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零四章荊州完了

第二百零四章荊州完了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1-10 05:40  字數:5725

此地堂刀,並非武俠小說中的地堂刀,是魏延獨創的。路這個,是他練武的時候,因為沒有戰馬,所以,沒有辦法練馬戰,突然心血來潮,幻想著與騎馬的敵將交手的時候,他若被擊倒在地的時候,他要如何應對呢?

所以,便有了現在的地堂刀。

馬戰的時候,可以斬敵將戰馬的馬腳,與敵步戰的時候,亦可以專攻敵將下盤,讓敵人防不勝防。

還有,此刀法,適合在亂軍當中混戰,往往是保命逃生的最有用的刀招。

正因為魏延有這樣的殺手簡,所以,他才會落入新漢軍的圍困當中,依然還能做得到面不改色,還自信可以突圍離開戰場。

如果不是被典韋看到了他,還真的有可能讓魏延逃走。

但可惜,他碰到了比他更強一籌的典韋。

典韋大喝一聲,短戟插地,哄的一聲,塵土飛揚,堪堪擋住了如影隨形追著典韋攻擊的長刀。

按理,砍中了短戟的時候,長刀會被彈開,然後魏延又可以跟著攻擊。

但是,眼疾手快的典韋沒有再給魏延機會,他的另一戟,幾乎同時也猛插地面。

碰的一聲,雙戟正正的一下子卡住了魏延的長刀,短戟的月牙戟對接,直接卡住了長刀。

「給我下!」

典韋狂喝一聲,雙手用勁,居然直接將魏延手上的長刀直接卡住壓在地面,一下子沒有地里去。

「第九招!」

典韋一腳踏住了魏延的刀身。雙手放開了短戟,握拳居高臨下的直擊還側卧在地面的魏延。

魏延吃了一驚,急忙一手撐地。一個翻身,雙腳連環踢出。

碰碰碰……

兩將拳腳相激,發出一陣如打悶鼓一般的悶響。

「第十招!給我死!」

殺得性起的典韋,居然直接一個前沖,涉身進入了魏延的腳影當中,在魏延還沒有站穩之時,雙手一抽。霸道無比的一下子將魏延的雙腳夾在自己的脅下,然後橫著提起魏延,在空中揚了一圈。轟隆一聲,如抱著一根木頭似的,重重的將魏延砸在地面上。

這一下,虧魏延一直有內氣護體。亦被典韋砸得頭暈目眨。頭頂直冒金星,砸得他全身都似散了架。

我死休矣……

轟的一聲,典韋一腳,橫著將魏延踢往一旁。

這一腳,典韋沒下死手,但是,卻將魏延踢得胸口一甜,嘩啦一聲。吐了一口鮮血,便直接兩眼一反就暈了過去。

「典將軍威武!」

圍觀的新漢軍將士。忍不住齊起發起一陣高呼。

「好了,看他半死不活了,以後,他便是我們新漢軍的兄弟,不管方才他殺了我們多少兄弟,從此以後,大家不能再敵視他了。」

「是……」

一眾圍觀的新漢軍將士只能從命。

「送他去軍醫那裡看看……不,直接送去安眾縣給主公吧。他不錯,是可造之材,相信主公對他會有安排的。」典韋想了想,揮手讓軍士過來,將魏延抬走。

這個時候,育水河的河邊,關羽、張飛立馬河畔,死死的盯著已經尋到小船,逃到了江中的夏侯惇、徐晃等一眾曹將。

這些曹將,一共有數千曹兵,但是,這些曹兵,卻還真的非常強悍,悍不畏死,為了掩護夏侯惇與徐晃等曹將逃走,他們前赴後繼,拚死敵住關羽、張飛的追殺。

數千曹兵,幾乎被新漢軍斬殺始盡,不死的,都是被新漢軍捉住的,但捉住的,還兀自不服。

「夏侯惇、徐晃!」

關羽望江喝道:「殺我大哥劉備的仇就此記下了,來日,希望爾等莫要在戰場與我關某相遇,否則,誓取你性命!」

「哼!別人怕你關羽,但我可不懼,劉備是我夏侯惇所殺你又便如何?這一次,荊州軍不堪一戰,才會敗於你們之手,戰場上相見,鹿死誰手還未可知,若碰著,某便送你去與你那大耳賊地獄相聚!」

夏侯惇不甘示弱的回應道。

「牛皮吹得震天響,帶把的,你們回岸,跟咱大戰三百會合!」張飛狂暴的喝道。

「哈哈,來日方長,現我曹軍大軍就在育水河東岸,你們有本事的,那就殺過來吧!」

「哼!」

……

關羽沒再多言,狠狠的盯了他們一眼,舉手引軍離去。

從安眾縣城撤逃到了這襄江北岸的荊州軍,他們已經沒有了退路,唯有的就向西面逃竄,但此地離西面的大山還有百多兩百里之遙,逃不進大山,他們也休想可以逃得脫新漢軍的追擊。

基於這樣的情況,二十餘萬的荊州軍,徐了數萬人馬敢回身與新漢軍一戰之外,其餘的,幾乎是看到新漢軍的兵鋒一到,他們就跪地投降。

活捉,整整十多萬的荊州軍。

這樣的情況,讓在育水河、襄江東岸的曹兵曹將,看得雙眼冒火,急得跳腳,但卻也無可奈何,無能為力。

一江天險所隔,江河上還有那麼多新漢軍水軍的戰船,他們不可能渡江救援,所以,也就只能幹看著干著急。

張合可是看得很清楚,看著新漢軍的追兵殺到,看著夏侯惇、徐晃等將率軍回迎新漢軍追兵,看著他們是如何敗逃,看著那河岸邊上,站得密密麻麻的荊州士兵,整齊的跪地投降。

那一刻,張合還真的想吐血。

自己明明有著三十萬精兵,明明可以率軍與新漢軍一戰,明明可以將那二十餘萬的荊州軍救出來。可是,他卻偏偏就沒有辦法。

同樣驚恐,鬱悶得想吐血的。還有襄陽的蔡瑁。

他在荊州水軍被新漢軍水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