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四十八章只借十天?

第二百四十八章只借十天?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2-08 03:17  字數:5434

也不知道為何,對於這一次出兵,劉易的心裡,其實覺得有點隨意,並沒有那種兵凶戰危的感受。去眼快..

最主要的原因,便是袁紹現在被新漢軍逼得已經縮回到冀州的東南部地區,不太可能再對新漢軍造成太大的威脅。

包括曹操等一眾天下諸侯大內,在他們的心裡,都認為,新漢軍要滅掉袁紹,這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

而劉易這次從虎牢關出兵,僅只是一個加速袁紹滅亡的軍事行動罷了。一次可攻可不攻的軍事行動,擺出一個要強攻河內的態勢,就看袁紹如何應對了。

從冀州北部進攻,從上党進攻,從虎牢關出兵,三方面的軍馬,任何一方攻破袁紹的防線,都可以讓袁紹陷於一個滅亡之局。所以,劉易現在,並沒有一定要強行渡過黃河攻擊河內的必要。

當然,姿態還是要擺出來的。

如果,曹操大開方便之門,劉易也不客氣,在華歆的引路之下,二十餘萬的新漢軍,一路進佔了虎牢關外飛流渡口往下游一百餘里之內的十多個渡口。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遲遲未能打開局面,劉易也有打算強行渡過黃河攻擊河內的。

實際,劉易最初的打算,就是親自率一支精銳之師,在不驚動曹軍的情況之下,飛快的潛渡過黃河,然後奪取黃河對岸袁軍的一個渡口,然後新漢軍的大軍再出關,再接應新漢軍的大軍渡河。

但如此的話。劉易就有點擔心自己的大軍出關之後,會被曹操的軍馬牽制住,這樣。新漢軍就難以安然的渡河,而自己所率的一支精銳在黃河北岸,必然會遭受到袁紹軍馬的瘋狂攻擊。到時候,就會讓自己陷於一個不利之局。

說真的,要想做到瞞過曹軍,偷渡過黃河北岸,這個怕還真的不太容易。何況,在剛好得知曹操熱情接待了袁紹派出的使者郭圖之後,在不知道曹操是否與袁紹達成了什麼的協議的情況之下。劉易認為,也沒有必要一定要冒這個險。

冒險?

呵呵,袁紹的推測,對劉易的這一點。倒是看得挺準的。但是。袁紹卻不知道,劉易乃是二千來年後來的人,往往所謂的冒險,大多都是劉易先知先覺,有知道了歷史的走向之後,他才會毅然冒險的,心裡有著八、九分的把握,劉易才會冒那個險。

現在。劉易對於曹操派華歆來到自己的身邊,為自己做引導。給自己介紹黃河南岸沿岸的各個渡口的情況,這讓劉易不禁產生了懷疑。懷疑曹操與袁紹是否會有了一個什麼樣的陰謀。

現在,劉易在華歆的陪同之下,到了一個名為白石渡的渡口。

黃河滔滔,一浪一浪的浪潮,啪嘩嘩的拍打著渡口邊上的一塊大白石。

白石渡,就是因為這塊大白石而聞名。

握了解,這個白石渡,已經成為南北通航的一個主要渡口了。

主要是,這個渡口開闊,可以讓更多的船隻泊近渡口。而渡口不遠便是官道,可是直通陳留及虎牢關。

「太傅,你看,此白石渡,視野開闊,可以一覽黃河雄壯的景色。尤其是黃昏時候,霞光映照之時,波光如鱗,整個河面,有如無數錦鯉在翻騰,頗為壯觀。」

「呵呵,華先生倒是挺有興緻。」劉易放眼黃河,遙望著遠遠的黃河對岸,有一句沒一句的應著華歆。

「呵呵,華某閑時,還真的喜歡欣賞大漢各地的湖光山色,近些年,卻有些迷上了黃河的雄偉壯觀。」華歆擄著他的小山羊鬍,一臉迷醉的搖頭晃腦的道。

「可惜啊,現在大漢山河破碎,一天沒能一統大漢,使得大漢百姓能夠過上安寧的日子,縱有無邊的美景,劉某亦無心欣賞啊。」劉易非常高大上的道。

「哈哈,太傅畢竟是太傅,不愧是曾經的振災糧官。心裡維繫的,始終都是天下百姓,如果天下諸侯,都人人如太傅這般,那麼,這天下便應該沒有戰爭,百姓便能夠安居樂業了。可惜啊,如今的天下諸侯,哪一個不是野心勃勃之輩?算了,這些不說也罷。」華歆亦似是一陣唏噓的樣子,揮揮手道。

「華先生,相必你亦不會忘了我們當初初初相識時的情況吧?那個時候,華先生可是一個心懷大志的名士,一心想著清君側、正朝綱。為了剷除朝中的奸佞而奔波勞碌。」劉易側目望著華歆道:「不知道,華歆先生你,現在是否有改初衷?」

「呃……這個,呵呵,華某不才,現在只是協助曹丞相,為朝廷治理好百姓,至於清君側,除奸佞……呵呵,現在君身邊,哪個是奸佞?我們朝廷,政令通行,百姓安寧……」

「是么?那個,我倒想問問,華先生,現在哪個是君?」

「自然是獻帝了。」

「是么?原來獻帝是君啊。我劉易還以為,曹操是君呢。」劉易莫不諷刺的對華歆斜眼道,

「呃,那麼,新漢朝,太傅是君呢?還是少帝是君呢?太傅,咱們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誰也別說誰了。」華歆居然一點都不示弱的對劉易道。

「哈哈,我劉易為君又如何?我劉易為君,此天下,還是大漢的天下,假若曹操為君,這天下,還是大漢的天下么?華歆先生,你現在,心裡應該還是以漢臣自居吧?還是以漢人自居吧?假若某一天,曹操為君,此大漢還叫大漢么?我們漢人,還是漢人么?而你,還敢挺直腰杆子說,你還是漢臣么?這麼淺顯的道理,相信不用我劉易多說了吧?」劉易指了指四周,正在忙著徵用船隻的新漢軍將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