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八十六章大蛇

第二百八十六章大蛇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3-08 03:03  字數:5573

原本,曹華還有一點擔心,擔心這個與姐姐萍水相逢的男人是否靠得住。。《姐姐曹節跟著她,是否就能真正的獲得幸福,將來,是否會受到這個男人的欺負。

但是這一刻,曹華不再懷疑了,非但不懷疑,還有點羨慕妒忌姐姐,居然能夠獲得這個男人如此細心體貼的關愛。

那些陶陶罐罐什麼的,曹家還會缺么?打破了便打破了,值得了什麼?可是,這個男人,卻因為看到自己的姐姐喜愛,便一必要護著不讓她打破。

嗯,得夫如此?妾復何求?

曹華的心底里,冒出了這樣的一句話,這讓她望著劉易,不禁又多了一層意味。

下意識的,曹華伸手到劉易的胸前,用有點溫柔又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語氣道:「別動,讓我看看你的傷口,我在軍中,學過如何處理包紮傷口的。」

「呃……」劉易有點疑惑的抬頭望了望站在自己眼前,稍微彎下腰來為自己解去衣紐的曹華,有一種怪怪的感覺,覺得這個野丫頭,似乎與剛才變了一個人似的。

不過,劉易背後的傷口,的確需要別人為他處理一下,儘管問題應該不大,最多就是傷口迸裂了一點,滲出一些血水罷了,上了葯,包紮好,在自己元陽真氣的滋潤之下,相信不用多久就能完全沒事。但現在,既然滲出了血,弄污了衣服,的確得要換了,傷口。亦要重新上一些葯。現在,就只有曹華在這裡,也只好讓曹華代勞了。

這個時候。劉易的心裡亦有點明了,知道這個曹華,突然發心瘋似的對自己動手,應該不是因為自己握了她的手的關係,這個大大方方的丫頭,應該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少女。她突然對自己動手,可能有她自己的想法吧。這些。劉易也不想過多去深究猜測了。

不過,此刻卻讓劉易有點尷尬,有點異樣。有一點點不太適應,這個方才動手動腳的少女,此刻乖巧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為自己寬衣解帶的樣子。尤其是。看到她那神色,似乎是特別溫順的樣子,這讓劉易有一種錯覺,就似是一個妻子正在為自己的男人寬衣解帶的樣子。

「啊?這傷口?」

曹華此時又嬌呼了一聲。

因為,她已經解開了劉易的胸衣,現出了劉易身上,縱橫交錯的傷口。

這些傷口,其實都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只要那些結疤脫落,再過一段時間。就會連痕迹都不會留下。可是,現在的確還存在著,那些只是傷到皮毛的傷口,也還有一道淡淡的紅影,這些,讓曹華看著都覺得有點觸目驚心,她不敢想像,這個男人,到底是受到了怎麼樣的慘烈攻擊,才會在他的身上留下這麼多的傷口。

看著劉易胸膛上,那個滲出殷紅鮮血的傷口,想到了自己那沒輕沒重的踢向劉易胸口的那幾腳,她的心裡不禁一愧,大滴的淚珠,從她的眼角滑了下來。

「都、都怪、怪我不好,我、我沒有想到你身上受了這麼嚴重的傷……」曹華有點哽咽的自責道。

「哦?怎麼了?我說了沒事,別看我身上的傷口嚇人,其實,都是一些皮外傷。真的沒事,最嚴重的,是我背後的傷,好了好了,別哭,沒什麼大不了的。來,幫我弄一下背後的傷口就行了。」劉易就怕女人的眼淚,見狀趕緊探手為曹華拭去眼角的淚珠,反過來哄著安慰她道。

劉易說著間,將上衣完全褪下,然後伏上床上去,著曹華為自己處理一下背後應該也滲血了的傷口。

昨天,曹節與劉易都多次說到劉易受了嚴重的傷,可是,曹華並沒有看透衣布的透視眼,從來都沒有想過劉易身上的傷口會那麼多,那麼的恐怖。

看著劉易伏在床上,裸露在她眼前的背部,曹華真的震撼了。看著那些傷口,她的心裡甚至想,一個人受了這麼多的傷,他還能活著么?

帶著一股不知道是什麼的滋味,曹華的神色有點複雜的從房來找來了傷葯給紗布。

她要為劉易處理傷口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站在床榻邊不太好為劉易處理,想要讓床榻去,卻又發現自己身上穿著衣甲動作有點生硬阻滯。當下,她也並沒有多想,馬上就解去了自己的衣甲,端著傷葯爬上了床榻。

她的身上,因為要穿衣甲的關係,尤其是在現在的夏天時節,天氣開始有點炎熱的時候,她身上所穿的衣服並不多。並且,所穿的,也並非是平時穿著在外的衣裙,而是一身類似於睡裙的絲質衣裙。

嗯,也就是說,她身上,穿著一件小抹胸,一件小褻褲,便是一件薄薄的衫裙,是那種剛好罩到其膝間的那種衣裙。因為她要穿戴衣甲的關係,下身,還穿著一條長褲的。總的來說,就是這些了。

衣甲有點緊密,再加上,曹華方才動武,這使得她出了不少汗,使得她的那雪白的小抹胸及衫裙因為沾了汗的關係,顯得有點濕潤透明。尤其是在她特別喜歡紅色的衣物的情況之下,火紅的衣裙,當中一件雪白的小抹胸,那就顯得特別的顯眼了。

另外,因為穿戴衣甲的關係,以及方才動武的關係,她自己一時都沒有注意到,系在她粉背上的小抹胸的絲帶,已經有一根因為磨擦拉扯而脫落了,這讓她的胸前原本應該是繃緊的小抹胸,此刻有點松跨,似隨時都會被那怒挺的雙峰給頂得滑下,露出那玉峰的真面目。

只是,一心放在劉易身上的曹華,她並沒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不雅形象。

她跪坐在劉易的側旁,開始為劉易處理起傷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