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四十五章連奪黃河渡口

第二百四十五章連奪黃河渡口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2-07 07:11  字數:2191

新漢軍從虎牢關出兵,首先便是衝擊到曹操的勢力地盤。路:3w.

儘管已經與曹操剛剛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但劉易也並不排除自己先招惹曹操的情況之下,曹操是否會因此而惱羞成怒,是否會出兵來與自己的軍馬相戰。

當然了,在與曹操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之時,曹操亦曾說過,他不會參與新漢朝攻伐袁紹的事。可如今,曹操卻公然的接待了袁紹派出的使者郭圖。這裡面,或者可以拿來做做文章。因此,劉易當機立斷,派出許諸率五萬騎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攻取屬於曹操軍控制的一些黃河渡口,試探一下曹操對於新漢軍兵出虎牢關的態度是如何。

如果曹操當真的與袁紹有所勾結,那麼,曹操極有可能會借新漢軍攻擊他的黃渡口的事,會毅然的揮軍向自己發起進攻。但假若曹操沒有理會,任由自己的軍馬奪取了屬於他的黃河渡口,那麼,證明曹操應該是還不想撕破協議,暫時還得忍氣吞聲。

說實在,劉易並不認為曹操會因為自己的新漢軍從虎牢關出關,奪取他的三幾個黃河渡口的事就會與自己撕破協議。

「主公,末將認為,我們現在或者可以爭取主動一點,派人前往與曹操交涉。比如,我們從虎牢關出兵,這只是借道而已,這樣,或者可以給曹操一個台階下,另外,或者也可以旁敲側擊一下曹操,詢問一下曹操接見袁紹的使者郭圖有何意思。」李令待許諸領命。點軍出關之後,他向劉易提議道。

劉易聽後,稍微搖頭。笑了笑道:「李令將軍,你所想的,只是謹慎性的做法。不過,我們卻沒有必要主動尋求與曹操的對話的。事實在上,在許多事上面,我們雙方都心知肚明,沒有必要說得太過明白。他曹操又豈會不清楚。我劉易從虎牢關出兵,只是借道而已,豈會當真的要攻奪他的勢力地盤?在這事上。我相信曹操應該也不會派人來跟我們交涉。因為,這個時候,誰先派出使者前往交涉,那麼就代表誰的心裡先有了怯意。就似。曹操他要見什麼人。又關我們何事?我們又何必那麼的敏感,非要去求證曹操見了誰誰會對我們有影響?呵呵,反正,就是那一句話,只要我們新漢朝強大,我們各處拱衛洛陽的關隘穩若金湯,那麼,我們新漢朝不會害怕與任何人開戰。甚至。曹操現在向我們發兵進攻,我們亦只有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末將明白了。」李令聽後,臉龐有點發熱,有時候,連他自己都有點覺得是自己謹慎有點過了頭。當然,對於一些影響到天下大勢的方面,李令還是缺乏一點眼光的。

「不過,主公,我們這一次從虎牢關出兵攻擊袁紹,不管如何,末將認為,主公還是要謹慎一些。正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袁紹現在就算已經被我們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可是,他畢竟還有著數十萬的兵力,末將的心裡,總覺得,袁紹現在困守一地,手下卻有如此多的兵力,主公這次準備攻進河內的計劃,是否需要再認真的考慮考慮?」李令轉而針對劉易這一次要進攻河內的事而有點憂慮的樣子。

「嗯,這個,會根據情況而定的,李令將軍莫用太過擔心。」劉易點點頭,認為李令的擔憂並非無的放矢,劉易自此至終都沒有認為自己就已經吃定了袁紹,心裡自然要對袁紹有著一定的警惕性。

正因為劉易對袁紹有著一定的警惕,所以,才會在洛陽等一等,等三個方面的新漢軍,都可以對袁紹施壓,看看可否能讓袁紹自亂陣腳。假如說,袁紹因為遭到了自己三方面的進攻而自亂了陣腳,讓自己某一方面的新漢軍攻破了袁紹的防線,那麼,袁紹就真的是只有死路一條。

如果說,趙雲、太史慈、公孫瓚等新漢軍,能攻破了袁紹的北方防線,那麼,劉易亦沒有必要一定要從黃河冒險渡河攻擊河內郡了。所以,一切,劉易都認為要看情況而定。

現在,劉易已經隱隱覺得,自己要潛渡攻襲黃河北岸的渡口,怕已經不太可能做得到隱蔽了。現在可不是群雄起兵之前的早前期。如今的各諸侯,他們發展到了現在,應該誰都會特別的注重情報的工作,自己的軍馬從虎牢關出兵,勢必瞞不過袁紹的探子耳目。所以,劉易覺得,最終恐怕還是得要自己強行攻擊黃河北岸的黃河渡口。

實際上,劉易現在從虎牢關出兵,如果袁紹得知這個情報,他估計就會增兵河內,袁紹不可能不著緊河內郡的。如果袁紹一旦增兵河內,提防自己從會渡過黃河攻擊河內的話,那麼,就必然會使得廣平、陽平一帶的防線的兵力不足,到時候,就會讓趙雲、太史慈等將有機可乘。

可以說,劉易現在,可以作為主攻的方向,但是,亦可以作為牽制袁紹的兵力的行動。這個,是否要當真的強渡黃河,進攻河內,還得要看袁紹的軍馬調動情況。

劉易與李令顏良、文丑等將,一邊喝著一點小酒,一邊在等著許諸的報告。顏良、文丑兩將,急得不停的抓頭,多次向劉易請命,讓他們亦率軍出戰,助許諸一臂之力。

不過,劉易自然不會再讓他們率軍出戰,已經沒有那樣的必要,除非,現在曹操亦揮軍來攻擊,否則,劉易認為,許諸那五萬的騎軍,足可以攻取曹操的黃河渡口。

等了約有一兩個時辰,天色已經黑了。

一匹快馬從虎牢關外返回,送來了許諸的戰報。

最接近虎牢關的那一個黃河渡口,離虎牢關其實也不過是二、三十里,許諸的大軍一到,在渡口守衛的曹操軍根本就沒能反應得過來,頃刻之間,就被許諸的軍馬所殺所俘。據清點,那個黃河渡口,只不過是僅有數百個曹兵在駐守罷了。

許諸見狀,當即再揮軍沿黃河南岸,一路往下游進攻,連奪曹操的三個渡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