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零三章魏延歸順

第二百零三章魏延歸順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1-10 05:40  字數:5596

魏延還沒有定性,在他的心裡,並沒有為誰忠誠的念頭,所以,他現在,為誰效命都不太重要。最主要的,就是不能讓他感到鬱悶。

在劉表軍中,荊州軍將士儒弱,不堪一擊,與這樣的軍士為伍,讓魏延覺得自己有力都沒有地方出,他一直都沒有機會真正的打一場硬戰,每一次,都是一敗再敗,甚至根本就沒打就投降或撤逃,一潰千里。

當然,他也一度想改變荊州軍儒弱的性質,想打造一支可戰之軍。但他卻不受上司的看重,他的意見,根本就沒有人會重視,會聽。而他自己,不信前還只是一個什長,一個都伯,現在才是一個隊率,手底下就只有那麼一百幾十號人,叫他怎麼樣改變荊州軍的儒弱性質?何況,哪怕是這一百幾十號人,這些荊州的士兵,卻不怎麼願意聽他的,平時,對魏延,也只是畏懼,並非是敬重。

留在荊州軍的確是沒什意思了,他打算跟著曹操的這些軍將看看,看看可否有機會獲得曹將甚至曹操的賞識。

但現在,曹將已經逃遠了,他自己原本以為可以輕易逃走的,卻竟然被一些普通的新漢軍士兵給圍困住,一時難以脫身。而他所擔心的,擔心自己引來新漢軍的大將卻正是怎麼想就怎麼來。

魏延雖然沒有正式與新漢軍的大將正面交過手,這主要是新漢軍的大將叫陣的時候,他一個小小的隊率根本就沒有資格上陣與人家交戰。但是,他卻看過新漢軍這些大將的厲害,他雖然不懼。可是,卻也自問自己未必是人家之敵。

因此,現在典韋跟他說,要引薦他給劉易,他自然是歡喜的,哪怕典韋是讓他做典韋的副將,他都非常樂意接受。做典韋的副將,可以比他在荊州軍做一個小小的隊率要好得多了。可是,聽到後面典韋說。要讓他為其專門管理兵器,他就不幹了。

「哈哈,憑啥?就憑咱比你厲害,所以。你就只能聽咱老典的。」典韋牛皮哄哄的一臉得色的道。

「放你的狗屁!誰說你就比咱厲害?」魏延不服氣的喝道。

「呵哦?還不服氣?好好。咱就專治不服,好了好了,你們都退下,待咱來教訓教訓他。」典韋揮手,讓圍攻魏延的那些士兵退下。

「典將軍,不能放過他,這惡人剛剛殺了我們十來號兄弟!」自然新漢軍的將士紅著眼瞪著魏延,不太願意就此放過了魏延。

「嗯……我知道了。」典韋剛才看見了。魏延的確是殺了不少自己的新漢軍將士,如果不是愛才。見這魏延有點對眼,典韋早就加入戰團,將魏延撲殺了。

實際上,這樣的情況有不少,以前與曹軍交戰,與董卓軍交戰,甚至與匈奴人、黑山軍或者是一些水賊強盜、山賊等等,經過了那麼多的戰爭,敵人那麼多,敵軍當中,總會有一些個有點實力的人,新漢軍在他們的手上,的確也吃過不少虧,每當敵軍當中,有人稍為對新漢軍的將士造成了傷亡,很快,就會被新漢軍撲殺,根本就沒有機會讓他們有露臉的機會。

典韋在亂軍當中,亦殺過許多不少有點實力的敵將,所以,像魏延這樣,隱於敵軍當中,有點實力的人,不知道被擊殺了多少。

如果典韋不是看魏延有點看對眼,立馬出手擊殺他,就算魏延再強,亦只會被擊殺的下場,這戰場上,最多就是多了一個無名冤魂,這一個世上,再也沒有魏延這個人。

對於新漢軍將士的感受,典韋也是知道的,哪一次戰場上碰到敢於頑抗,還殺死了不少新漢軍的敵將還能活命?

現在,戰場饒將,典韋亦要有一個借口才行。

典韋的眼珠轉了轉,對四周的將士道:「兄弟們,我們從軍入伍,就是提著腦袋戰鬥的,早已經將生死拋之腦後,戰場上,雙方誰被殺了,只能怨自己學藝不精,不能因為兄弟被敵將所殺了,便對其產生私怨,這個,是國讎,不是私怨。何況,打仗還有不死人的?他殺了我們兄弟,我們唯有憤而殺之,但這個,只能是在戰場上,不能將仇恨永遠記在心內。這個……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義陽人魏延!」魏延衝口應道。

「嗯,魏延!別說我典韋不給活命的機會你,你接下我典韋十招,我便保下你!不過,從此以後,你的命便是我們新漢軍的命,只能忠誠於新漢朝,效忠我們主公劉易。今天,你殺了我們新漢軍十數個兄弟,來日,你要殺敵百倍千倍,以祭我新漢軍將士英魂,為你今日所殺的將士贖罪!他日!你魏延假若有半點反叛的心,必遭天打五雷轟,斷頭之刑,體無完肌,死無葬身之地。若你連我典韋十招都接不了,那你就死吧,如何?」典韋一掃方才悠然的神色,一臉凝重的對魏延道。

「這……」魏延雖然心裡還不太在乎他殺了那些新漢軍的士兵,可是,此刻卻感受到典韋眼內的殺氣,以及四周新漢軍將士那仇怨滿腔的殺意,使得他也不得不認真起來。

一時間,他有點愕然以及感懷。

因為,他從來都沒有碰到過像新漢軍這樣,因為死了一些普通的士兵,作為大將的,居然也會如此重視,居然上升到國讎私恨的高度上。這些事兒,如果放在他們荊州軍當中,一般的士兵死了便死了,根本就不會有人過問,更不會有人記著。這讓他不得不認真審視這些可以將他圍困住的新漢軍。從這些新漢軍將士的身上,讓他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嗯?不願意?還是說,你認為。現在你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