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七十四章近憂遠慮

第二百七十四章近憂遠慮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2-27 13:42  字數:5494

愛尚小說網.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

宛城何家舊府,裡面似忽的熱鬧起來,一改先朝國丈何真死後的冷清,行人出出入入。路

這段時間,宛城的那些所謂的皇親國戚,貴族豪門的人,都知道劉易與一眾夫人暫住在何府,所以,大多都想到何府來拜會劉易,或想給劉易送一些禮物,以期與劉易搭上關係。

現在,整個新漢朝,都是劉易的,誰都知道劉易才是新漢朝現在最有權勢的人。那些傢伙,誰不想與劉易搭上一點關係?

這個什麼的宗親,那個什麼的王弟,都不知道隔了多少代,一個個都想來攀親認戚。

他們都不知道,劉易這個所謂的漢室劉家宗親,其實只是當初漢靈帝為了想讓劉易為其所用而杜撰出來的皇叔,劉易與這個漢室宗親其實是沒有太大關係的。

另外一些什麼的外姓貴族豪門,就更加的搞笑了,某某帝妃的娘家親人都搬了出來,當真要算起關係來,怕都是百年前的某個皇帝的妃子的後代族人了。

不過,還真的有點佩服這些人,他們當初家族裡有一女當選進宮,他們就可以像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那般,利用那一丁點的關係,就能把他們的家族展壯大,可以延綿至今,成為一方大族。

反正,劉易不在宛城的這些天,留在何府里的眾女都被宛城的那些人弄得有點煩了。但他們打著一些堂而皇之的名號來求見,也不能當真的把他們拒在門外。

劉易不在,一切都是皇太后何婉出面應付著那些人。

也幸好,何婉自從做了皇后又做皇太后,她早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屠夫之女了。她的身上,除了依然美麗之外,更多了一種不怒而威的高貴威嚴,那些前來拜見她的人,都被她的氣場壓得死死的。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劉易不在的這些時日,倒也沒有生什麼太大的事。對於宛城的那些欲攀親附戚的人,都被何婉給打走了。當然,他們送來的珠寶禮物等等,來者不拒,全都收下了。

這些傢伙。家裡富得流油,不要白不要。

要不是他們在表面上都能配合秦頡的管治,沒有弄出什麼的么蛾子,劉易早就想讓秦頡抄了他們的家,為新漢朝的國庫增加一點額外收入了。

這些傢伙,來送禮。其實都是想見劉易,想和劉易打下交情的。可惜,劉易並不在宛城了。

因為曹昂的身體問題,所以,劉易等人走得比較慢,不過是兩百來里的路程,花了差不多整天的時間。

回到了宛城何府的時候。府上都已經掌燈了。

何府大廳,一眾女人正在嘰嘰喳喳如小鳥一般的在點算著今天又收到了多少禮物,像調皮的陰靈珊、耿靈、萬年公主、楊凰等女,她們則在比劃著誰得到的珠寶飾更演亮,又或誰收到的絲綢更鮮艷。

許多送禮來的傢伙,他們這一次當真的是自討苦吃。因為,劉易這一次,幾乎把所有在洛陽的女人都帶來了,他們想巴結討好劉易,來見劉易不著。便把主意打在劉易的女人身上,誰不知,幾十個女人,他們一送便要全送,人人不能落空。光是每個女人送一匹綢緞。都會讓他們脫一層皮,更別說送那些珠寶飾的了。

別看大漢是絲綢產國,可是,卻依然是相當值錢的,價比黃金啊。這些,都是大漢上層社會的人才能使用得起的東西。

但劉易並不知道這些事,只是進了大廳後見到堆滿的精美禮品而覺得有點奇怪罷了。

眾女當中,並不是個個都歡喜的在欣賞珠寶綢緞,一些性子比較安靜的女人,她們只是在旁逗弄著兒女,又或三三兩兩的在說著什麼,不時出一聲輕笑。嗯,這樣的情況,的確讓劉易覺得很有家的味道。

倒是丁夫人,她此刻安靜的坐在廳內一角,似神思彷彿的樣子,連她旁邊的張夫人、嚴夫人她們在說什麼都似聽不進去,不在意。

「各位夫人,為夫回來了。咦?家裡怎麼了?這麼多的禮物,難不成家裡有喜事?」劉易踏進廳門,出言提醒廳內的眾女,告訴眾女自己回來了。

「啊,夫君你回來了?太好了,你來看看,人家說這匹布料拿來做一件裙子,可是靈兒說不好看,要拿來做外袍。現在都什麼天氣啊,夏天啊,熱死了,還做什麼的外袍?夫君你說對不對?」陰靈珊拿著一匹綉著漂亮花兒的綢布,一見到劉易,就有點驚喜的問了一聲,跟著就馬上跑到劉易的面前,把劉易拉住,拿著綢布在她的身上比劃著道。

「呵呵,好像挺多的,你想怎麼就怎麼吧,找你張芍姐姐或者卞玉、來鶯兒姐姐吧,夫君已經告訴她們如何做一些在火夏穿的衣裙,穿起來特清涼的。用不完的布料,就做外袍,等秋冬季節再穿吧。」劉易捏了陰靈珊的玉鼻一把,給她提了提意見道。

這丫頭,都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娘了,可是,卻還是難改她貪玩調皮的性子,陪劉易去大漠幾個月回來,她的孩子都認不得她這個娘了,可是她卻一點都不在意,沒心沒肺的。還好,陰曉特喜歡她所生的這個兒子,現在都是陰曉這個姑姑照看著,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個兒子是劉易與陰曉所生的呢。

劉易順便又拍了拍她的小屁股,用力捏了一把,把她推向起身來迎劉易的張芍,對張芍呶了呶嘴,默契的笑了笑,然後才迎向急急從廳中角落走來的丁夫人。

家裡的女人,都知道劉易離開宛城這幾天是去做什麼,是為了幫丁夫人去查探一下她的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