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八十七章又被撞破

第二百八十七章又被撞破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3-10 04:31  字數:5504

「夫人、夫人……」

劉表見蔡夫人就如此走了,趕緊叫著追了上去。

遠遠的,都還傳來劉表低聲下氣的說話聲。

噗哧一聲。

劉易所在的花叢草樹之間,忽的發出了一聲似忍俊不禁的嬌笑聲。

劉易扭頭一看,卻是一個嬌俏的小丫環裝扮的小妞。她此刻正掩嘴而笑。

「啊,對、對不起,小環是蔡夫人的貼身丫環,是、是夫人讓奴婢在此守候,送太傅您離開這裡的。」那個掩嘴而笑的丫環趕緊表明了身份道。

「哦,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誰呢,怎麼樣,你不是蔡夫人的貼身丫環么?像剛才那樣子的情況你應該經賞見到才是,現在他們如此很好笑么?」劉易望了她一眼,想想又用帶著懷疑的目光望著她道:「對了,你躲在這裡有多久了?」

「沒、沒多久……太傅,請跟奴婢來。」小環似有點驚慌的樣子道。

「你很不老實哦,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沒、沒,奴婢什麼也不知道……」

小環似怕了劉易的樣子,不敢再看劉易,小臉一紅,似快要哭的樣子說道:「太傅,奴婢真的什麼也不知道,請、請太傅跟奴婢來。」

劉易看她的樣子,心裡不禁苦笑,知道這丫頭一定早就在這裡盯著,恐怕自己與蔡夫人的好事都讓她看了一個遍。

「哼,你很不老實哦,明明都看到了,居然還敢說謊。」劉易故意嚇她道。

「啊,太、太傅。饒命啊,奴婢真的不會說,打死也不會說……」

劉易見狀,就知道她肯定是什麼都看到了,只是不敢說罷了。

不過。看了便看了吧,反正她是蔡夫人的貼身丫環,保密的事,相信她一定能夠保密。

「好了好了,快帶路吧,這事。不要讓別人知道哦。」

「奴婢不敢,打死奴婢也不敢說的。」小環趕緊如逢大赦的道。

劉易自然不會與這個小丫頭較真,搖搖頭,讓小環帶路,一路避開了宮殿外圍的守衛,碰到人。小環便熟門熟路的帶著劉易繞走,或先躲在一旁,讓人經過了,才再出來。

看得出,這個小丫頭非常機伶,怕她平時沒少為蔡夫人做一些不為人知的事。

不過,劉易也不想多管這些事兒了。不一會,便在小環的帶路之下,從一個小偏門離開了劉表的宮殿。

回到劉表送給劉易與眾女一起暫居的院府已經很夜了。

劉易的那些女人,大多都已經熟睡了,只有皇后、陽安公主等幾個女人在強撐著,睡意朦朧的在等著劉易回來。

劉易回來,她們全都帶著一種似審視又似促狹的目光望著劉易。

她們如此,卻讓劉易感到有多少尷尬。

「嘿嘿,看夫君紅光滿臉,就似桃開盛開的樣子。看來,夫君晚歸,一定有了不少的收穫。」陰曉輕咬著紅唇,似嗔似怨的道。

「咳咳……陰曉姐姐,這、這個……收穫是有一些。嗯嗯,對了,你們不用等我啊,累了都去休息吧。」劉易想轉開話題。

對於自己與蔡夫人的事兒,劉易是想隱瞞怕都是隱瞞不了的。因為劉易與蔡夫人弄了這麼久,身上還帶著蔡夫人的愛液,那種味兒,眾女一聞就知道。就算不用聞,她們現在隨時都可以為劉易檢查一下身體,所以,對自己的這些女人隱瞞,是毫無意義的。所以,劉易並不想騙這些女人,只是不想說得太詳細罷了。

「夫君,人家好奇嘛,收穫,這是什麼收穫啊?難道……是蔡夫人?說實在的,明面上,在荊襄地區,當初誰不知道蔡家有女艷壓一方啊?我們這些匪盜人家的人,都早知道蔡夫人的艷名。夫君看上她,也不是太奇怪的事。不過,夫君,你什麼時候跟她勾搭上的?你們不會早就有了一腿吧?」陰曉飛了劉易一眼,走到了劉易的身邊,把劉易拉到了眾女之間,將劉易按坐在一張軟墊上。

「額,天地良心啊,我什麼時候和蔡夫人認識了?」劉易舉手投降道:「咳咳……各位夫人,好姐姐,這次是為夫錯了,我保證,以後,不再與蔡夫人再有什麼了。」

「哼,還說沒有?她故意單獨把你留下,人家就知道你們肯定有著不可告人的事。」陰曉還真的似有點不悅的道。

原來,陰曉還真的對蔡夫人有著不少的意見,或者說,陰曉與蔡夫人的蔡家,一直來都有點舊怨。

那是他們兩家的事。

許多事,蔡家做得再謹密,但卻沒有不透風的牆。陰家的情報網,也不是浪得虛名的。當初,翻江盜背後有張家、蔡家的影子,陰曉的情報網也早就查探了出來。對於同是洞庭湖水盜的陰靈盜及翻江盜,本身就一直都處於一個敵對的立場上,哪怕沒有陰曉遭受到翻江盜楊桀的凌辱,但兩家水盜,他們為了爭奪洞庭湖上的生存空間,他們兩家都在明裡暗裡鬥爭著的。

陰曉以前,也是一個自視甚高的女人,對於芳名傳遍荊襄的蔡氏蔡夫人,陰曉也是帶著一種攀比的心理,帶著一種敵對的心態來看待蔡家的人。

雖然,陰家與翻江盜的鬥爭,因為劉易出兵滅了翻江盜,使得她們之間的仇怨也隨著翻江盜的覆滅而煙消雲散,可張家、蔡家還有人在啊。因此,陰曉一直都對那些出自張家、蔡家的人有著多少仇視的心理。

「呃……」劉易張張嘴,然後有點無辜的聳聳肩,一時卻不知道要如何向她們說明自己與蔡夫人的實情。

「好了,陰家妹妹,別怨夫君了。」皇后何婉開口說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