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八十五章少女動心

第二百八十五章少女動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3-08 00:36  字數:5525

「曹華妹妹,先住手,聽我說。路」劉易知道不能再任由這曹華如此胡鬧下去,趁她這個錯愕停手之機,趕緊道:「我請你來,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想向你詢問一下的,不如,我們坐下來慢慢說好么?」

但劉易不知,此刻的曹華,卻真心的被劉易的武功給驚住了,她真的有點想不明白,被自己如此連環踢了數腳,並且還是踢正了其胸膛啊,怎麼可能似乎連動都不動一下?要知道,如果是軍中,一般的曹兵將士,被她如此一腳踢中,那可是飛出老遠了。

不過,她看了看劉易,怎麼看,這個男人,都不似是那種絕世高手啊?

好鬥的曹華,此刻的心裡,卻真正的激起了她的那股好鬥的性子。

不可能的!一定還得要試試。就不相信,這個就如一般的公子哥兒的男子,能夠輕鬆自如的化解了自己的攻擊。

「剛才那幾下不算,這次,我要認真了。」曹華似是聽不進劉易的話,心念一動,馬上又對劉易展開了拳腳攻擊。

「什麼不算?哎,哎,你別胡鬧好么?你那幾個,在我眼裡,還不夠看呢。」劉易見曹華又動手,不禁有點無奈,心裡也有點惱意的道:「我找你來真的有正事要談。」

「管你什麼正事,先打贏我再說。」曹華此刻,武痴性子犯了,根本就不想聽劉易說什麼,似乎,連她準備要與曹節一起跟劉易離家出走的事都忘了。

她此刻,一臉認真。將自己生平所學的拳腳功夫都施展了出來,一時拳來腳往,居然被她打出了一陣陣拳勁破風之聲。

劉易無奈,只好在擺放著各種精美擺飾的房子內騰揶閃躲,並且。還得要顧住那些擺件,免得被曹華打破。

實際上,劉易也有點擔心,一旦這房內弄出來的動靜太大,是否會被外面的曹家的人察覺知道。

「喝!看腿!……啊……」

曹華打起拳腳功夫來,那動作也算是乾淨利落。動作有點好看,她一個側腿,威勢下足,呼的一聲向劉易側踢過去。

可是,一個畫軸不知何時掉到了地上。曹華那受力的腳,正好踩得正著,畫車一滾,使得用力踢出一腳已經玄空的曹華,一個仰面,就要摔倒在地。

因為她要摔倒,那踢出的一腳,卻也來不及收回。並且,也踢偏了方向,眼看就要踢中一個半人高的瓷器。要將這件精美的物件踢碎,她本人亦要摔得一個四腳朝天之時,劉易卻一個閃身,直接抱住了她。

嗯,劉易一手抱住了她的小腰,一手抱住了她那踢出的一腿。動作有點**的將她整個人都抱了起來。

曹華的雙眸緊閉,小嘴張開。其帶甲的胸脯急劇的起伏著,被劉易抱住了。她似乎都還未可知。

曹華自己也沒有料到會有此意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一個錯足,踩正了那畫軸,以後自己必然摔得一個四腳朝天,摔得難看。

可她以為必定摔得一個結實之時,等著摔得自己小屁屁發痛之時,卻感到自己的身子一頓,閉著眼等著等著,卻沒有往下摔下的感覺。

她不禁一睜眼,卻發現劉易笑容可掬的在看著她。

「咦?啊……」她扭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是被劉易給抱住了,並沒有當真的摔倒。

但是,她亦同時發現了,她此刻的動作不雅,尤其是那一條踢起來的大腿,正被劉易托著,與在腰間抱著她的那大手一樣,隱約傳來一股熱力,讓她感到整個人都有點酥酥的。並且,又與劉易的身體相貼得那麼近。

嗯,長這麼大了,曹華卻還真的從來都沒有試過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如此抱著,一時間,她不禁嬌呼一聲,有點嬌澀難安。

嗯,她身上的衣甲,以黃舞蝶等女出陣之時的戰甲有幾分相似。或者,女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地方,那就是她們的衣甲,在設計的時候,必須要按照她們酥胸形狀,特別的打制出兩個隆起來的圓杯,如此,可以讓她們穿戴上衣甲的時候,不致於如男人所穿戴的衣甲那樣,沒有空間容納她們那胸前的胸器。嗯,沒有空間容納的話,那會擠壓得她們胸前的挺突之物會很辛苦的。

曹華的衣甲,就是如此,兩個隆起來的罩杯,緊緊的頂著劉易的胸膛。看其形狀,就似是整個其胸脯,都要擠壓進劉易的胸膛似的。

一般的衣甲,都會分連衣及分上下半身的。

曹華的衣甲,是上下身分開的,在其腰間,剛好有一個斷層空間,劉易的手,正好摟在那上衣甲與下衣甲的斷開之處,正正的觸及了她腰間的軟肉。當然,她體內,還穿著內衣的,可是,那薄薄的絲質衣布,根本就不能隔絕劉易手掌的熱力。

也不知道為何,曹華感到軟身一軟,似要被劉易手上的熱力所融化了一般。

但劉易,此刻卻沒有想太多,並且,她被這曹華無端端的非要跟自己打一場,自己叫停也叫不住,被她弄得心裡有點來氣。尤其是,這丫頭,明明是她自己學藝不精,卻還下手沒輕沒重,幾乎要將這個曹節的閨房都要蹂躪一遍的架勢,這使得劉易很被動。在騰挪閃避之間,還要時刻都關注著不要被她破壞了這閨房內的擺設。

被曹節連腳了幾腳,那次,是劉易不得不動起元陽神功來護體,這一下子,卻又消耗了劉易一點元陽真氣,要知道,現在劉易體內的元陽真氣不多,用一點是少一點,沒有自己的那些女人在身邊,一時間有點難以補充。

劉易為了盡量不要浪費體內的元陽真氣,並沒有保持用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