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六十六章處理傷口

第二百六十六章處理傷口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2-22 09:57  字數:6718

現在嘛,曹節卻不認為這個男人會是什麼的淫賊。

因為,她並不會認為,一個人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還有心思作惡,這個人,偷偷爬上她的船,估計只是一個意外。哪怕是壓上她的身上,也都只是一個意外,她可以想像得到,這個男人,爬到了她的船上,爬到了她的這個船艙,從船窗爬進來,肯定就是會壓在她的身上。

這是一個意外,一個誤會,她的心裡,已經能夠了解。

只是,曹節現在,卻是實實在在的對劉易產生了好奇。

她在好奇,好奇這個男人,為何會爬得上到她的船上,又好奇他為何會身受重傷。好奇這個男人的身上,倒底發生了一些什麼的故事。

像曹節這樣的年華,亦正是處於一個少女情竇初開之時,對異性,正是充滿好奇的時候。尤其是,像她這樣,思想有些跳脫的少女,正是對世間的一切都充滿好奇興越之時。這種好奇心一產生,便會一發不可收拾,心裡痒痒的,如果不將這個人的來攏去脈搞清楚,她就一天都覺得不是滋味。

所以,現在她只想將劉易喚醒,一個,可以看看,如何處理他的傷情,二個,是想問問這個男人到底是何來路。

這個曹節,在這個時候,居然亦忘記了,這個突然出現在她的船艙當中的男人應該不簡單,就算是從方才她刺了這個男人一刀的時候,這個男人握著她的手時,那種力量,根本就不是她所能抗拒得了的。忘了如果喚醒了這個男人,萬一要對她不利,她要怎麼辦的事。

她叫喚著,卻一時也叫不醒,此刻的劉易。可是真真正正的昏迷了過去。

她叫喚了一陣,見叫不醒,這才醒起,這個男人所受的傷,應該是比較嚴重。下意識的認為,如果她現在再不施救的話。還真的不知道這個男人是否還能活得下去。

呵呵,天見可憐,她現在才想到,要為劉易處理一下傷口。

劉易的身材,不算很壯。顯得略為修長,但是,卻也挺重的,起碼都是堂堂的七尺男兒。

曹節幾乎是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劉易拉上了床榻,這當中,又被她弄得劉易的傷口破裂,那中了寒毒。一直沒能自動癒合的傷口,又滲出了黑血。

曹節把劉易弄得爬伏在她的床榻上面,想要為劉易處理了一下傷口。卻手忙腳亂的,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最後,她想了想,才決定先解去這個男人身上的衣物,然後再為其包紮一下傷口。

不過,她卻臉紅微紅。心裡忐忑。

這麼大的人了,卻從來都沒有為男人解過衣衫。現在,為這個素不相識的男人解衣。讓她有一種異樣的心思,也不知道為何,為這個第一眼看到,卻是相當猙獰,現在看到,卻是相當清秀英俊的男人,給她一種心跳特別加速的感覺,也不知道為何,這個男人,看上去有一種讓曹節感到特別有親切感,似乎,與這個男人似曾相識的感覺,反正,現在看上去,就覺著很順眼,心裡並不再認為這個男人會是什麼的壞人。

因此,她根本就沒有再考慮萬一弄醒這個男人之後,是否會對她不利的事。

但劉易,並沒有就醒過來。

她帶著一種有點異樣的心情,手兒都有點顫抖的樣子,好不容易才為劉易解去了衣衫。

因為劉易其身上,要害部位有著那件蛟龍皮甲的防護,倒沒有什麼的傷痕傷口。可是,卻有許多紅影,那些,估計都是遭受到了重擊才會留下來的紅影痕迹。

另外,蛟龍皮甲沒能護著的地方,比如,肩甲部位,還有手足等等地方,卻有許多似乎已經開始癒合,卻還沒有正式癒合的傷口,看得曹節都有點觸目驚心。

她當真的是相當的震驚,很是驚訝,一個人受了這麼多的傷,竟然還能逃得到她的船上來,她很想知道,這個男人,倒底是經歷過了一次怎麼樣的戰鬥,要如何慘烈的戰鬥,才會在他的身上留下了這麼多的傷口。

她找到了一些乾淨的絲布,輕柔的為劉易擦拭著傷口,將傷口滲出來的血跡擦去。

可是,擦去之後,不一會又滲出一絲絲的血跡,讓她有點手足無措,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她真的不懂為別人處理傷情,不知道要消毒,要上藥,要包紮什麼的。

不過,這個時候,劉易也總算悠悠的醒來。

不醒也不行啊,這丫頭,不知道輕重,她不為劉易擦拭傷口還好,這麼一擦,卻弄痛了劉易。

嗯,劉易到了這個三國時代來,似乎還真的沒有受過這樣的痛苦,被這個曹節,弄得真的可以說是痛得死去活來。

劉易一醒來,第一眼就是看到這個少女在為自己擦拭傷口,動作似乎是很溫柔,可是,下手卻是有點重,弄得劉易一陣陣的刺痛。

「哎哎哎……」劉易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氣,趕緊出聲制止道:「輕點輕點……好了,別弄了……」

「啊?你、你醒了?」曹節其實很專心,很用力的想為劉易處理好傷口的,只是,弄得自己滿額是汗,卻依然沒能處理好,突然聽到劉易的聲音,她倒是渾身一輕,有點驚喜的對劉易道。

「哎呀……就算沒醒,都讓你弄醒了。雪……」劉易呼了一下痛,道:「不是你這樣子弄的……」

「啊?我、我不會……從來都沒有為別人處理過傷口,我、我不知道要怎麼樣,你、你醒來就是太好了,你說,教我怎麼為你處理這些傷口吧。」她倒是有心,一心想為劉易處理傷口。

「看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