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六十四章船上的少女

第二百六十四章船上的少女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2-20 04:08  字數:5654

劉易的意志,其實相當的堅韌。,.

平時,一般的小傷小痛,劉易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甚至,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尤其是,劉易身懷元陽神功。其功真氣,有著讓萬物回春的作用。有自動療傷止血生肌的功效。

這個,有時候常常都讓劉易有點促狹的想,自己似乎是隨身帶著一個遊戲系統,只要自己還有一點血,就應該死不了,並且,還具有自動回血的功能。

正因為是有這樣的想法念頭,所以,一直來,劉易並不太在意自己身上的一些小傷痛,只要忍一忍就過去了,過一段時間,就能原地滿血復活。

可是,這一次,是劉易真正純正意義上的受傷,傷及了五臟六腑,傷了經脈。那種元陽真氣在體內遊走時的刺痛感受,就是以劉易的堅韌,似乎都有點難以忍受。這一次,真的是玩大了。

劉易的元陽真氣,亦是有一定的存量的,一連瞬爆了多次,尤其是遭到左慈的攻擊時候,劉易運用了大量的元陽真氣護體。所以,使得劉易的元陽真氣消耗太大,遠超過了劉易的想像。

在黃河河道當中,飄流了約有一個時辰左右。也就是說,這一個時辰,劉易要不停的運用元陽真氣護體及從水中呼吸。這麼一算下來,劉易現在的元陽真氣,還真的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可以說,劉易在水中真的再也支持不了太久,如果加上懷中的那太陽能手機當中的能量,可能再多就是再堅持一個時辰左右。

可是。以劉易那堅韌的心性,都被自身的傷痛得有點難以忍受,已經感到有點目眩,劉易可不敢在水中暈過去。如果在水中暈過去,劉易恐怕自己就真的被淹死。善水者被淹死。這也太過窩囊了啊。

這樣,劉易強打精神,爬上了那條應該是與曹軍有關的大船上去。

嗯,這個時候的劉易,還真的可以說是強弩之末了。

他忍著痛,小心的避開船上的那些曹軍士兵打扮的人。直接爬到了船艙的最頂層。

爬到最頂層的時候,劉易就感到有點吃力,不是真氣不繼,而是痛得他有點顫抖。

這種身體上的痛,這種生理上的顫抖。卻不是劉易可以控制得了的。

首次,劉易是那麼渴望可以安穩的睡上一覺,可讓他恢復身體。

因為痛,他居然忘記了用真氣去探索一下船艙內是否有人。

又或者,劉易的潛意識當中,是打算爬到了船艙的最頂層,將人控制住,他就可以暫時躲在船艙的這最頂層上面。這樣,也似是最安全的。

因為,以劉易的經驗。他單憑氣味,就幾可以肯定,最頂層的船艙當中,應該是住著一些身份比較尊貴的女人。看這船,雖然大,卻並非是一般意義上的戰船。船上的那些曹兵,也不似是作戰的曹軍。反倒是有點像是在保護著什麼的人物似的。

曹操有沒有水軍,劉易不得而知。但是,卻知道曹操軍中,肯定有著不少船隻的。但是,像這艘大船,卻非一般人可以坐乘的。如果可以控制住船樓頂層船艙的女人,劉易就可以暫時避過所有的曹軍、袁軍的搜索。

劉易要從船艙窗口翻身進去之時,他僅只是瞄了一眼,也沒有怎麼細看,就鑽了進去。

殊不知,緊挨著此船艙窗口的,就是一張香羅帳榻。

可能是此船艙內的人,要在床榻上觀看船艙外的風景的問題,將床榻的高度調得,要比窗欞僅僅矮了一些,這樣,就算是躺在香榻上,亦可以透過船窗,觀看得到岸邊的風景。

如此一來,劉易從船艙窗口鑽入,剛好就是一下子爬伏在那床榻上面。

嗯,如果劉易此刻,還是那個龍精虎猛的劉易,這個時候,對於劉易來說,應該是一個相當香艷的時刻。並且,劉易會很喜歡這樣的情況,那個,什麼的竊玉偷花,不正是這個傢伙最喜歡做的事么?

可是,現在的劉易,卻感到有點無福消受。因為,他此刻已經有點頭暈目眩,雖不致於奄奄一息,可是,背上的那傷口,那股寒毒之氣,不時的在與他體內的元陽真氣作著衝突,那一下一下的衝擊,使得劉易的痛是一陣陣的,痛得劉易的臉龐都有點扭曲,被別人看到,會覺得非常的猙獰。

香艷的確是很香艷,因為,此香羅床榻上,此刻睡著一個女人。

先不說這個女人長得如何吧。

就是光看那羅衫半解,那小抹胸的帶子似乎不知何故而解開了,一邊雪白豐滿的半圓,完全裸露在外,那羅衫的邊緣,恰恰好就只能將那一點嫣紅掩住,看著那隱露在外的一小圈紅映,仿似只要吹一口氣,就可以將那輕薄的絲質裙邊吹起,就可以將那一點嫣紅完成收於眼底。

嗯,此刻,劉易其實是完全壓在人家的身上的,與人家幾乎臉對臉。

劉易壓在人家身上,軟綿綿的,在那一刻,劉易同時亦看到了那似是在熟睡著的美人兒的俏臉。

那是一張結白無暇,長得清秀又帶著幾分貴氣的臉蛋,瓜子形,很是精緻。看她應該還是一個少女,二八年華。

當然,這也只是劉易匆匆一瞥之下的觀感,實際上,在劉易剛一鑽進來,壓上了人家身體的那一瞬間,那個少女就被驚醒了。

因為,劉易剛從黃河水裡爬上來,渾身濕漉漉的,甚至還滴著水。所以,那少女在感到身上一重,渾身一涼之時,她就被驚醒了。

驚醒的少女,她第一時間睜開眼睛。在睜開眼睛的那一剎那,整個船艙當中,都似乎有一種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