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章安眾縣投降

第二百章安眾縣投降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1-08 06:15  字數:5679

戰鬥需要空間,特別是馬戰,需要有一定的距離,使得戰馬衝刺方可以加大衝刺攻擊的力量。路。《.23wx.

可是,典韋雖然身形粗壯,可是卻無比靈活,利用徐晃的戰馬,並纏住了徐晃,使得徐晃一時不能脫離戰鬥,利用戰馬的衝擊力對典韋進行衝殺。

再利用徐晃戰馬的阻礙,使得夏侯惇連續的衝殺都沒能攻擊到典韋。

眼看徐晃被典韋攻擊得左支右掘,他一怒之下,跳下馬來攻擊。

善於步戰的大將,未必善於馬戰,但是,馬上戰將,他們步戰卻一定會非常純熟。因為,他們修習武藝,肯定是先從步戰開始練起的。

一聲大吼,夏侯惇一矛帶起狂暴的氣勁,排山倒海一般向典韋掃去。

叮的一聲,典韋雙戟一架,居然整個人都被夏侯惇的長矛掃得向一旁滑出。

「殺!」

徐晃被典韋壓製得亦一陣怒氣,見典韋被夏侯惇擊退一旁,頓時使得他得到了解放出來。徐晃的戰鬥智商亦非常高,他知道,典韋的戟法精妙,並且步法難纏,他再騎在戰馬上想衝擊典韋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他亦立即棄馬,直接從戰馬上向前一撲,凌空一斧向典韋砍下去。

叮叮叮……

火花四濺,典韋一戟檔住徐晃的大斧,但夏侯惇跟著又攻到,使得典韋一時間竟然被兩將完全壓制住,只能守而不能反擊。

三將都是超級大將。攻擊頻率非常快速,許多時候,他們本人亦只能憑著感應來攻擊或招架。

兩人交戰的草地上。在兩軍的將士眼中,僅只是看得出一團斧戟矛的影子,根本就難以看得清他們三將的本人。

不時一聲碰響,迸發出一團團塵煙。

只見夏侯惇長矛如龍,徐晃大斧如虎,龍虎咆哮,聲震長空。

而典韋。一對短戟,就似一條雙頭怪蛇,在龍虎的攻擊當中舞得密不透風。不時猛然的欲要破天而起,光芒伸縮不定。

「喝!」

典韋雙戟交叉,一下子擋住徐晃的一斧,不顧側旁攻來的夏侯惇。突然有如山嶽一般。直接將一連狂攻的一陣的徐晃連人帶斧都頂了起來。

「殺!」典韋身形直衝,雙腳連環踢出,直踢徐晃下盤。

碰碰碰……

徐晃連用膝蓋硬擋下典韋的數腳,但他的本人,卻被兩人的反震之力震得向後飛跌。

「死!」夏侯惇的長矛,宛然已經直追著典韋的後背,眼看就要刺中典韋。

但是,等於是身上空中凌空踢出的典韋。卻突然的一個轉身,身形似憑空的提升了一點。啪的一聲,居然單腳點在從背後攻來的夏侯惇的長矛上。

嗆!

典韋沿著夏侯惇的長矛一滑步,手上雙戟一展,直擊夏侯惇面門。

「嗨!」

夏侯惇又怎會讓典韋擊中自己,他的長矛一挑一震,直接將典韋挑震往一旁,跟著長矛一抽一刺,又跟著典韋落地的身形攻去。

高手過招,驚險連連,目不暇接。

叮!

典韋落地轉身,再用雙戟敵住夏侯惇的一矛,但是他的身形,卻又被夏侯惇的勁力迫得向後滑倒了十數步。

「殺!」

夏侯惇與徐晃,根本就不會給典韋喘息的時間,跟著又一前一後的向典韋撲殺過去。

「哈哈!痛快!今天就到此了!」

典韋見好就收,在兩將連續的攻擊之下,他的確難以擊敗他們。就算拚命擊殺當中一將,他本身亦要有所損傷,典韋雖然好戰,但卻並非那種沒有一點戰鬥情商的傢伙,所以,趁現在離兩將脫離了戰鬥,趕緊大笑一聲,撥腳就走,沖返自己的本陣。

大家都是超級猛將,誰都有壓箱底的本事,誰都不會輕易被擊殺的。對於這一點,典韋的心裡非常清楚,如果真要逼得大家都拚命,誰都討不了太多的好處。

「哪裡逃!留下命來!」

夏侯惇與徐晃還不太想放過這滿嘴跑炮的典韋,但是,他們想追卻追不上了,只好耀武揚威的大吼一聲。

安眾縣城東方面,還有典韋與夏侯惇、徐晃三將的交戰,三將的激烈又兇險的戰鬥,讓雙方將士都有點激憤,沒有停止過喝彩叫喊,又或互相見罵。

但相比起安眾縣城東方面的熱鬧,安眾縣城北方面,卻顯得特別的安靜。

不管許諸如何叫陣,張遼就是不出戰。

這個時候,張遼的心裡,還真的非常矛盾,他雖然與關羽口口聲聲都說,他與關羽各事其主,只能忠於自己的主上。但是,在張遼的心底里,劉易同樣對他有大恩,他的兄弟高順,雖然不在現在的新漢軍陣中,可是,如果他當真的與新漢軍交戰,他的心裡會有一種對不起兄弟,對不起劉易的感受。

所以,面對新漢軍大將的叫陣,他真的拿不定主意,一時難以下決心是否出戰。

當然,他的心裡也知道,就算自己率荊州軍出戰,恐怕也是徒勞無功的,因為,他並不認為目前已經失去了戰意士氣的荊州軍還有敢與新漢軍正面一戰的心。

他現在,就只是想等侯曹操的命令,看看是曹操率軍渡河過來與他合兵死守安眾縣城,還是要率軍放棄這一道荊州防線。

這個時候,曹操在新野城,也有很鬱悶,也非常矛盾。

曹操的心裡,他是非常想馬上揮軍渡河,然後死守住安眾縣城,再慢慢奪回整道荊州北部的這一條重要的防線。可是,他現在的軍馬,經過新野城的大火焚燒,已經使得他的軍士士氣大降。戰意削弱,此刻,還人人都人心未定。這