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一十九章曹操來使

第二百一十九章曹操來使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1-20 13:58  字數:5624

已經麻木了的匈奴女人,她們面對有如神兵天降的新漢軍,她們還真的沒有半點反抗的心思。何況,她們就算是反抗也無力。

最終,她們都被綁了起來,聽天由命。

摸近匈奴騎兵的營地,不過是十里左右的距離,一路也沒有什麼的耽誤,孟軻與典韋兩人,帶著數百精銳之士,才花了大半個時辰就摸近到了匈奴騎兵營地。

本來還以為要花費不少功夫的,誰知道會這麼順利?他們摸近之後,也還遠不到子夜的時分。

按理,在這古時候,應該是晚上九點到十點鐘左右的時間,沒有什麼娛樂的古代人,應該早已經歇息了才是。特別是在這個春季時節,一到晚上也會相當寒冷的時候。可是,在典韋與孟軻等人面前的這個匈奴騎兵營地,現在卻依然燈火明亮,一陣陣鬨笑嘻鬧之聲從匈奴騎兵營地傳了出來。

匈奴人的情況,讓典韋與孟軻都覺得有點呆然,不知道匈奴人的搞什麼。

遠遠的,他們豎起耳朵來聽聽那些匈奴人的說什麼,但是卻聽不懂他們在嘰嘰喳喳的說什麼。

這些地方,應該是大漠深處的地方了,在這些地方上生活的匈奴人,異族人,他們極少有懂得說漢語的人。孟軻抓回來的那些匈奴人,也沒有一個懂得說漢語的。這些都是通過閼氏族人派來的引路嚮導翻譯過來的。

看到前面的匈奴騎兵營的匈奴人在典韋他們摸到近前來都還不知道死活,還在戲鬧,典韋等人不覺有點生氣。

給後面的黃敘傳報,讓他們加快前來之後,典韋與孟軻帶著閼氏族人決定摸近匈奴人的營地,看看他們到底在樂什麼。

他們如蛇一般。在草地上爬伏著摸近匈奴人的營地。

匈奴人有巡哨,但是,這些巡哨肯定也是沒有想到會有新漢軍已經摸近了他們的營地,一隊約十人的匈奴哨兵,他們也都樂呵呵的爬在他們營地的木柵欄外面,透過柵欄的縫隙,向裡面張望,不時也發出一陣會意的笑聲。

典韋一招手,與幾個軍士悄悄的摸近到他們的身後,然後一對短鐵戟同時出手。唰唰的兩聲,一下子解決了兩個匈奴哨兵,另外的,則同時被撲上來的新漢軍士兵掩嘴割喉,無聲無息的解決了他們。

跟著。眾人悄悄有的透過木柵欄的縫隙往匈奴軍營里偷看,一看之下。騰的一聲。幾乎沒有把典韋給氣炸了。

原來,裡面的匈奴人,正在圍成一圈,在觀看上一些幾乎是光著身子的人在打鬥。

當然,這個並不是典韋氣炸的原因,而是另外。在這個匈奴人的營地當中,在他們打鬥的旁邊,還有一個木台,木台上。居然全是一些裸著身子的女人。

這個還沒算,在木台的兩邊,還有一些豎起來的木樁,上面,居然掛著一些女人的屍體。不,應該是說,是一些已經被開膛破肚的女人屍體。另外,還有一些生著火的鐵鍋,旁邊,有匈奴人拿著刀具,把那些女人的屍體肢解,剁成一塊塊的扔進鐵鍋當中。

又見煮人而食,典韋與孟軻等人,當即被噁心得想吐。

剎那間,典韋幾乎暴起就要殺進匈奴軍營當中去。

孟軻伸手按住了典韋,然後問摸近來的閼氏族人,問他們裡面的匈奴人到底在幹什麼。

裡面的那些被殺害的女人,明顯不是漢人,在這個地方,應該也沒有漢人了,那些應該是匈奴人,怎麼匈奴人要殺害自己人?

閼氏族人也被軍營裡面的匈奴人給嚇得面青嘴唇白。

通過他們顫顫赫赫的解釋,典韋與孟軻等人才明白。

原來,裡面幾乎被脫光衣服的在打鬥的男人,應該是在這個草原上生活的原住民,他們都是匈奴人的俘獲奴隸。現在,應該是讓他們互相打鬥給匈奴人取樂子。

至於那些女人,則是被匈奴人抓來取樂的。這些女人,都會被匈奴人輪流著玩弄,直至把她們弄死,然後,會被他們殺了取肉而食。

現在,冰雪雖然融化了,但是他們還沒有完全解決糧食危機,牛羊也正是在放養的時候,不可能殺牛宰羊的。他們想食肉的話,就必須要去打獵。可是,這個草原不大,早前應該也有大部的匈奴人在這裡駐紮,就算是有動物都被匈奴人獵殺乾淨了。因此,這些匈奴人只好殺人取肉來解饞。

看那木台上的女人,大多都是一些年輕的女人,估計匈奴人是故意留下來玩弄的女奴,每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抓來一些女奴,當眾取樂,然後弄死食肉。

另外,草原上的生活,似乎也太過無聊了,他們在弄死這些女奴的時候,也會尋找多一些樂子。比如,一邊欣賞奴隸在斗獸,觀看那些奴隸互相拼殺,一邊下注賭博。還有,那些木台上的女奴,也會成為他們賭博的玩物,如讓兩個匈奴勇士,分別弄兩個女奴,就看誰的持久力更久。又或者,賭某個女奴可以承受得了多久的凌辱才會死去。又或賭哪一個女奴可以承受得了幾個匈奴男人的摧殘。

反正,這些匈奴人都是拿殘忍當有趣,拿噁心當好玩。

聽完閼氏族人的解說,典韋真的按耐不住了,一腔怒火讓他覺身體都要被撐爆一般。

這個時候,他也顧不得黃敘是否率軍殺到,孟軻也壓制不住他了。

典韋呼呼的喘了幾口氣,雙眼都似發紅的樣子,露出寒光,恨恨的盯著匈奴軍營里不時叫囂笑鬧的匈奴人。

他緊咬牙根,惡狠狠的對孟軻道:「軻子,我終於明白我們主公為什麼要消滅匈奴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