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一十章可笑荊州群臣

第二百一十章可笑荊州群臣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1-14 08:37  字數:2259

「咳!」

伊籍再重重的咳了一聲,止住了殿堂內的眾臣的喧嚷,道:「蔡瑁沒有別的意思,而是他看到我們襄陽就要不保,已經秘密逃跑了,他本想挾帶少主一起投靠曹操的,但被伊某帶人截住少主,要不然,現在少主已經被挾帶走了。路」

「什麼?蔡瑁已經跑了?這、這……該死的!那麼我們怎麼辦?襄陽怎麼辦?現在,誰還能敵得住新漢軍的進攻?混蛋!早就知道他們蔡家的人是靠不住了。」

「安靜!慌什麼?現在還不是還有少主在么?還不是有伊某在么?現在,緊急召你來前來議事,便是商議我們荊州襄陽生死存亡的事。至於蔡瑁,哼!他逃了也正好,首鼠兩端的傢伙,你還還能指望得了他什麼?他又不能與新漢軍一戰,所謂投靠曹操,可以曹操的軍隊,現在能救得了我們襄陽么?」伊籍似當仁不讓的總攬了荊州主權,對殿堂內的荊州群臣道:「現在,在我們面前,有三條路可以走,第一,就是學蔡瑁逃走,放棄襄陽,逃離這裡以保自家的身家性命。第二,便是大家都不捨得我們在襄陽的一切,決了心要保住我們襄陽,為了保住我們襄陽,甚至不惜犧牲掉我們自己。與襄陽共存亡,誓與新漢軍抗爭到底。這個,亦是一條玉石俱焚的選擇,因為情況你們都看到了,新漢軍的強大,絕對不是我們現在可以抵抗的,哪怕我們現在還有三十來萬的荊州軍……」

「伊先生。你所說的第二條路,那等於沒說,這算什麼的辦法?還是先說第三條路來看看吧。」

殿堂當中有人打斷了伊籍的說話道。

「第三條路。便是投降了。不是向曹操投降,而是向新漢軍投降。」伊籍掃了一眼朝堂當中的人,慢慢的說道。

「什麼?向新漢軍投降?這、這怎麼可能?先主在的時候,都沒有考慮過要投降新漢軍,現在又怎麼能向新漢軍投降呢?哼,方才還口口聲聲說,之前蔡瑁向曹操投降。不,不是投降,是歸順曹操。你都說蔡瑁謀奪了主公的基業,現在,若投降了新漢軍,豈不是一樣的性質么?」

「是啊。這個投降與歸順是不同的。我們歸順,是可以有條件的歸順,而現在新漢軍大軍壓境,我們投降的話,那我們的利益誰能保證?不行,這個不行!」

「我寧選第一個,寧願像蔡瑁一樣另投他處,亦不會投降新漢朝的。」

「現在我們不能渡江。總可以西進吧?大不了逃到益州去。」

……

荊州群臣,包括之前的劉表。大家之所以能夠一致決定不歸順新漢朝,抱著一個與新漢軍對抗,死守荊州的念頭,幾乎都是為了利益。

這幫傢伙,還真的是不見官財不流淚,到了現在的形勢之下,襄陽城隨時都有可能要被攻破的情況之下,居然還想抱著自己的利益不放。

當然,他們也有點可份的高估了他們荊州軍的戰力。以為他們怎麼說都有著數十萬的大軍,就算新漢軍要攻擊他們也不是那麼的容易。可是,人家就是偏偏那麼容易。他們的荊州軍,在新漢軍的面前,根本就沒有本點抵抗之力。

他們的大軍,亦根本不敢正面與新漢軍一戰。

沒有辦法,新漢軍的遠程攻擊力,還真的太過厲害了,投石機、床弩,弓箭兵,這些無一都不是讓人聞風喪勝的攻擊手段。可以想像,如果荊州軍敢集合數十萬的大軍,與新漢軍正面大戰一場的話,那麼,死的人肯定可以用屍山血海來形容。那樣的死法,這叫他們如何能接受?死那麼多人的大仗,看不到半點勝利希望的大戰,叫他們荊州軍如何敢打?

不要說新漢軍以上的那些攻擊手段了,就算是短兵相接,騎兵衝鋒,步軍衝擊,他們又如何能抵抗得了?

很簡單的,新漢軍現在的猛將如雲,隨便放出一個來,都可以率一支騎兵殺透他們的戰陣,在他們戰陣當中來回衝殺,亦一樣殺得他們大敗啊。若是數個猛將,率數路軍馬衝擊他們的軍陣,他們豈不是連半戰抵抗之力都沒有?

當然,他們或者可以用計來伏擊新漢軍,可是,現在的戰場形勢,他們又如何給新漢軍設伏呢?

新漢軍就在宛城,他們前去攻城,卻連城牆底下都攻擊不到,新漢軍在宛城,基本也沒有什麼的調動,沒有機會讓他們在新漢軍行軍的過程當中設伏。說到設伏,反而是新漢軍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下一連伏擊了曹軍兩次,殺得曹軍大敗。

這個,呵呵,善於設伏的新漢軍,是他們的祖宗,他們又能如何給予新漢軍致死一擊呢?

所以,以現在的形勢來看,橫看豎看,荊州方面,除了投降之外,還真的沒有本點可保他們身家性命的出路。

可笑,這些傢伙,在自己沒有本事的情況之下,居然還妄想著如何,這是在找死么?

「安靜!」伊籍再沉聲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再其他的有什麼用?召你等前來,便是圍繞著以上所言的三個選擇來商議。」

說到這裡,一副文弱文士模樣的伊籍,此刻眼神一厲,竟然多了幾分殺殺,他冷冷的道:「既然諸位都認為,死守襄陽與新漢軍一戰是不可能的,那麼,就只有兩條路可選了,在這個時候,大家也別再多說什麼的,更加不要說請援軍什麼的,因為,在我們襄陽襄江東岸,已經有了數十萬的曹軍援軍,可這又如何?援軍能給予我們襄陽半點支援么?連在我們眼皮底下的援軍大軍,都沒能給予我們支援,所以,再說這個話題,已經沒有了半點意義。因此,要麼,就是離開,要麼,就是投降!」

「憑什麼?就算我們離開也好,投降也好,也論不到你伊籍來決定,你伊籍又算什麼東西?別以為救了少主,便可以對我們冷眼教訓,你還沒有那樣的資格!」

一些一直與伊籍不和的人,真的再也看不慣伊籍現在似乎已經取代了蔡瑁的地位要對他們發號施令的樣子,忍不住跳出來指責伊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