「格格……小冤家,你就讓人家騙你一次行不行?為人家緊張一次行不行?」蔡夫人目光一迷,望著劉易身上一塊塊似忍含著無窮爆炸力的肌腱道。

荊州地區,算是大漢正中央的地區,其地域當中,無數江河,還有許多湖泊。還有,其地連接著江東,這個地方的人,大多都是會水的。不只是男人,連女人也一樣。

實際上,荊州地區給劉易的感覺,與江東地區沒有太大分別。因此,劉易憑感覺,就知道蔡夫人應該會游水的。

劉易剛到來之前,這船畫船附近,還有不少劉易的女人在湖裡暢遊的,劉易甚至還見到了那個以為已經去了益州的吳莧。

不過,在劉易與蔡夫人談了一會話兒之後,現在她們都不知道躲到了哪裡去,吳莧就算了。但是與那些女人都是老夫老妻了,沒有想到她們還這麼臉嫩,還害羞得要躲著自己。劉易想想,不禁感到有點好笑。

側耳聽了聽,陽光下。湖面吹著清新的微風,湖面,放眼望去,全是一片青蔥蔥的荷葉,清爽乾淨。

一朵朵的荷花,含苞或怒放。點綴在密密麻麻的荷葉當中,使得環境相當幽美,這裡,的確是一個相當適宜休養,適宜家居的好地方。劉易也不禁再次稱讚一下龍欣當初可以找得到這個好地方建立了這座大莊園。

劉易側耳靜聽,聽著嘩沙沙的風聲。隱隱約約當中,可聽得到微風當中傳來一聲聲嬌笑聲,應該是自己的那些女人躲在荷葉當中玩鬧著,劉易之所以看不見,是因為被那些荷葉隔阻了視線罷了。

回頭,在船上的幾個女人,她們盈盈走出了船艙。她們雖然不會水,但也不會影響她們欣賞這裡的湖光水色。

現在的陽光,已經沒有午時那麼的熱辣了,她們也正好出來觀賞觀賞荷花。

她們向劉易揮手,讓劉易不用管她們,劉易笑笑,給她們一人一個飛吻,點頭表示會意,轉而把目光放到了湖面上仰游著等著劉易跳下湖去的蔡夫人身上。

今天的蔡夫人,身上是一身薄紗長裙。粉紅色的長裙,被水一泡,頓時狀若透明,直接把她那凹凸有致的身形完全展露在劉易的眼皮底下。

她撥動的湖水,蕩漾出一層層波紋。反射著陽光,一閃一閃的。

她的肌膚,相當雪白,如象牙粉藕一般的玉臂玉腿,相當的好看。

「下來啊,今天,人家讓你見識見識一下人家的水性。」蔡夫人見劉易在船舷上呆看著她,不禁向劉易潑上了一把水,讓劉易下湖去陪她。

她跟著,也一扯自己的裙帶,然後她整個人在水中一扯一蹬,像游魚一般,優美又利落的遊了出去。游出去的時候,就有如美人魚脫鱗一般,束腰長裙留到了原地,她的人已經遊了出去。

她的裡面,是雪白的小抹胸及小褻衣。

絲質的內衣,濕透後要比她那粉紅的長裙更加的透明,可讓劉易有如直接看透了她身上的小內衣,看到了她身體的勝景。

似游中的蔡夫人,可讓劉易看到了她那濕透的小抹胸之下,那有如玉峰怒撥的一對圓渾,尖頂卻又異常前頂,有著一抹如掌心大小的嫣紅,尤其是那突起的兩點,宛若兩粒熟透了的葡萄,紅得發紫,嫩嫩的,似有散發著誘人的光芒。

她的玉腿上下蹬動的時候,她整個人都顯得特別的有動感,那一抹不濃不稀的芳草,恰如其分的點幽在她那誘人暇思的幽谷之間,若隱若現。

「我來了!」

劉易記得自己似很久都沒有與女人打過水戰了,看著蔡夫人的身子,他就忍不住心頭一陣火熱,下面馬上舉旗立正。

劉易要比蔡夫人更加的徹底,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設計讓張芍等女縫製出來的宛若是後世三角褲的內褲連同勁裝長褲一起除下,使得劉易胯間的那巨然之物一下子彈跳了出來。

在身後不遠處的眾女低聲的羞斥之下,劉易縱身跳出了船舷,然後還要故意耍師一般,在空中打了一個漂亮的跟斗,在落水之前,還向船上的眾女揮了揮手,這才卟的一聲,以一個非常漂亮和跳水落水姿勢,頭朝下潛進了水裡。

若以後世打分的跳水動作來計算跳水分數,那絕對是滿分。

劉易落水,蔡夫人自然也看到了,她雖然不知道什麼的跳水動作計分,可是,她卻覺得劉易剛才從船舷上跳下水去時的動作相當漂亮,讓她一時都看呆了眼,無論是起跳或在空中,落水的動作,都讓她感到有一種特別扣動她心弦的美感。

但她只是呆了一下子,馬上想到劉易落水之後,肯定會游向她,她心裡一緊,嬌呼一聲,就欲向遠處游去。

果不其然,她才剛剛遊走,劉易就從她原來的地方嘩啦一聲冒起頭來。

「格格……壞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