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七十五章樂極生悲

第二百七十五章樂極生悲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3-01 01:35  字數:5454

愛尚小說網.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

「而我劉易,卻最不忍看到自己的女人終日煩悶的樣子,所以,我才會答應她,去把你找到,把你帶來與她見面,一解她思兒之苦。路」劉易攤攤手道:「這不,我去到襄城。才到襄城,就聽到曹操居然相信了張繡的詐降,我就知道你可能會有危險,擔心你會跟著曹操在一起。我不認識你啊,了猜想到,如果你當真的隨曹操出征了,想必你也一定會跟在曹操的身邊,所以,便潛進了襄城,準備去找曹操,因為只有找到曹操,才有可能找到你。卻沒想,你居然會化成了一個親兵跟著曹操,若不是你最後為了救曹操,與曹操說話暴露了你的身份,我們還真的找不到你呢。事實就是這樣,你被張綉刺成重傷,在他要殺你的時候,我出手把你救了出來。」

「嗯,我是為丁夫人而救你的。」劉易說完後,又補充一句道。

「這、這些都不重要,大、大不了,我把命還給你就是了。」曹昂卻有點惱怒的道:「我是問你,你對我娘怎麼了。」

「呃……我對你娘怎麼了?我還能對你娘怎麼?」劉易失笑道:「呵呵,我跟你說了這麼多,你難道還沒聽明白?」

「明白什麼?」曹昂推開劉易要扶他躺好一點的手道。

「啊,對,你還小,是不會明白的。」劉易見狀,想了想道:「我這樣說你就明白了。我現在,和你娘,也就是丁夫人,是夫妻,我喜歡她。愛她。她也喜歡我,所以,我們現在在一起了。不過,你始終都是丁夫人她一手一腳拉扯大的,特別是你小時候。嗷嗷待乳的時候,你娘就開始帶著你了,她一直把你當成是親兒子來對待。所以,哪怕她現在跟了我,與我做了夫妻,可是她的心裡。始終都放不下你這個兒子。她擔心你有一天也會像你父親那樣,走上一條征戰之路,擔心你會因此而喪命。不管如何,她的擔心已經成了事實,你果真差點丟了性命。我救你,是有感於丁夫人對你的母愛。是希望你能讓丁夫人可以安心。」

「夠了!我不想聽這些,你不說,我問你,我娘是不是你擄走的?」曹昂非常記得幾年前,丁夫人被擄走的那天晚上,他得知丁夫人被賊人潛進家來擄走之後,他這些年一直都在自責。怪自己怎麼不陪著娘親。他並不懷疑丁夫人對他的母愛,而是覺得劉易簡直就是在胡說,說什麼的愛不愛的?他這個大娘,是多麼的賢惠淑德?豈會在有他及父親曹操的情況之下喜歡上這個看上去不怎麼靠譜的劉易?在曹昂的心裡,他是不能接受接近完美的娘親會背叛自己的父親而喜歡上劉易的,儘管他年紀不大,還不知道什麼是喜歡或愛,反正,他現在的心裡,就是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是。沒錯,你娘是我去你們曹家帶走的,但不是我強行擄走的,而是我跟你娘早就說好了,在你父親刺殺董卓不成之後。董卓派人要去抄了你曹家,當時我就想去救丁夫人,可是被你們早走了一步,連同丁夫人都帶到了你們的老家。」

「別跟我說這些,不想聽,也不想知道,再問你,你擄走我娘之後,對她怎麼了?」曹昂打斷劉易的話道。

劉易看了一眼丁夫人,見丁夫人只是默默的低著頭,似是全犯錯的孩子一般,神色有些慌亂。

劉易趕緊三下五除二,不管是否會弄痛了曹昂,匆匆為他換了傷葯,擦擦手,走到丁夫人的面前,蹲了下來,握著她那有點涼的手道:「夫人,這小子太小,什麼也不懂,跟他也解釋不清啊。他沒有經歷過,不懂得男女情愛之事,何況,他怕也不知道你和曹操之間到底是怎麼會事,我看,你還是不要急,先等他養好了傷再說吧。」

「可是……夫君……」丁夫人有點黯然神傷的樣子。

劉易知道丁夫人心裡的想法,知道丁夫人其實是想讓曹昂接受她與劉易的現狀,並且,最好就是讓曹昂也有接受劉易,然後,讓曹昂就在新漢朝生活,不要再回去,這樣的話,她們兩母子就可以常常能見面,不用再日日夜夜都牽掛著這個兒子,不用再擔心這個兒子會有一天戰事沙場。

但劉易知道,這事兒,怕還真的不容易,畢竟曹昂應該也有十六、七歲了,用這個時代的話來說,曹昂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他有自己的主見了,如果他不能接受自己與丁夫人的現實,等傷好後,還要再離開,這樣的話,劉易也無能為力,總不可能把曹昂軟禁在這裡吧?相信丁夫人也不願意如此。

其實,劉易更加清楚丁夫人的心思,明白丁夫人對曹昂的那一種割捨不下的母子之情當中,還有一點愧疚的想法。

好人,活得真的是非常辛苦的,因為,善良的好人,他們哪怕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錯事,他們都會為此而內疚半生。丁夫人現在的情況,也差不多是如此。

說一千道一萬,她都是等於是拋夫棄子,這是一個事實。用什麼為了愛,為了自己的辛福什麼的來掩飾,來找借口,都是說不過去的。特別是她雖然對曹操沒有什麼感情,卻對曹昂這個兒子有著母子之情的情況之下。

劉易知道,丁夫人的心裡,一定是在為當初跟著自己,不告而別,拋棄了這個養子的事而耿耿於懷,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的思子之情卻更加的深刻了。現在,見到了兒子,她的心裡,可能始終都對這個兒子感到有所虧欠,覺得對不起這個兒子,所以,面對曹昂,她也不知道要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