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一十三章蔡瑁的計劃

第二百一十三章蔡瑁的計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1-16 06:45  字數:5621

兵貴神速。

太史慈的意見,讓眾人都考慮到了,事實不管閼氏族人如何,新漢軍都要向西疆大漠進軍的。現在雖然前去探聽情報的斥侯還沒有把所有的情報都歸納回來。但是,既然閼氏族已經派人來聯繫,那麼,不防就把大軍向前推進幾百里,進入閼氏族的領地。

這樣一來,讓閼氏族看到新漢軍的強大,那麼他們更加不敢有異動。

新漢軍大軍在這裡已經休息了三天,軍士亦早恢復了體力。

眾人都覺得太史慈說的有道理,便決定第一天一早,大軍開始進發。

顏良、文丑兩將,爭做了先鋒軍,兩將領五萬騎兵先行。

不過,為免兩將魯莽,劉易與申勇、孟軻、賈詡、周倉等人,率第一軍一起同行。

太史慈與華雄率餘下的十多萬騎兵隨後跟著。

黃敘與典韋、許諸等將,率步軍最後出發。

荀文若與高順會先留在拉雅圖雪山之下的大營,看情況,再押運軍糧物資等出發。

不過,拉雅圖雪山下的大營,現在已經是一個大型的補給基地,除了高順所率的十多萬軍馬之外,還有十來萬異族人的騎兵。所以,並不用擔心會遭受到攻擊。

當然,也不用擔心這些異族人的騎兵會造反。現在的異族人,還真的不敢打新漢軍物資的主意。畢竟,新漢軍已經給予了他們那麼多優惠政策,給了他們那麼多糧食、衣物等物資,讓他們的族人,安然的渡過了這個冬天。現在,後方正在密鑼緊豉的對他們的族人進行安置。讓他們的族人,從此可以過上真正美好的生活,他們現在又豈會反了新漢軍?

也正因為看到異族人現在是真心歸順新漢朝的,所以,才會放心讓十多萬異族人的騎軍幫忙看押物資。

大軍行軍一天。安然無事,第二天,差不多是午後的時分,就已經到達了離閼氏族人聚居的大營二十多里遠的地方。

劉易拍馬與顏良、文丑兩將一起,在草原雪地上尋一個適合紮營的地方。

大軍來到了這裡,自然不能當真的直接殺到閼氏族的營地。先在這裡紮營,派人去交涉,看看閼氏族是否同意自己的意見,是否會無條件的歸順再說。

這片雪原當中,有一片起伏的小山包,不高。山上也有些稀疏的樹木。劉易觀察一翻後,讓顏良、文丑在一個山包的背風方面紮營。

劉易策馬在原野上閑逛,等著軍隊把營塞安置好。

當然,後面是跟著周倉、孟軻等將及一眾親兵的。他們可不敢讓劉易離開大軍太遠,免得又發生什麼的意外。

忽然間,大家都聽到了遠處有馬蹄聲傳來。

劉易不禁躍馬上一個高坡頂上,放眼四望。

現在。雪地上的積雪還比較厚,馬蹄聲其實並不會太過響亮。

劉易尋聲望去,發現已經有騎兵來到了不遠的地方。

有一隊約幾十人的騎兵,在前方奔竄,後面,跟著一隊約千人的騎隊。看樣子,是後面的追殺前面的那些騎兵的樣子,劉易看到了後面的騎兵放箭把前方的騎兵射落馬下。

看這些騎兵的裝扮,是匈奴人的。

沒多久,前面幾十騎兵騎兵。被後面的陸續射殺了十多騎。

在離劉易所在的小山坡還有幾百步遠的地方,剩下的這些騎兵,居然一個轉向,引著大隊騎兵向劉易所在的方向沖了過來。

「有情況,列陣!保護主公。」

孟軻見狀。趕緊命令跟著來的幾百親兵在劉易的身前列好了陣。周倉提著一柄砍刀走到了劉易的馬前。

「啊啊……」

又是一陣慘叫聲,前面奔逃的騎兵,被後面的騎兵追上,一輪射擊之下,又倒也了十多人。最後,還剩下三、四騎神色慌張的向劉易所在方向逃來。

這幾人,一邊逃著,一邊揮手大喊,嘰嘰咕咕的,應該是喊著匈奴語,劉易一句都聽不懂。不過,看他們的情況,估計是在喊救命,還沒有看清楚劉易等人是新漢軍並非是他們匈奴人,所以才會用匈奴語喊話。

劉易與孟軻等人自然不會動,不會去救這幾個匈奴人,他們匈奴人殺匈奴人,與自己何干?只要不是對自己意圖不軌便好。

他們,已經逃進了劉易等人幾十步遠,只要劉易一聲令下,便可以把這幾個匈奴騎兵射殺。

不過,劉易依然沒動,事不關己嘛,只要他們真的敢衝過來,前面的軍士自然會了結了他們。

就在這時,在這幾個騎兵的身後,突然衝出一匹火紅的戰馬,一聲嬌吒:「偷了本女王的東西,還想跑?受死!」

嗆的一聲,一柄長柄的小號大刀寒光一閃,噗噗噗的幾聲,餘下的幾個騎兵,他們的頭顱居然被她一刀同時砍斷。四個頭顱飛上到半空。

沒有頭的噴血屍首,隨著戰馬衝出,然後碰的一聲,摔落地上,一路染紅了幾道血路,在雪白的雪地上顯得特別的觸目驚心。

幾匹戰馬,衝到了劉易前面的軍陣來,不過,被前方的軍士一下子制服了。

劉易這才看到,殺人者居然是一個匈奴女將。

她自稱本女王?劉易不禁在心裡嘀咕,心想不會這麼巧吧?這就見到了閼氏族的女王?

只見她飛身下馬,插刀於地,快步走到了那幾肯屍首旁邊,居然一點都不懼怕無頭屍身,探手在幾具屍身的身上搜索著什麼。

在她前面,明明還有劉易等幾百個騎兵,她居然視如不見,就似根本就沒有看到似的。

「沒有?」她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站起來,這才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